解释了半天,也没有说清楚的仓青干脆就放弃了,直接无视了天都老人揶揄的眼神。

    “丫头,我这天都绝地可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地方,还是赶紧出去吧,马上我也要闭关,开始炼制兵器。”

    天都老人摇摇头,仓青的到来确实让他开心不少,可也知道自己身上还有着魔宗交下来的任务。

    “前辈还是一位炼器师?”王灿突然眼中放光:“不知前辈是天品还是神品?”

    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王灿,随即天都老人才笑呵呵的说道:“老夫也没什么本事,偶然之间炼制过一柄神品兵器,面前算是进入了神品的门槛,不足为提,不足为提。”

    一脸自得,但是语气却是谦虚,很显然,王灿这问题真是骚到他痒处了,作为神品炼器师,整个神州浩土都没有几个,魔宗这边更是仅有两个,比之大能都要稀少,甚至珍惜程度都快赶上圣人了。<i></i>

    王灿万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没有丝毫特色的老头子,居然是神品炼器师。

    “怎么?有什么要求我这个老头子的嘛?”笑了笑,天都老人看着王灿挥挥手:“需要尽管说,反正我这老头子一天到晚在这也没啥事,闲得慌。”

    听了这话,王灿略微沉吟,他手中的暴血棍只需要一个天品炼器师就能提升品级,可天品炼器师和神品炼器师明显是两个层次,如果是神品炼器师出手,那么这暴血棍说不定还会变的更强,甚至超越神品低阶也未尝不可能。

    所以心中纠结了一下,还是恭敬的说道:“前辈,可能有些唐突,但是晚辈还是有一个请求。”

    一边说着一边从储物戒指当中取出暴血棍,然后放在桌子上,阴森的杀意从这长棍之上透出,冲天阵阵。<i></i>

    “好兵器!”

    饶是天都老人的眼光都不由艳羡的看了一眼这暴血棍,忍不住赞叹一声:

    “这炼制手法古朴沧桑,不像是现在的手段,反倒是远古时候练器大师的手笔,不过远古传承的炼器师早就消失在时间长河,现在还能用这种方式炼器的,大概也只有妖族一些老家伙,和域外那些东西了。”

    天都老人把玩了一番王灿的爱棍,然后才放下:

    “这上面有凹槽,应该是为了升级准备的,看来当初那位炼器师对你很了解,不过这更加说明那位炼器师的强大,真是希望和他讨教一二。”

    行家不愧是行家,眼界不凡,只是这么一看,就将王灿暴血棍中的秘密看的差不多。<i></i>

    “说出你的要求吧!”天都老人轻呼一口气:“不过我想我已经猜到了。”

    “不错,前辈,这暴血棍已经是天品,按理说也足够我使用,可终究还是心生贪婪,想将这东西提升到神品,现在晚辈正在搜集材料,只差一样,便可以着手准备提升它的品阶,到时候还请前辈出手相助。”

    王灿咬咬牙,这个要求不可谓不突兀,但是难得遇到一位神品炼器师,自然要尝试一下。

    “可!”

    天都老人没有多说话,只是点点头,然后突然问道:“你所差的是哪一种材料,说不准我这里倒是可以给你补足。”

    “血莲根。”

    沉默了一会,天都老人脸色一黑,别的他这里倒是好说,这血莲根他还真没有,难得装一个比,还被对方给打脸了。<i></i>

    不过到底是老江湖,很快天都老人就收起了脸上的尴尬,解释道:

    “其他东西倒是好说,可这血莲根却是血莲宗的宝贝,我等虽然同为魔宗,可是血莲宗却很神秘,他们传承自域外,在外面这方世界的意图也一直未知,不过行事颇为狠辣,也算是魔宗一脉。

    这血莲根作为他们的珍藏,想要得到......难难难!”

    天都老人轻抚长须,解释过后,强行缓解了自己的尴尬,同时看着王灿,后者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

    “不瞒前辈,虽然血莲根难寻,可晚辈已经有了一丝眉目。”

    “嗯?”

    “是这样的,晚辈在魔宗的府邸当中有一个小女孩,她就是这一代血莲宗的传人,只因为晚辈府中烧制的饭菜比较美味,她便常住了下来,看起来......还挺好打交道的。”<i></i>

    天都老人脸色一黑。

    刚吹嘘完血莲宗的人难打交道,这小子就突然来了这么一番话,让他心中憋屈,随后也懒得解释,直接轻哼一声,端起手边的青瓷茶碗抿了一口。

    这一幕被仓青看在眼中,自然是捂着嘴忍不住笑了出来。

    “女大不中留,这胳膊已经往外拐了。”天都老人摇摇头,他自然将仓青的表现尽收眼底,不过心中倒也不恼怒,毕竟自家孩子。

    “臭小子,等你能要到血莲根的时候,多要两个,算是老夫给你炼制这兵器的报酬。”

    天都老人一边说道,同时却暗中传音给王灿,这传音可就要不客气的多了,甚至带着丝丝威胁:

    “我家这丫头,从小就被养在深山,接触的男人不多,虽然脾气有些暴躁,容易发怒,可是心性却单纯的很,不谙世事,若是你敢欺骗她,老夫纵然无法离开这天都绝地,可有的是手段让你生不如死!”<i></i>

    “前辈误会了,我和苍月只是第一次见面,连一天的时间都不到,哪里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那你觉得我家这丫头漂不漂亮?”

    “额......漂亮。”王灿实话实说,因为仓青却是很漂亮,这一点毋庸置疑。

    “那你喜不喜欢漂亮的女人?”

    “喜欢!”

    “那不就对了嘛,我家丫头漂亮,你也喜欢漂亮的女人,那么你不就会喜欢丫头嘛。”

    “我......”

    这一番理由很强大,我有点无法反驳,可是为什么总感觉其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缓一缓。

    王灿真准备清清脑子,可是天都老人继续传音道:

    “我家丫头是什么人我清楚的很,她对你另眼相看,你也对她心生喜爱,我不是他师尊,也不是魔宗什么高层了,需要考虑的很多,我只希望我家丫头开开心心的,你若是和她两情相悦,就早些定下终身吧,一旦被那老东西知道,肯定会带走丫头,同时拆分你们,必要的时候甚至会杀了你以绝后患。

    也唯有你们生米煮成熟饭,我才能光明正大的庇护你们,那老东西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

    “可......”

    “不接受反驳。”屏蔽王灿的传音,天都老人转而和仓青聊了起来,笑呵呵的说着,只是仓青的脸颊却越来越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