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蹭蹭!

    没等王灿说完,墨城城主便带头逃窜,另一个人倒是愣了一秒,旋即心中疯狂暗骂墨城城主。

    谎报军情,居然说眼前这人是软柿子,可以随手捏死,可现在呢?

    自己倒是成了软柿子,被人打的和孙子一样。

    不过心中腹诽的同时,自己脚下也没有闲着,风云相随,一路火花带闪电,直冲天际。

    王灿还好,可是心中积攒着怒火的仓青可不会放过这两人,右手催动两下,木质人偶又是两招挥出,只看见两道乌光直冲天际,死死的锁定两人。

    “轰隆~”

    一声巨响,天空一震,随着两道乌光涌入两人的身体,天空之上顿时安静下来,连一丝风声都听不见。

    “死了吧?”

    “应该是的。”仓青点点头,很自然的说道。

    “那便好。”王灿突然对着仓青眨眨眼:“没想到丫头你认真起来的样子那么好看。”

    “你.......”只是这么轻轻的一撩拨,顿时仓青满面红晕,别过头去,不敢和王灿面对面。

    “你还是快点破开阵法吧。”

    “哪里用那么麻烦,直接将这湖水抽干不就行了。”王灿摇摇头,他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实力强大还偏偏要按照别人规矩来的,这湖水又不大,不过区区方圆百里,他直接抽干就行了,哪里需要破阵那么麻烦。

    只见王灿一挥手,漫天的水浪翻滚,在他的操纵之下,直冲云霄,旋即化作潺潺细雨普降森林,随后,整个湖泊露出了它原本的面目,一座水府矗立下方,熠熠闪光。

    “走吧!”

    王灿招招手,旋即带着仓青飞入这水府当中。

    另一边,原本死寂的森林当中,属于墨城城主的尸体却微不可查的动了两下,只见他体表的黑色灰碳蠕动了两下,一个淡粉色的新生皮肤从这灰碳之中钻了出来。

    看相貌,赫然正是墨城城主,此刻他脸上带着阴狠,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向死而生,幸好本座修炼了这上古秘术,否则还真要栽在这里.......”

    墨城城主眼中阴冷,回头看了一样王灿的方向:“两个小崽子,我一定要杀了你。”

    吃了那么大的亏,墨城城主怎么可能无视,心中积攒着愤怒,只是不知道王灿和仓青的身上还携带者什么强大秘宝,这才决定先返回墨城。

    “走......”

    摇摇晃晃的升腾,可下一秒,他的口腔当中便传出一声惨叫,坠落在地上,原本刚刚新生的身体也再一次变成灰碳,这一次,可彻底连渣都没剩下,而这个时候,握在仓青手上的人偶才化作木屑,随风飘散。

    “没想到那墨城城主居然支撑了那么久。”

    “毕竟是化天境巅峰嘛!”

    这两人自然是王灿和仓青,对于墨城城主和另一人,他们并不担心两人跑了,因为天都老人可是说了话的,这人偶的招式是直接锁定灵光的,无论以任何手段金蝉脱壳,只要灵光本质没变,就会一直杀死对手。

    这才是阴阳境大能的恐怖之处。

    “没想到这湖底的水府居然也如此美轮美奂。”仓青眼中看着这金碧辉煌的水府,足足三层的高度,每一层都雕梁画栋,龙凤之类的装饰也只是品尝,还有各种异兽的皮毛装点。

    足足显示了这里主人的不凡。

    “你喜欢的话,我们就将这水府连根拔走,带回魔宗。”王灿看着仓青,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仓青很果断的拒绝了,然后回身看着王灿,眼中带着丝丝缕缕的情愫,声音喃喃:“我更希望这个地方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一起在这里享受两个人的世界。”

    “好,你说的,我都听!”

    很久没有这么迁就一个女人了,不过王灿还是很自然的将这话说出来,毕竟眼前的人是仓青,一个真正喜欢他这个“人”的女人,值得他王灿去认真对待,去付出一点真心。

    “好了,你这人怎么时时刻刻都不忘记说情话。”王灿的话让仓青心中一暖,可还是轻哼一声,转过头去,看着这水府,然后才说道:“还是早点进去,将那天品护甲拿到手,免得待会又来了什么阿猫阿狗,我们又要被撵着跑。”

    “嘿嘿,怎么会!”王灿抓住仓青柔弱无骨的手,细细的把玩,面上带着轻笑:“这可是林海深处,哪里会有那么多人人过来,尤其是现在两宗大战,化天境几乎都在前线堆着,想咱们这么悠闲的人可没有几个。”

    两人一路畅通无阻的通往这水府深处。

    曾经是大妖洞府,可那些危险早就被魔宗那位大能给抹除了,取而代之的是魔宗特有的防护手段。

    可是这些手段在仓青面前如何够看,只是三两下就被破除个干净,至于里面剩下的危险?

    已经那么多年过去了,那位长老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死,怎么会给自己一个小小的别府里面装那么多机关?有病啊?

    正常都喜欢自己家中清清爽爽,那位大能更是如此,所以除掉水府的阵法,里面丝毫危险都没有,不过倒是有几具枯骨,看来是被那位大能抓过来伺候的武者,在那位大能突然死去之后,无法离开水府就这么活生生的被憋死在这里。

    “天品护甲那种东西一般在左侧的宝库当中,我魔宗那位大能仅仅是收藏护甲,并不是为了战斗而用,所以应该在宝库当中。”

    仓青虽然清楚,那护甲在哪里,可面对王灿,还是掩饰了一下,避免自己的身份暴露,给对方带来压力。

    一个月的相处,她也很清楚王灿是什么人,他不喜欢自己的女人比他要厉害,这回让他心中有一种小白脸、面的感觉。

    怪怪的。

    “没事,这水府就这么大,我们找一找就成。”王灿点点头,眼神四处打量,这水府可是一位大能居住的地方,即便只是别府,可档次仍旧很高,比起王灿在魔宗的住处,那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心中已经打定主意,无论找不找得到天品的护甲,都要将这水府揣在身上,找个隐秘的地方安置好,当成和仓青私会的场所。

    “找到了!”

    就在王灿四下打量的时候,仓青一声“惊喜”的娇呼,旋即就看见她欢快的走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件灰蒙蒙的衣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