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衣裳乍一看很普通,可细细观察,却会发现任何灵光都无法发现这护甲的存在,只能用肉眼看到这护甲。

    奇哉怪哉!

    “怎么样,是不是很神奇。”仓青早就发现了这一点,眯着一双月牙般的眼,笑道:“这可是天品护甲,即便是神品炼器师也不敢说百分百能炼制成功,自然神奇无比。”

    一般而言,护甲可是比兵器要难炼制的多,因为兵器只是为了杀人,所用的材质比较少,可护甲要防护全身,身体薄弱之处还需要加强防护,各种阵法,禁制......

    等等一切,都让普通的天品炼器师根本无法独立完成一个天品护甲的炼制工程,也唯有神品炼器师出手,方能成功。

    这也是同等级当中,护甲之类要远远少于兵器的原因。<i></i>

    王灿点点头:“的确很神奇,如果这护甲能够隐匿气息,还能屏蔽灵光感知,这就等于将自己消失在敌人的视线当中,唯有近身的时候才会发现,简直是为了炼体武者专门定制的。”

    “这是自然,我刚才尝试了,它的确能够隐匿气息。”仓青点点头,然后温柔的看着王灿,说道:“来,我给你穿上。”

    也不拒绝,王灿张开手,闭上眼,任由仓青服侍他。

    等到仓青将护甲穿好,整理好,王灿突然抓住仓青正准备抽走的手,然后稍微一用力,将仓青拉入怀中,一只手搭在仓青的后背,轻轻的拍着。

    “有你真好!”

    突如其来的话,顿时让仓青心头一暖,可旋即就翻了一个白眼,娇声道:“你抱的太紧了,我都快喘不过气了。”<i></i>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仓青却没有一点想要离开王灿怀中的想法,反而将耳朵紧紧的贴在王灿的胸口,感受着肌肤之下,那心脏跳动雄浑有力的声音。

    ‘这是为我跳动的嘛?’

    心中微微雀跃,第一次如此清晰的贴近一个男人,仓青早就面红耳赤,根本说不出话,只能满脑子胡思乱想。

    这个时候,王灿打破了平静,他说道:“月儿,我听说你师尊想让你嫁给一个你都没见过的人,告诉我,你愿意嘛?

    只要你摇摇头,我愿意为你去杀了他,让你永生永世和我在一起。”

    心中微微愧疚,早就知道仓青对象是厉工的王灿还是利用仓青对他的爱护,果然,在听闻王灿的话之后,仓青心中如同吃了蜜一样,甜丝丝的,然后捂住王灿的嘴唇,很认真的说道:<i></i>

    “我不需要你为我那么拼命,只要你对我好好的,我便会和你一辈子在一起,没有任何人能拆散我们,除非......除非你不要我了。”

    “不可能!”王灿陡然握紧仓青的手,紧紧的抓在怀中,低下头,直直的看着仓青:“你已经被我抓住了,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松手,我这个人很霸道,也很自私,我会抓着你,无论是海枯石烂,还是天地沉沦,都无法让我松手!”

    “那......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突如其来的文骚,让王灿一愣,旋即立刻就想好了回应的话,果然,三两句之后,仓青已经深深的陷在王灿编制好的情网当中,无可自拔。

    <i></i>

    微微颤抖的睫毛,紧闭的双眼,似乎已经在期待着什么,又在害怕着什么。

    她知道,王灿也知道。

    可是两个人都没有去贸然开口,只是想让此刻的温柔多持续一点,于王灿而言,难得的心灵交融,远比身体上短暂的快感来的充实。

    这大概就是中老年男人的通病吧,毕竟身体不行了,心还能浪。

    不过王灿不同,王灿身体没毛病,只是腻歪了单纯的交配,喜欢上了“爱情”而已。

    此刻的仓青给王灿带来的感觉就是那种红颜知己正逐步向着白首齐眉那个发现发展的人儿。

    “好了,时间不早了。”仓青挣脱了王灿的怀中,整理了一下青丝,面上虽然还有着红晕,可神色已经恢复平静,很淡然的挽着王灿的手臂,浑然没有了一点隔阂。<i></i>

    仿佛两个人本就应该如此一般。

    “时间是不早了,天色都昏暗了呢!”

    王灿低下头,在仓青的耳畔微微吹了一口气,顿时青丝荡漾,耳垂微动,仿佛一颗晶莹剔透的红白事,在这水府的灯光之下熠熠闪光。

    充满了一种别样的情趣,诱人无比。

    “你这人,在想什么呀!”仓青再也无法维持脸上的淡然,好不容要褪去的红晕又再一次攀上来,这一次,真的是从脖颈到额头,再也没有丝毫空余的地方没有被红云铺满。

    “我没说什么呀,只是说天色不早了,该吃晚饭了而已。”王灿理所当然的说着,然后又突然看着仓青,忍不住撩拨道撩拨道:“倒是你,在想什么呢,怎么脸红成这样,是不是想歪了。”<i></i>

    “不理你了!”

    仓青甩了一下身后的长发,划过王灿的脸颊,一个人慌慌张张的逃离这里。

    不过两人都已经做好了最后一步的准备,此时此刻,不过是最后的矜持还没有消退,等到夜色降临,黑暗会带给他们勇气的。

    果然,等到月色漫天,星空璀璨的时候,水府当中,王灿取出了一床崭新的被褥,扑在原本的床上,右手一招,将这水府的灰尘祛除的干干净净,其实说是灰尘,倒不如说是前主人留下的气息。

    等打扫了一遍之后,水池当中的仓青仍旧没有鼓起勇气出来,被热水浸泡,粉嫩的肌肤上布满了水珠,脸色通红,明明心中想着什么,可脚底下就是没有丝毫的力气。

    “你再不出来,我可要进去了。”

    王灿到底是过来人,经验丰富,自然知道仓青此刻在经历着什么,如果真的放任女人这样纠结,说不准对方还真会狼狈而逃。

    时间,王灿等得起,可有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如此反复,不但会消耗两人的耐心,还会消耗两人之间的情愫,这个时候,他必须要站出来,挺身而出,将这一层薄薄的面纱捅破,让两个之间的感情在这种蜕变中升华,彻彻底底的合二为一,再也不分彼此。

    帘珠轻启,水雾升腾,人影迷茫,佳人微醉。

    入水戏浪,波纹荡漾,秀口轻启,低吟浅唱。

    此情此景,忍不住吟诗一首,emm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