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渐浓,无尽林海当中。

    水府仍旧金碧辉煌,矗立在干枯的湖底,四周时不时有凶残的野兽吼声,只是有王灿散发的气势震慑,也没有哪一个胆子大,敢过来送“菜”。

    房间内,床上,绣花的被子在抽搐了良久终于停了下来,旋即一声低声的娇呼骤然响起,然后便是被子蠕动,王灿被推了出来。

    只穿着一个大裤衩站扎床边,一脸懵逼的看着床上的仓青。

    什么鬼?

    为什么睡的好好的,突然把我推出来?

    “月儿,都是自己人了,怎么还害羞起来了。”

    这种事情毕竟是男人占便宜,王灿也不好,穿上裤子不认人,面对这样初为人妇的仓青,王灿也只能好言以对。<i></i>

    “那......那你进来吧!”

    微不可查的声音,配合着不断颤抖的被子,王灿心中颇为感慨,好久没遇到这么纯情的姑娘了。

    不过感慨归感慨,动作却一点都不慢,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便钻了进去,刚进去,便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温热而细腻的肌肤包围,说不尽的舒适。

    “我已经是你的人了~”

    仓青一声轻叹,连她自己都无法想象,为什么这短短的一个月,她就不可救药的喜欢上身边这个人!

    因为相貌?

    王灿普普通通,看不出丝毫英俊潇洒,甚至不及她见过的那些下人奴仆。

    论才华。

    这个倒是有一点。<i></i>

    她很喜欢和王灿在一起的时候,一刻都不停的情话,无论是诗书,亦或是乐曲,王灿都能张口就来。

    可能就是因为开心吧!

    仓青最后在心中默默的点点头,和王灿在一起,她不用担心任何事情,只需要全身心的享受生活,享受王灿带给她的保护,这种无忧无虑的感觉可能就是喜欢上一个人的根本。

    可是......

    她抬头看了一眼王灿,眼中隐隐带着愁绪。

    该来的总归要来的,她已经离开宗门整整一个月,她必须要返回宗门,重新恢复自己的身份,再也无法如同一个小女人一样躲在王灿的身后,理所当然的享受他的庇护。

    不知道那个时候,他还是否如故。<i></i>

    仓青心中想着,殊不知王灿此刻也很纠结,他觉得自己现在和仓青的关系已经很亲密了,是时候坦诚相对了,但是却总开不了口,如果直说自己是神宗的人,那以魔宗对神宗的怨恨,说不定两人之间的还没有坚固的感情就要破碎,这是王灿不想看到的。

    ‘呸,老子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

    王灿心中猛的一凸,他居然在脑子里面想了那么多,各种瞻前顾后,这不是他啊!

    心中一狠,想道:

    ‘没什么好隐瞒,直接告诉她,无论她对我什么看法,她都是我的女人,就算是不同意,我化天境的修为绑也要把她绑在身边。’

    心中一定,王灿开口便准备说道:

    “月儿,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瞒着你,其实我......”<i></i>

    “嘘~”

    还没说完,便被仓青伸出食指堵住嘴,只看见仓青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神情,声音略带着轻柔和慵懒:“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自然也不例外,可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和你身后所隐藏的身份、经历、甚至一切阴私都没有关系......”

    “我.....”

    “我相信你喜欢的也纯粹是喜欢我本身,不是嘛?”仓青又问道。

    “这是自然!”王灿深吸一口气,女人都这么主动了,身为一个男人还婆婆妈妈的算什么?

    他已经不是几百年前的纯情处男,他是一个老司机,老司机就要坐在驾驶位开车,而不是被人牵着走。

    “月儿。”王灿深吸一口气,紧紧的看着仓青,神色之中肃穆无比:“我对你的感情天地可鉴,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觉得你是我遇上的对的人,可能开始的时候夹杂了一丝对你容貌的贪婪,但是后来,你的纯真,你的善良,你的温柔......逐渐打动了我。<i></i>

    就如同你说的,我喜欢上你,同样是因为你本身,我知道,在魔宗,你的身份不凡,可是我也不想依靠我们之间的关系去利用你,所以答应我,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告诉我你的身份,让我们两人就这么从始到终。”

    没开车,只是说了一堆情话,然后占据了主动,在这一番话之后,仓青的眼眶当中已经水雾迷茫,最后偷偷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痕,仰着脸,轻咬着下唇,突然破涕为笑,在王灿的腰肢上掐了一下,故作嫌弃的说道:

    “你这人,老是说这些情话,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

    “没错,我就是骗你的,可是我想骗你一辈子......”

    “你......”

    有被撩拨了一下,仓青心中如同吃了蜜一样甜,可脸上却轻哼一下,耍起了小脾气,别过头去,不和王灿对视,但是被王灿抱着的身子却在轻轻的颤动,两人之间的肌肤越来越靠近,直到紧紧的粘在一起。<i></i>

    “别!”

    “疼!”

    就在情意浓到深处,两人都不由自主的时候,仓青猛然推来王灿,将自己紧紧的包裹住,然后深吸一口气。

    “是我不好。”王灿看到仓青这样,自然知道自己今夜做的什么孽,也明白眼前这丫头根本经受不住王灿的摧残,此刻,如果再来一次,那就太欺负人了。

    “不,是我不好,是我没能......”仓青低下头,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根本就等于没说,只是嘴皮子动了动。

    “我明天要返回宗门了。”仓青突然抬起头,转移话题。

    “也好。”王灿点点头,旋即拿出自己的通讯方式,交给仓青说道:“你在里面输入元力,我会在魔宗的山门前面,一处有着七颗巨石的山谷之内等你,那里是我们两人的秘密。”

    一边说着一边对着仓青眨眨眼,让后者猛然一阵羞涩,旋即再也不理王灿。

    而后者只是笑了笑,离开一个月,仓青不说,王灿也要离开,因为他身上可是有着情蛊的,每一个月必须要和夭夭这女人交换一下彼此的体液才能免疫这情蛊的作用,再过两天就是大限,如果没能返回宗门,王灿就要丢人了。

    也真因为如此,对于仓青说要返回宗门,王灿才松了一口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