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冥返回这小世界的天宫之中,独自一人端坐在中间,神色冷峻,没有任何一个下仆有胆量打搅,哪怕是送晚餐的下人也只是蹑手蹑手的将食物放在一边的桌子上,便逃也是的离开这里。

    仓青被下魔狱,仓冥神色难堪,这则消息已经让这方小天地当中的所有人人人自危,生怕惹到仓冥从而被处死。

    “回禀长老,您要的消息我们已经搜集到了。”

    片刻之后,大厅当中,几个神色肃穆的武者穿梭而过,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仓冥的身后,弯下腰来,小心翼翼的将手上的东西递过去,然后后退一步,整个过程没有人任何多余的杂音。

    “王盘,二百七十二岁,化天境中期,厉工的师弟,功法未知,目前是血刀门的长老。”

    仓冥皱着眉头将王灿的信息稍微扫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至于从来没听说过这人,那更简单,血刀门好歹也是魔宗九脉之一,藏一个天才也很正常,就比如他天魔宗,除了仓青之外,可还有几位不出世的天骄,他们都在独自修行,除非宗门有大危机才会现身,否则没人知道他们的身份。<i></i>

    在仓冥想来,这个王盘在血刀门就是这地位,这一次出现,也是因为血刀门借着厉工的威势扩张在魔宗的势力,才动用了一位。

    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修为倒是不错,年纪轻轻就有化天境中期。”

    仓冥点点头,单论修为,虽然比不上厉工,已经是阴阳境,并且在两宗战场大放异彩,可这王盘两百多岁能有如今的修为,已经碾压众多魔宗天才,有望阴阳境。

    从这方面来说,和仓青倒也很般配。

    沉吟片刻,他问道:

    “有没有其他一些信息?”

    “回禀长老,时间短暂,我们的人得到这些消息之后就立刻前来汇报,没敢耽搁一秒钟,所以搜集到的消息只有这些,如果要更详细的,还需要长老给我等几天时间。”<i></i>

    这人不卑不亢的说着,音调平稳,作为死士,他自然不担心仓冥平白无故的迁怒与他。

    另一边的仓冥也摇摇头,继而挥挥手,眼前这人很识趣的化作一道无形的烟气,消失在这大殿,而他则是继续看着这搜集到的情报。

    “天都绝地?”嘴角微微一笑:“好久没见到那老东西了,倒是可以问一问。”

    身体虚化,化作一片云彩,等到再一次凝聚的时候,已经出现在天都绝地当中,这里,王灿曾经见过的那个天都老人正在打铁的手微微一顿,头也不回的问道:

    “怎么,堂堂魔宗第一长老怎么有空来见我这老头子。”

    “难道就不能来看看老朋友嘛?”

    仓冥长老很不客气的坐在一边,看着烧的通红的炉火,眼中火光闪闪。<i></i>

    “为了青丫头那事情吧!”

    天都老人呵呵一笑,放下了手中的铁锤,穿上了外套,转过身,自顾自的倒了一壶茶,然后甩给仓冥长老。

    “怎么,终于知道女儿长大了,不是你能操纵的了?”

    似笑非笑的看着仓冥长老,天都老人笑道。

    “你既然知道还问?”仓冥长老长吁一口气,神色陡然苍老很多:“本座身为天魔宗魔圣之下第一人,现在魔宗的第一长老,可居然被那丫头弄的进退两难,要知道即便罗天死的时候,本座也没有这般憋屈。”

    “那是自然。”天都老人点点头:“罗天不过是抬出来的弃子,若是能勇往直前,站稳少宗主的位置也就罢了,可被一个小辈杀了......那也只能做垫脚石,这点事情,你我都清楚,怎么可能伤心。”<i></i>

    “倒是青丫头,嘿嘿,那可真是当女儿养的。”

    “好了,闲话不多说,我想知道那人到底如何!”仓冥长老将手中的茶碗放下,在桌子上砸出一个印记,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天都老人:“你是见过他们两人在一起的,居然还不阻止,任由那丫头胡来,这笔账我倒要和你好好算一算。”

    “哈哈,仓冥,在别的地方,我打不过你,可在这天都绝地之内,你未必是我对手。”天都老人可没有被仓冥长老吓到,仍旧嘿嘿一笑,倒是反问一句:

    “倒是你,居然枉顾青丫头的心思,将她送给一个她都没见过的男人做妻子,你是作何居心?难不成曾经霸道无双的仓冥也成了卖女求荣的人?真不知那位还在的话,会不会被气死。”<i></i>

    那位自然就是仓冥的女人,也是仓青的母亲,只是这么久,仓冥一直没和仓青说过两人的关系,只是用着师徒关系当女儿养的而已。

    “哼,天都,不关你的事情,你不必多管。”仓冥手微微一紧,面色不善的看着天都老人,神色冷酷:“我这次来只想知道那个男人到底如何?”

    “好了好了,你这老东西还真是认真。”天都老人轻轻一叹,他倒不是怕了仓冥,只是懒得动手,因为这老家伙疯起来真的连自己人都杀:“那人还可以,我见过了,算是魔宗稍有的俊杰,修为和心性都不错,而且我能看出来,他对青丫头的喜欢是纯粹的,绝对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在里面。”

    “你如何保证?”

    “连真名都不知道,这还不算?”<i></i>

    “你相信这一点?”

    “老夫这双眼还没瞎!”

    两人一人一句,慢斯条理的针对,良久,仓冥直接化作一道虹光消失在天都绝地之内,等到再一次出现已经是在魔狱之内。

    魔狱虽然是魔狱,可里面的装饰却豪华的很,宛如一个大型的宫殿,这自然不是以前的魔狱,只是因为仓青被关了进来,所以被紧急改造的。

    直接将原来阴森森的恐怖地狱,变成的天堂,连原来的火海都变成了温泉,供仓青在里面洗澡。

    更不用说骸骨林,人头山之类的,早就被各种绿化完全,变成了秀丽的风景。

    此刻的仓青就在这里,一言不发的看着桌上的饭菜,嘴角却微微上翘,仿佛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而仓冥就在远处看着仓青,挥一挥手示意周围的人赶紧离开,别打搅他女儿。<i></i>

    “你怎么来了!”

    仓青自然察觉了仓冥长老的到来,神色顿时一冷。

    “来看看我的好徒儿。”

    仓冥神色不变,淡漠无比,仿佛毫不关心一般,双手背负在身后。

    “没什么好看的,你走吧!”

    “你难道不想离开这里?”

    “你同意放我离开?”

    仓青脸上泛起一层惊喜,看着仓冥,眼含期待。

    女大不中留啊!

    仓冥长老心中长叹一声,对于仓青,他自然希望能永远留在他身边,可女儿家总是要出嫁的,原本他给仓青选择的是厉工,趁着厉工需要天魔宗力量相助的时候,扶着仓青成为厉工的正妻,算是给她找一份安稳无比的身份。

    因为厉工现在的强势,只要一路顺利,那几乎就是魔圣的种子,仓青嫁给厉工,也不算辱没了她。

    可现在.....一个王盘......

    还真是想杀了他!

    仓冥心中狠道,只是仓青喜欢,若是王盘死了,难免伤心无比,说不准连武道都会荒废,这是仓冥万万不想看到的。

    所以也只能选择妥协。

    “我要怎么做?”仓青不知道仓冥心中想了什么,只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将杀死你师兄的那王灿杀了,我便不再过问你的事情!”仓冥淡漠的点点头。

    至于为什么这么说?

    还不是为了找一个由头,放走仓青,否则,直接让她离开,那他这个做师傅面子多挂不住!

    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