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2,倒霉(第1/1页)

    不过在仓冥离开之后,原本还和他剑拔弩张的仓青紧绷着的脸突然一松,唇角微微上翘,如瀑的秀发倾泻而下,她食指微微翘起,将这秀发勾勒到耳畔,才自言自语道:

    “师傅还是疼我的!”

    虽然仓冥没有直说,可仓青是能感受到刚才那一刻仓冥心中的无奈和妥协,就拿这魔狱来说,她仓青又不是没有来过,原本可是阴森恐怖的很,但现在呢?

    她还没进来,就看见一群武者进进出出的在这里装修改造,愣生生的在一刻钟之内,将原本的魔狱变成了她的闺房。

    嘴唇微微一抿,仓青想到了王灿,心中顿时一狠。

    “区区一个神宗的人,我一定要让你为师兄的死付出代价。”<i></i>

    下定决心之后,仓青对于击杀王灿并没有太大担忧,作为化天境后期,击杀一个化天境中期,还是很随意的,毕竟这个王灿也不是林唯缘、厉工那样的超级天才。

    “他也是化天境中期,就是不知道他现在在哪?是不是和我一样,彼此想着对方呢!”

    两只手放在窗台,仓青神色逐渐柔和,犹如宝石一般散发着光泽的瞳孔看着天上的月光,心中逐渐宁静,只是在想到和情郎在一起的情景时,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而另一边,正在被仓青念念不忘的王灿却很禽兽的和夭夭爬上床,两个人正在大汗淋漓的喘息着,脸色通红一片。

    良久,当喘息声逐渐停下,王灿终于从粉白的肌肤中抽出身来。<i></i>

    “我说,你这情蛊有没有解救的方法,我可不希望自己离开一两个月都要忍受这情蛊噬心的痛苦。”

    王灿穿上裤子,不满的看着床上的女人,此刻的夭夭大口的喘着气,一脸嫌弃的看着王灿,刚才她被叫过来,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就被堵住嘴,天知道憋气有多难受。

    “没有!”

    没好气的碎道一口,不过想到自己和王灿关系也差不多了,夭夭还是犹豫了一会,随后拿出一个瓷瓶,扔到王灿的手上说道:

    “这是情蛊的解药,每一枚可以让体内的情蛊休眠五十年。”

    “才五十年?”王灿捏着手上的瓷瓶,有些贪心不足的看着夭夭,让后者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气愤道:<i></i>

    “那你还想怎样,奴家可就这么一点手段了,要是给你解放了,以后还不知道怎么作践我呢!”

    “不会的,你放心,咱两之间私密关系,怎么可能作践你?只要你答应将这情蛊解放,我包管你做大房太太,谁要是对你不客气,我......”

    “别我了,要不是没办法,谁还稀罕当你女人。”打了一个哈欠,夭夭慵懒的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一下,哼唧道:“别忘了把藏经阁的典籍给我一份。”

    知道夭夭油盐不进之后,王灿也放弃了打这个女人的主意,收拾一下之后,便离开房间,来到外面的庭院当中,刚一出来,就看见一双乌黑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这个丫头自然是简灵,那位突然冒出来的血莲宗传人,连王灿都不知道怎么下手的女人。<i></i>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王灿心中很苦,他好多次旁交侧击的打听对方有没有血莲根,可是每一次都被她警惕的避开,甚至导致简灵现在看见王灿就是小心翼翼的模样,都是绕着他走的。

    今天倒是很难得,居然很奇怪的看着自己,莫非......这丫头转了性子,终于意识到我的苦心,准备给我血莲根了?

    心思一转,王灿顿时兴奋起来。

    他距离神品暴血棍只差一根血莲根啊!

    马上就要得到了,好兴奋啊!

    可是下一秒就听见简灵期期艾艾的看着王灿,试探道:“哥哥,你刚才和夭夭姐姐是不是在房间里偷吃好吃的?”

    额........<i></i>

    果然,对于一个正宗的吃货来说,不要指望她出口的话有什么暖用,除了吃,还是吃。

    笑容逐渐消失,王灿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顿时,这就让简灵很兴奋,立刻看着王灿说道:“那我能吃嘛?我也想吃!”

    吃?

    吃个鸡儿啊!

    差点爆出粗口,王灿终于意识到自己在上面地方犯错了,居然在一个纯粹的吃货面前说自己有好吃的,还不能给她吃的那种。

    他已经预感到自己要被这女人给烦死了。

    当然,王灿也可以很光棍的调戏这小姑娘,露出自己的丑陋一面,可是......一想到血莲宗的背景和传闻,王灿就怂了。<i></i>

    这小姑娘傻白甜,可是背景太深,惹不起惹不起。

    所以果断的摇头拒绝道:“刚刚哥哥骗你的,没有在吃东西,我们是在做游戏,小女孩不懂的那种游戏,明白了嘛?以后千万不要再提起这件事喽。”

    擦了擦额头的汗,可是这种程度的解释,一点效果都没有,只见简灵满脸狐疑的看着王灿,一脸的不相信,甚至歪着头看着王灿的身后,嗅了嗅鼻子,试图从气味入手,查探王灿和夭夭到底背着她偷吃什么好吃的。

    居然让夭夭都兴奋的哭了出来。

    要知道,当初她第一次吃东西,吃哪种“萝卜干”的时候才有的这种表现,可是夭夭居然在今天和她一模一样.......

    肯定是背着她偷吃!

    没有理会这小丫头纠结什么,王灿快步的走出院子,作为魔宗的普通长老,他每天很忙的。

    不过还没等王灿走多久,就被来自厉工的消息惊动,看了之后,面色一变,然后向着厉工在魔宗的住处走去。

    身为少宗主,厉工在魔宗理论上的地位仅次于魔圣,所以他的住处是一栋十二层的摘星楼,气势恢宏,魔焰涛涛,颇有一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感觉,霸道无比。

    刚一进入厉工的住处,立刻有人带着王灿前去厉工处理事务的场所。

    “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天魔宗的那位想要开启和你之间的战斗了。”厉工抬起头看着王灿,眼中带着笑意:“我和那位做了约定,如果你胜了,那么我等和天魔宗一脉之间的仇怨一笔勾销,如果你输了,那你就......完了。”

    额.....

    面上无语,心中更是无语,为什么大家一起杀的罗天,背锅的是我这个最菜的?

    搜狗阅读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