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的全都是老江湖,一个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妖怪,自然是人精一样的人物,一眼就看出场上两个人似乎......好像......可能......有点奸情!

    微微侧脸瞥了一眼仓冥脸上的神色,然后立刻转过头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心中倒是颇为好奇,这王灿究竟做了什么让仓冥脸上一副死了亲妈一样的神色。

    “厉少宗主,这人就是王灿!”

    仓冥压低的声音仍旧无法掩饰他言语中的愤怒,此刻的他宛如一头暴怒的狮子,将所有的怒火蕴藏在双目之中,安静的站在原地,但是没人怀疑,仓冥真的出手,会是何等的电闪雷鸣!

    这是一个大能,一个阴阳境巅峰的大能,号称魔圣之下第一人。

    即便是厉工也不得不认真的警惕,他完全不明白,已经确定向自己“投效”的仓冥为何在见到王灿的一瞬间,突然变成了这幅模样。

    不过仓冥既然问,他必须要回答。

    所以声音同样低沉,微微点点头:“不错,此人就是王灿,当年在上古帝陵和我一同击杀罗天的人。”

    厉工大大方方的将当初的事情揭露出来,并不担心仓冥因此暴走,毕竟这件事已经是魔宗公开的秘密。

    “很好,很好!”仓冥紧咬着牙关,冷笑的看着厉工:“我倒是没想到你厉工的师弟就是这王灿啊,还真是让本座惊讶万分。”

    “仓冥长老倒是很关心在下,连在下多出一个师弟都那么清楚!”厉工全身肌肉紧绷,随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虽然他是魔宗的少宗主,但是仓冥的身份也非同凡响,甚至现在的仓冥在魔宗的地位要在他之上。

    这根源自然是实力的强弱。

    只不过他厉工的潜力更大而已。

    另一边的仓冥面容越冷厉:“王灿?王盘?嘿嘿嘿,还真是歹毒,杀了我的一个徒儿,居然又祸害我另一个徒儿!”

    这声音几乎是挤出来的,他的眼中充斥着愠怒的红色,同时紧紧的盯着厉工:“你厉工若是不愿意娶青儿,也犯不着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去祸害青儿的清白吧!”

    ......

    一阵沉默,厉工并不知道仓冥在说什么,一边摄于两人威势的一众天魔宗大能也不明情况,不过倒是有人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顿时眼中微微放光,这可是大新闻啊!

    神宗一等一的天才,居然和魔宗天之骄女有一腿,这......啧啧......究竟谁能占据上风?

    “你真不知道?”仓冥的眉头已经拧成了一团。

    厉工摇摇头。

    ‘该死!’这下仓冥心中真实无比憋屈,如果这一切真的和血刀门无关,和厉工无关,那岂不是仓青这丫头喜欢的对象真的就是这王灿,并没有阴谋夹杂在里面?

    可是他宁愿有阴谋夹杂其中,也不希望自己的掌中明珠居然喜欢上他魔宗的宿敌,更是杀死罗天的凶手啊!

    .......

    仓冥这边暂且不说,仓青的脸上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青葱玉指遥遥指着王灿,眼中带着一丝慌乱。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

    声音逐渐降低,却带着一丝淡淡的悲愤,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从她的心底陡然升起,感觉整个世界都在离她而去。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双目逐渐暗淡,仓青的手逐渐放下,旋即慢慢的冷厉起来,惨笑一声:

    “骗我的是吧,你是在骗我是吧!”

    “混蛋,该死,你倒是说话啊!”

    “我......”

    王灿能怎么说,他也很绝望啊,他根本想不到苍月就是仓青,就是那位罗天的师妹,就是要和他成对手的那个女人。

    此刻,面对这仓青,王灿心中也很尴尬,这个女人他可是用了真心的啊!

    虽然不是极致的纯粹,但是动了心就是动了心,她在王灿心中的地位可堪比只有一夕之欢的月神啊!

    可是现在......两人的关系挑明白了,可是万万没想到啊。

    “说不出来了吧。”仓青神色逐渐变冷,脑海中回想着一个月时间中,两人的嬉闹、玩耍,一起去看林海,一起去追逐日月,一起去吃着大街小巷最普通的美食......

    可这一切却都仿佛虚幻的泡影,在见到王灿的一刹那变成了空。

    “你一直都在欺骗我......”

    仓青口中喃喃的说道,看着王灿的眼神也逐渐陌生,不是那个小鸟依人的仓月,而是变成了一个愤怒的魔女,杀意在沸腾。

    “我需要用你的血去洗清我清白的身躯。”

    黑化了。

    王灿心中一叹,这里要是处理不好,就要变成大型谋杀亲夫现场了。

    是时候开启真正的演技.....不对,是时候开始表露一番真心了。

    王灿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的仓青,缓缓上前,张开手,想要抱住她,就向以前一样。

    “不要过来!滚啊!”

    “不,月......仓青,你听我说,听我解释。”

    “解释,我不需要解释。”

    “你看到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不是?你以为我还是那个被你欺骗的蠢女人嘛!”仓青摸了摸眼角的泪痕,眼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我不会在相信你了,哪怕是一个字!”

    “我曾经....”

    “你曾经什么?你曾经欺骗过我.....”

    “我.....”

    “呵,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嘛?”

    mmp,欠揍的女人,你倒是让我解释啊!

    “没话可说了吧!”

    我倒是想说,你给个机会啊,我刚开口,你就粗暴的打断.....

    王灿嘴唇一直在蠕动,从来没有蹦出来一个字,只能尴尬的看着仓青越说越凶。

    可是他能怎么办,他的确做错了。

    至于做错了什么,抱歉,王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做错,可是自己女人突然对自己大雷霆,还用有疑问吗?

    她是不可能错的,错的一定是你。

    深吸一口气,王灿默默的在心中阻止语言,准备等到仓青说累了的时候,在开口解释。

    但是......有些时候,事情不可能如同你想的那般一帆风顺,尤其是面对一个女人的时候,你永远不知道她下一秒想要做什么。

    就在王灿以为仓青还要多说一会的时候,一道闪电划过她的手腕,被她粗白的握住,狠狠的冲向王灿,同时眼神中毫不掩饰的怒火直勾勾的看着王灿一脸平静的面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