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你!”

    “杀了你!”

    一声声如同魔音一般凄厉的声音灌入王灿的耳中,仓青的面上状若疯魔,丝毫看不出前几天小鸟依人的模样。

    对于这样的情况,王灿能做的有什么?

    打一架?

    那他就真的凉了。

    和一个正在气头上的女人做斗争,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加被动的地步,一般这种女方疯狂的时候,要表现出一种逆来顺受的无辜者形象。

    此刻的王灿就是如此,安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静静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雷霆之手,直接穿过自己的胸膛,将王灿身上的衣服烧出一个豁口。

    “去死吧!”

    “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天真、愚蠢、废物、白痴”

    一声接着一声的娇喝,夹杂着泪水止不住的留下来,仓青的手一次又一次的拍在王灿的胸膛,每一下都是含怒出手,以王灿现在的身体,的亏是有仓青送给他的护甲,否则他早就凉了,在愤怒的仓青面前化成一团肉酱。

    噗~

    别过头去,王灿口中吐出一道鲜血,化作血雨,将四周的土地浸透,鲜红的,湿淋淋的,带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怎么,嫌丢人嘛!”仓青眼中带着讥讽。

    “不,只是不想让这血污了你的衣服。”

    王灿眼神复杂的看着仓青,深吸一口气,只是平静的解释,同时擦了擦嘴,然后将衣服脱下,从身上取出护甲,惨笑一声,看着仓青:

    “喏,一直忘记了,我身上还穿着你给你的护甲,现在咳咳现在还给你”

    将手中的护甲递过去,可是仓青没有接下,在第一波的愤怒泄之后,仓青已经逐渐冷静下来,理智逐渐让她清醒。

    王灿看着仓青的变化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厉工的气运没白用,居然真的让仓青冷静下来。

    不过冷静下来的仓青,智商应该没有完全恢复,否则王灿就需要解释他为什么穿着护甲扛着仓青的攻击了,为什么不第一时间脱下来。

    幸好这女人没问。

    “我”

    “为什么不反抗!”

    “我”

    “我在问你为什么不反抗。”仓青抬起头,仰望着王灿,眼中无比宁静,犹如一汪清泉:“我们是敌人,我真的会杀了你的。”

    仓青没有说谎,刚才愤怒之下,她每一次出手都是含恨而出,没有丝毫犹豫,奔着的方向便是杀了王灿,如果没有天品护甲,王灿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我”张了张嘴,王灿的脸上露出犹豫和苦涩:“我对不起你,错了便是错了,欺骗了你的感情,这一切都是我应该承受的,我无怨无悔。”

    眼神忧郁而哀伤,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却变的更加复杂,想要抬起手抓住仓青的清瘦的肩膀,可在抬起的一瞬间却仿佛想到了什么,又缓缓的放下,颇显得有些手无局促的模样。

    “我是在无法对自己喜欢的人下手,就如同现在一般”

    “愚蠢,废物!”

    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叫,仓青狠狠的抬起脚,猛的在王灿的身上踢了一下,只是这一下就真的是无力到极致,没有丝毫力量加成,只是单纯的靠着身体的力气,纵然仓青也算是化天境武者,可身体的强韧和王灿还是远远无法相提并论,这一下踢在他的身上,只是毛毛雨。

    他只是微微皱眉,旋即便安静的看着仓青。

    如果不是为了表演,这皱眉都不会有。

    “你为什么不去死!”

    良久,气喘吁吁的仓青终于停下来,一步一步的后退,眼中噙满泪水,她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也是第一次恨上一个人。

    可是这两个人却偏偏是同一个人,她的内心已经无比复杂,她不知道该如何,也不知道要怎样面对。

    逃避,她想离开这里,一个人安静的去想好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变化。

    可是王灿已经看出了她眼中的怯懦,知道她在怒火消退之后,想要逃避了,作为个中老手,王灿自然不会让她离开。

    一旦离开,这就意味着他将永远失去这个女人,因为他可能再也没有可仓青解释清楚的机会。

    所以,果断出手,一步一步的上前,张开双收,想要抱住仓青,可是却被她推开,被反抗。

    可王灿不以为意,无论仓青是挣扎,是撕咬,是推搡,他都只是深情的看着仓青,任由她在怀中脾气。

    “月不对,应该叫你青儿了,可以听我的解释嘛?”

    “我不听,也不想听。”

    仓青冷笑,可是这话王灿就当没听见,毕竟是气话,如果王灿真的以为对方不想听,那么他就是情商下线,十级蠢材了。

    所以自顾自的说道: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墨城的城外,我看见你的第一眼被你吸引,当时那个墨城城主的公子可是要占你便宜,我以为你只是命泉,所以便向着英雄救美,在你心中留下一个映像。”

    说到这里,王灿苦笑一声:“如果我早知道你是化天境,我肯定不会出手,又何来的孽缘。”

    “都是我的错。”

    一声轻叹,王灿的眼中光芒微微闪烁,这句话听起来是解释,可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很明显,那就是蠢女人,明明是你隐藏修为,才导致的这一切

    心中一叹,可女人就是不讲理的动物,王灿还是要继续将锅全部揽到自己头上,无论是仓青做错的,还是自己做错的,全都是他的错。、

    唉男人

    所以,一个时辰的时间,王灿细数了从两人第一次见面一直到两人在魔宗山门之前分开,他诉说了这期间大大小小的事情,最后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他王灿有错,他王灿该死!

    他王灿非死不足以洗清身上的罪孽。

    “所以动手吧。”王灿抚摸着仓青的脸颊,后者的眼中已经蕴满了水雾:“我曾以为没有人能杀死我,可现在我知道了,有一种死,叫心死,有一种杀手,叫爱人”

    “够了,我原谅你,不要在说了,不要再说了”

    仓青再也忍不住,慌慌张张的伸出手,将王灿抱着,臻紧紧的埋入王灿的胸口,感受着炙热的胸膛,雄浑有力的心跳。

    一边哭着,一边说道:“不要不要我”

    听着仓青断断续续的话,王灿心中长长舒了一口气,危机过去,丝血反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