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手搭在仓青的后背,能清晰的感觉她的脊椎在缓缓的蠕动,这是抽泣,这是伤心。

    罪孽啊!

    心中长叹一声,王灿也不想让仓青哭成这样,毕竟一个不谙世事的女人,难得的将真心交给她,他却“欺骗”了对方。

    虽然这欺骗也不是故意的,可对女人的时候,错了就是错了,没有什么理由好解释。

    “如果我早一定开口的话,至少在得到仓青的身子之前开口,现在也不会这般危险。”

    王灿微微皱眉,感受着胸口内部缓缓的跳动,一丝丝疼痛蔓延上来,如果没有护甲,他真的会死的。

    不得不说盛怒之下的女人真的很疯狂啊!

    “很疼吗?”仓青似乎也感觉到了,轻柔的抚摸着王灿的胸口,那里微微有着烧焦的痕迹,纤细的手指划过,微微粗糙的触感,让她内心有些愧疚。<i></i>

    理智下来的她也更加清楚,这件事情并不是王灿的过错,就如同王灿所说的一样,她也隐藏了自己,将修为从化天境后期压制到命泉境,这才是一切孽缘的根源。

    否则,一个化天境后期的魔宗天之骄女,肯定无法隐瞒身份。

    而且.....仓青想到曾经王灿想开口的诉说自己秘密,却被自己阻拦,更是明白,自己要为今天这一幕付出很大的责任。

    她不是不讲理的女人,只是刚才太愤怒了,便以为王灿欺骗自己的心,欺骗自己的身,这才怒火蓬发,无法压抑。

    “不疼!”

    明明很疼,但是还要装作不疼的样子,骗取女人的愧疚,王灿真的觉得自己很虚伪。

    不过这些操作都是必须的,因为你实话实说的话,那......呵呵......后果自负。<i></i>

    女人......呵......

    果然,因为王灿这短短的两个字,仓青咬咬牙,从储物戒指当中取出了一枚珍贵的丹药,捏成粉末,然后涂抹在王灿的胸口,眼神轻柔,心中越发愧疚。

    这一幕被一边的仓冥看在眼中,更是怒火中烧。

    “仓长老,看来令徒和王灿之间的比试已经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就是,就是,咱们总不能让人家小情侣关系闹僵吧!”

    “胜负已分,看来是那个叫王灿的赢了......”

    或明或暗的笑意看着仓冥,言语之中不乏揶揄,就连厉工都忍着一点笑意,他眼中透着好奇,万万没想到王灿居然不声不响的将仓青给拿下来,这太出乎他的预料。<i></i>

    要知道仓青在魔宗的地位,说一句公主也不为过,就连魔圣都曾经亲在教导过她。

    和她比起来,曾经的罗天也就是年龄略微年长,否则还不如仓青。

    ‘真有点怀疑将他带到魔宗是正确还是错误。’

    厉工心中一叹,对于神宗,他的内心到没有太多排斥,但是见到自己魔宗的天之骄女投向了一个神宗之人的怀中,心中还是泛起了一丝酸涩。

    “少宗主,场中的两人既然有话要说,咱们不妨趁着这机会商议一下以后的事情,如何?”

    天魔宗的一位长老突然开口说道。

    厉工看着说话的人,微微诧异。

    他曾经是罗天最坚定的支持者,也曾经对厉工在魔宗的行事各种阻碍。<i></i>

    似乎是察觉了厉工的疑惑,这位长老微微一笑,轻声道:“罗天能给我带来利益,我自然支持他,可现在少宗主既然坐稳了位置,老夫也不是食古不化的人物,正所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现在我支持你,换取在魔宗之内的地位,这很正常。”

    “可以!”厉工也已经是成熟的政客,在这方面也颇为精通,纵然心中有着厌恶,可是武者到了他这种层次,争夺的就是各种利益,无论是地位,功法,亦或是资源、势力,都需要这种尔虞我诈,分分合合。

    除非你是那种独行侠才可以为所欲为,不过那种人一般也无法成就大能,更无法踏足圣人。

    因为这天地,有数的圣人几乎都出自各大宗门,背后全都有着一个大势力的鼎力支持,即便曾经诞生过的几位“隐修”也各自得到了不少宗门的帮助。<i></i>

    所以厉工想要成就圣人,就必须要掌控魔宗。

    “你们商议便可,老夫对这些并没有异议。”仓冥挥一挥手,顿时穿梭进入王灿和仓青所在的小天地当中,这符文凝聚出来的小世界,根本挡不住仓冥。

    此刻,他刚一进来,就能感觉到自己女儿和对方那种你侬我侬的感情,心中阵阵难受。

    “师......师尊。”

    仓青感受到这气息,顿时从王灿的怀中爬出来,同时也飞快的意识到自己和王灿的种种怕是被外面的人看来一个通透。

    “你还知道我这个师尊?”仓冥压抑着怒火,冷冷的看着仓青。

    他仓青的女儿,堂堂魔宗的天之骄女,正儿八经的魔宗继承人,居然喜欢上了一个神宗的长老,若这人是林唯缘这等存在也就罢了,仓冥相信自己对手的宗门继承人有这样的魅力。<i></i>

    可眼前这人只是一个穷小子,一个普普通通的化天境,连大能都未必能踏入,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迎娶他的女儿,成为他的女婿。

    好吧,就算仓青明面上只是他的徒儿,可是这也不行!

    心中愤怒。

    所以仓冥冷冷的看着王灿:“王灿!?很好!”

    “这位长老。”

    扑~

    一挥手,风起云涌,顿时将王灿狠狠的甩出去,只留下一个巨大的血痕从地上划过。

    仓冥可不是仓青,对王灿出手根本不需要几分力气就能让他死。

    不过内心还算克制,只是让王灿重伤,并没有让王灿直接凉了。

    “师尊.....”

    “没什么,只是让他重创而已,没有个一年半载是别想恢复过来。”仓冥眼中冷笑连连:“仓青,别忘了,这人可是杀了你师兄罗天的凶手!”

    “师兄......可他当时根本不是主谋,师兄是被厉工和林唯缘联手杀了的。”仓青抿了抿嘴,对着仓冥解释。

    “好啊,没想到我养大的好徒儿已经开始维护一个外人了!”

    仓青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仓冥心中酸涩之下,顿时更加愤怒,看着王灿的眼神也充斥了更多的恶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