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征战诸天世界 > 第19章初到上海
    次日,刚刚睡了一宿,王斌就是离去了。

    到处在血战,到处在厮杀,洋人靠着洋枪洋炮,杀戮着拳匪;而义和拳利用着地理优势,不断的夜袭,近战,灭杀洋鬼子。

    对于义和拳而言,这是一场人和鬼的战斗,只有灭杀了洋鬼子,才能活下去;

    而对于洋人而言,只有灭杀了拳匪,才能夺取东方利益。

    王斌一路行走着,不断的打杀着洋鬼子。几次遇到了危险,差些被洋鬼子打死,可他心中不悔。

    人活着世上,就是为了爽快,若是活得不爽快,即便是活上万年,又是有何用。

    半个月之后,王斌到了上海。

    上海繁华无比,好似天堂一般;而山东却是破败无比,好似地狱一般。一路走来,王斌好似从地狱,一步步走入了天堂。

    在上海,王斌再次遇到了爱丽丝,在爱丽丝的帮助下,庞大的商业计划开始了,接下来只需要数钱就可以了,对于穿越者而言,赚钱是最容易的。

    五十万马克,小意思而已!

    忙碌之后,王斌提着礼物,开始拜访一位好友——李书文。

    后世人,多是打游戏,才认识了李书文。

    李书文,字同臣,河北沧州盐山县王南良村人。一生为人光明磊落,疾恶如仇。他以登峰造极的精技纯功,镇邪恶,御外侮,以武扬威,誉满海内外。更因其枪法、拳术天下无双而得“刚拳无二打、神枪李书文”之美誉。

    此时李书文,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刻,正在向一代宗师黄四海,学习枪法。

    “黄老前辈,李大哥,我来了!”

    王斌提着礼物,走了进来,好似自己家一般,彼此关系很好。

    “小王来了!”黄四海摸着胡子道:“你们两个比试一下!”

    “好!”

    王斌挥手之间,取出一杆大枪,大枪一抖,寻找着感觉。

    老爹王五,是一代武学宗师,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也精通枪术,正好传授了王斌枪术。

    李书文抖动着长枪,站在了右边;王斌拿着长枪,站在了左边。

    枪乃拳之本源,精通拳术的,没有一个不精通枪的。

    对枪比拼,要比剑术的比拼,刀法的比拼,凶险十倍。剑术的击法有劈、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等;刀以劈砍为主,另外还有撩、刺、截、拦、崩、斩、抹、带、缠裹等刀法。

    这两种武器,拼杀起来,看似花样百出,常常鲜血淋漓,可多数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而长枪不同,枪法以拦、拿、扎为主。

    其中,又是以扎为主。

    一枪扎下去,大面积创伤,立刻毙命。

    而长枪功夫,也最能显示一个武者的战斗力。

    为了避免伤亡,多数去掉了枪头,而是包上了石灰布头,在较量时,谁先沾染上石灰,谁就是输了。

    “小王呀,我已经是暗劲了,你不如我!”李书文说道。

    “那可不一定,武者较量,境界不算什么!”王斌淡淡道。

    “请!”

    “好!”

    嗡,嗡嗡!

    李书文率先出手,握住大枪把,如一条毒龙从洞中钻出,枪身抖动之间,发出了刺耳的破空音爆尖啸,直接扎向王斌地下中两路。枪尖摇摆不定,或上或下,让人在瞬间捉摸不定,不知道这一枪是奔着腰来地。还是奔着腿来的。

    扎腿立断根,扎腰血水流!

    扎中命魂走,反扎鬼神愁!

    一根三米多长,白栏杆长枪冲击下,扎中了人的身体,即便是包着布头,也是威力凶猛,什么金钟罩,铁布衫,都成了纸糊的,什么刀枪不入,只是吹牛,幼稚的可笑。

    在这种扎枪地冲击力面前,唯一的方法,就是向旁边躲闪,躲避掉枪扎一条线的直线攻击。

    但是王斌知道,不能躲,狭路相逢勇者胜,武者的较量,实际上是勇气的较量,谁的勇气上占据一头,谁就是占据上风;一旦在气势上输了一筹,陷入敌人的战斗节奏,那必输无疑。

    比武较量,尤其是大枪的较量,比拼的是气势,比拼的是节奏感。

    刹那之间,王斌两手持枪,前手如管,后手握把突然向左一旋,使得枪尖向左下绕成了一个半圆。

    拦枪术!

    王斌的全部精,气,力,骨,神,都贯注到这一记拦枪之上。钢铁大杆的前端,爆发出的威势,拦截而来。

    砰!砰砰!

    两根大杆子撞击,爆发出巨大的力道,蕴含的凶险杀意!

    王斌的一记拦枪,拨开了刺向自己致命的一枪。

    拨开之后,王斌毫不留手,直接还击了一枪。

    扎枪术!

    王斌还击的一扎很简单,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实际上大枪术最是简单,也最是凶险,扎向李书文地头颅!

    一枪扎出,王斌全身的力量,以身带枪,人枪合一,刺杀而来。

    崩枪术!

    枪尖崩起,一下崩到了枪杆子前端,把枪崩得朝左边斜斜歪了一寸,李书文脚下步法转动,

    王斌又是一枪抽打而来。

    李书文大杆子抖起来,一下荡开了王斌的大杆子,反推过去,又是扎去。

    王斌长枪一抖,又是扎去。

    两枪碰撞在了一起!

    刷刷刷!

    双方碰撞在一起,简单至极,没有花招可言,没有技巧可言。

    有的只是,扎、拦、拿,三招而已。

    三招颠来倒去,倒去颠来,就是这三招!

    大道至简,真正剑招,只有一招刺;真正的大刀招数,只有一招砍;真正的长枪招式,只有三招,拦、拿、扎为主。可是后来为了武术的发展,演化为了很多繁杂的招式,

    剑法有,劈、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等;

    刀法有,砍、撩、刺、截、拦、崩、斩、抹、带、缠裹等刀法;

    枪法有,扎、搕、挑、崩、滚、砸、抖、缠、架、挫、挡等。

    同样的招式,有着不同的名目,有着不同的主张,可谓是花样百出,都是各个武学宗师,为了忽悠徒弟,为了赚钱养家,设立的主张,看似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其实,尽数是扯蛋!

    在武术的世界,说得越是好听,越是听不明白的,多数是骗人的。

    毕竟,一个武术家,能打是赚不了钱的;能骗人,才能赚钱。不会骗徒弟,不会忽悠徒弟,多数是穷困潦倒!真正到了实战,尤其是战场拼杀时,这些招式一个都是没有用。

    真正到了实战时,来来回回,有用的就那两三招!

    嗤啦!

    砰砰!

    长枪扎来!

    李书文的大枪,刺中了王斌的胸口;而王斌的大枪,刺中了李书文小腹。

    一场战斗,平局结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7/174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