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征战诸天世界 > 第51章林冲夜奔
    黄河以“善淤、善决、善徙”而著称,向有“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之说。”

    这八百里梁山水泊,乃是黄河改道北上后留下的一片泽国,其间水网纵横,虽说主体仅仅是地跨东平府和济州两处军州,可各处支流却是横跨南北,可由水路直通京东两路的十数军州。

    由于水泽广阔,大宋在北方又无甚水军,使得这梁山自古便是盗贼蜂聚之所,官府亦无力深入水泊征剿。在此处落草的贼寇,占了地利之便,由于沿路劫掠,过往客商稀少。

    别说走水路,即便是走的陆路,也往往都绕远路,山上纵然偶尔抢得些财货,数目往往不多,更苦于无法出手,使得山上粮草着实紧张。

    在王斌看来,梁山是典型的抱着金饭碗要饭。

    靠着梁山水泊,四通八达,搞运输,那可是无往而不利。

    接着,两人详细谈论着,确定了运输计划。

    挥手之间,王伦招呼着,杜迁下去找**玩乐了,只剩下了两人。

    “贤弟,你看我梁山未来如何?”王伦问道,语气中满是不甘。

    “哥哥,可是想要诏安!”王斌笑道。

    “没有谁一辈子想要当山贼!”王伦叹息道:“当初,若不是被奸人所害,我又岂会上了梁山,落草为寇!落草为寇,大碗喝酒,大秤分金,看似爽快无比,其实说不出的苦楚!”

    “对内要防备小弟们,篡权夺位;对外要防备官军清剿,苦楚无比。打退了一波官军,又一波围剿而来,防不胜防。官军可以输掉无数次,而我梁山只要输掉一次,就是人心大乱,说不准有人绑住王某,送到官军那里请赏!”

    “若是被官军杀死了,也就罢了;就怕被官军活捉受辱,受到凌迟之刑!”

    做山贼,是没有前途的。

    不是被小弟火并了,夺权而死;就是被官军围剿,彻底杀死。

    至于打到了东京,夺走皇帝老儿宝座,前去当皇帝,王伦想都是没有想,他这个点本事,想要当皇帝,没那命!

    王伦说着,对未来悲观至极。

    自从上山之后,王伦时刻想着要诏安。

    只是诏安,没有门路!

    说不定,前面刚刚诏安,后面就是被官军砍下了脑袋,前去记功!

    “哥哥等着,等小弟,这次进京之后,考中进士,入了翰林,当了官,有了人脉,自然为兄长诏安,洗白身份,重新做人!”王斌安慰道:“不过,哥哥要记住三点!”

    “不知那三点!”王伦道。

    “第一,不进攻大城池;第二,不杀戮文官;第三,低调做贼!”王斌悠然道:“兄长,若是劫掠一些商贩,或是抢劫一些庄园,或是抢劫一些小县城,只是小事而已,可若是进攻大城池,那时必然朝廷震惊,想要诏安,难比登天,即便是诏安之后,也没有好下场!”

    “想要诏安成功,又不被朝廷忌惮,肆意杀戮,唯有两点,一是朝中有官,好做人;二是低调,不在朝廷那里挂上大名!”

    “第二,不得杀戮文官。我朝,官家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若是得罪了高俅,童贯等人,尚且是小事情;若是得罪了文官,死无葬身之地。”

    “第三,低调做贼,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王斌冷冷道,似有所指。

    “小公子,王伦自然记得!”

    王伦拱手向前,满是敬意。

    这位小公子言语中,多是画饼,却让王伦看到了诏安的希望!

    …………

    一切平静着,直到半年后,一场变故出现了。

    林冲杀掉了富安,陆谦,在雪夜中奔跑着。

    最后,到了柴家庄!

    想要当顺民顺民而不可得,真是操蛋的时代!

    看着狼狈不堪的林冲,王斌满是心疼。

    几天之后,颁布下了抓捕林冲的文书,满世界在抓捕着林冲。

    林冲是武林高手,算是绝代强者,可是在官府的海捕文书面前,却是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林冲道:“大官人,如今抓捕严重,只不知该去何处?”

    柴进道:“在山东济州管下一个水乡,地名梁山泊,方圆八百余里,中间是宛子城,蓼儿洼。如今有三个好汉在那里扎寨∶为头的唤做白衣秀士王伦,第二个唤做摸着天杜迁,第三个唤做云里金刚宋万。那三个好汉聚集着七八百小喽罗打家劫舍。多有做下迷天大罪的人都投奔那里躲灾避难,他都收留在彼。三位好汉亦与我交厚,尝寄书缄来。我今修一封书与兄长去投那里入伙,如何?”

    林冲道:“只能如此了”

    宁可发配,也不想当贼寇,只是如今没奈何,只能是当贼寇了!

    “不可!”这时,王斌进来,开口道:“父亲,可是要害死王伦!”

    “你这是何意?”柴进皱眉道。

    “如今,王伦想着诏安,根本不会招贤纳士,招揽天下豪杰!”王斌道:“林教头,去了也是白去!林教头,现在你有三条路,不知愿意走哪一条?”

    林冲道:“但求小公子指点!”

    “烧掉了草料场,在你看来,是天塌下来了,可在我看来,只是小事而已!”王斌淡淡道:“沧州的知州,正好是我老师,只要我花费一些银两打点,明天‘林冲’就会被抓捕归案,‘林冲’就会被斩立决!”

    “而林教头,可改为其他名字,随意的行走在阳光之下!这是第一个法子,不知阁下可愿意?”

    林冲微微皱眉道:“不知第二个法子,是什么?”

    “高俅,官居太尉,看似牛逼,其实在我等文人眼中,不过是一个武夫而已!”王斌淡淡道:“高俅无法一手遮天,若是林教头愿意,我可以休书一份,让阁下前去西北军,入种家军,到了战场上为国立功!”

    “只要立下功劳,自然可以洗白!至于高俅也只是靠着官家宠幸,不过是一个幸臣而已。欺负一些小民,一些无权无势之辈,还可以!至于那些巨头,他不敢招惹!你若是加入了西北军,高俅即便是知道了,又岂敢动你!”

    蔡京是丞相,文官之首,把持朝政,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童贯掌控西北军,抗击西夏,功绩显赫,算是一名能将;这两位位高权重,很是牛逼。

    可高俅只是太尉,只是虚职,有名无实!

    王进,林冲,只是高俅手下的军官,没有后台,没有背景,没有人脉,自然是好欺负了。至于那些厉害的角色,根本不敢去招惹。

    八十万禁军教头,看似很牛逼,其实地位很低!

    宋朝向来“重文轻武”,武将的地位本来就低,所谓教头就更不怎样了。正因为教头的社会地位非常低,高俅才敢明目张胆陷害林冲,殿帅府太尉相当于军委主席,而教头也就相当于士官。

    剿灭梁山时,高俅统帅着三十万大军,看似很牛逼,其实地位很尴尬——若是真的有权势,也不会亲自上阵。

    而毒死宋江,有些痛打落水狗的味道。

    这位高太尉,看似威高权重,看似地位高高在上,其实实权很小,时常被文官排挤,蔡京看不起他,童贯也看不起他,不敢欺负厉害的角色,只是欺负一些弱鸡。

    ps:新书是嫩草,求支持,求推荐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7/174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