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征战诸天世界 > 第56章初见崔念奴
    如今,这东京风月场中,唯有两女堪称行首,其一自是那入了当今官家私人的李师师,虽说平日里还招待应酬一些文人士子,却是清谈而已,不涉风月。另一个就是崔念奴,人云贞丽巧致,玉色玲珑,尤其擅长舞艺,同那李师师可谓歌舞双绝。

    崔念奴高傲至极,每月止有三舞,却只招待那等文学士子,等闲人怕是难入她眼。

    这难不倒王斌,王斌挥手之间,写下了一首词,送了上去。

    为了装逼,王斌专门用了董其昌的书法!

    几天后,传来了消息:“公子且留步,我家小姐有请!”

    “知道了!”王斌道。

    青云居,位于马行居街一角,前后三进的小院落,门前悬着一盏红灯笼,上书“闲云”二字,只是低门小户模样,若是寻常外地人从那门外经过,怕是根本不会回顾一二。

    但就是这处所在,每逢初五、十五、二五三日,必是高客盈门,文士毕集,往来者尽是当下名士。

    门前一派清冷景象,没有繁华之感,反倒是带着几分冷清,有些居士隐居之地。

    不一时,一名不过十余岁的清秀女子开了门。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出自元朝文学家元好问。

    后来在金庸武侠名著《神雕侠侣》中,为情所困的李莫愁常常会引用此句而被广为流传。

    虽说宋代乃是词道发展到了顶峰的时代,尤其是北宋一朝,词人大家群星闪耀,词风豪放婉约,不一而足,其成就堪称造极。可后世还有那么一两位,其才情辞藻,却是不输于前人,甚至犹有过之。

    比如,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杨慎的《临江仙》,太祖的《沁园春*雪》,即便是在宋朝,也是扛鼎之作。

    此时的青云居中,一处雅致小楼上,一女子着身穿素白对襟齐腰襦裙,一手捻着一纸便柬,一手扶着小楼栏杆,嘴中只是反复吟诵这首《摸鱼儿·雁丘词》的首句。

    俏立风中,崔念奴痴痴呆呆的念叨着这一句,不一刻,眼中竟蓄满了泪水。

    崔念奴本是官宦家族出身,可后来父亲犯事,入了娼籍,沦落风尘,又是之辈,又是自傲,偏偏又是生就的七窍玲珑心,平日里往来应对,自有游刃有余,可私底下,却又有谁能解其心中凄苦。

    想这东京汴梁,操持此等营生的女子不知有多少,仿若过江之鲫一般,自是一代新人换旧人。此刻,她看似为行首,又是容貌出众,可又能红多久。

    如今,费尽心力,方维持生机,换得稍微自在生活。

    其间的磨难苦痛,实不足为外人道。

    欢场中,讲究的是欢乐易予,寸心难抛。当面对崔念奴笑脸人前,背后却是冷眼而观,负心薄幸之人,何其多也!

    多次想要从良,奈何担忧,所托非人。

    “世间,真有如此重情重义之男子吗!”

    崔念奴不由道。

    “小姐,那位公子到了!”

    犹自沉浸在词中氛围难以自拔,直到身旁侍女轻声提醒,崔念奴方才醒过神来,站在栏杆内朝下望去,却见一个身形修长,面貌俊朗的少年公,踱步而来。浑身上下,带着儒雅气息,儒雅中带着英气。

    一看就是饱学之士!

    只是,直觉告诉他,眼前的男子,还做不出这等词。

    而王斌也向楼上看去,初次见到了崔念奴!

    女的二十上下,明眸似水,貌美如仙,头插一支紫木钗,身着素色衣裙,素雅之中带给人一种飘然出尘之感。

    而眼前男子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有惊奇,喜爱,还有一丝丝怜悯。那一丝丝怜悯,让崔念奴心中一颤,在风月场中,见过不少的才子,尽管不少人掩饰着,看可眼神中却有贪婪,占有之感。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男子若是不好色,不是太监,便是有龙阳之好!

    “公子大才!”崔念奴好奇的问道。

    “大才谈不上,小道而已!”王斌说道。

    “公子,似乎没有太多情爱纠葛,岂能写出如此感人的词!”崔念奴怀疑道。

    “姑娘,可相信前世!”王斌悠然道:“世人都是喝下了孟婆汤,前世的种种烟消云散,可我却没有喝下那一碗孟婆汤,记得前世的种种,这一首词不是这一世,而是前世!”

    何为长生?

    王斌不断的轮回着,记得前世的种种,灵魂不灭,在某个程度上,相当于长生。

    “公子的前世,是什么样的人?”崔念奴好奇道。

    “我记得三世记忆!”王斌悠然道:“第一世,我是平民……”

    人生寂寞如雪,寂寞之中,王斌讲述了前世的种种。

    想来,他如今活了三世,大约是一百几十年时间了,在第一世,为了爱人,王斌以武犯禁,践踏法律,最后死于非命,那一世,王斌打破了法律枷锁。

    法律是公平的,可人是不公平的,当不公平的人,主宰着法律时,会成为恶人的保护伞,成为好人的牺牲品。

    接着,王斌又是讲述第二世,第二世为革命先烈,挥动战斗大刀砍杀洋鬼子,看似傻逼,却乐在其中。

    至于第三世,王斌位高权重,一号看重他,可以说在帝都横着走,最是幸福。

    说着,前世的种种,王斌恍然如梦幻。

    崔念奴仔细的倾听着,心中满是羡慕,那才是美好的生活!

    而她只是女儿身,为娼*妓之身,若是日后从良,嫁为一官员为妾,运气好,生下一儿半女,不受正室欺凌;若是运气不好,嫁给的男子薄情寡义,正室又是凶狠,有的苦头吃了。

    听到王斌,为了妻子,以武犯禁,杀死高官弟子,心中敬佩不已。

    “公子,真是重情重义之人!”

    崔念奴说道。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亡国之耻,不可不报!”王斌淡淡道:“可惜了,那一世,我没有权力,只是卑微的小人物,才被受辱!”

    第一世的悲惨,与林冲相似至极。

    为了免得悲剧再次发生,王斌不断向上爬着。

    两人闲谈甚欢,最后告别而去。

    临别之前,王斌取出了一本书,递了上去,封面写着:桃花扇!

    ps:新书求支持,求推荐!8971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7/174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