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征战诸天世界 > 第64章快节奏
    ps:曹莽之心,意思是要当曹操和王莽。一个臣子既有才干,又是大权在握,又是品德高尚,会被君王忌惮,想要当曹操,王莽。

    故而很多有才干的臣子,都是要自污,用来自保。

    此外,宋朝流行着榜下捉婿,当年很多的进士都是遭遇到了这种待遇。在宋朝男人被逼婚无所谓,反正可以纳*妾,养外室。男人娶亲,政治因素排在第一!

    …………

    在亭子间,一老一少,相互攀谈着。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彼此却有相见恨晚之感。

    一个是当朝的奸臣,一个是新科状元,彼此相互谈论着,却有知己之感。

    两人都是善于理财,都是理财能手,蔡京看着王斌,好似看到了少年时代的自己。

    面对这个奸臣,王斌没有太多的厌恶,反倒是内心平静至极——这就是政治。政治是肮脏的,也必须是肮脏的,若是一心想要当白天鹅最好远离政治。

    想要当好人,最好不要玩政治;玩政治的,必然是坏人,也只能是坏人。

    “当初,王荆公变法,是强国之道,奈何被司马光所破坏,功败垂成,几次起伏,新党旧党不断,渐渐的政治主张已经不重要了,而是化为了开党争!”蔡京道:“当初,王荆公为何会败,就是心太弱!”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王斌悠悠叹息道:“王荆公欲要行天道,奈何太弱了!何为强国?就是强盗之国。汉唐强盛,便是大军镇压八方,从各方汲取养分,弥补自身不足;而我朝北边打不过辽军,西边打不过西夏,南边连那些猴子都打不过,无力汲取养分,强大自我,自然是弱小了!”

    “可惜我朝忌惮武将,武力虚弱……”

    王斌说着,果断的闭上了嘴巴,继续说下去,就可能触及一些敏感点,还是不说为妙,免得被和谐。

    说着,王斌又是将话题偏离开来,谈及了理财。

    蔡京笑着,不以为意。

    蔡京人缘很差,几次被罢相,论及地位,权势,比起后来的秦桧等,差了很多。

    说白了,宋徽宗是看重他的理财本事,能为国库带来钱粮。

    蔡京的作用上,有些像张居正,都是靠着理财出众;然而命运上,蔡京又是与李鸿章相似至极,皆是著名的背锅侠。

    王斌笑着,说出了一些理财理念,又是与蔡京谈论了起来。

    谈论了许久之后,蔡京道:“状元郎,老朽其他儿女都已成家,就剩下这么个女儿承欢膝下,不免娇纵了些,你要见谅!”

    蔡京说着,好似一个老父亲。

    “可怜天下父母心!”王斌说道。

    蔡京喝着茶说道:“状元郎,才名远播,一曲《雁丘词》名动天下,道尽了多少儿女情长的痴痴怨怨,不愧是英才少年!”

    “诗词,只是小道,治国才是大道!”王斌说道。

    “老夫已经致仕,这些交给你们年轻人吧!”

    蔡京说着,有着无尽的衰败气。

    很快摆上桌几,开上将酒菜端上来。

    很快的交流起感情,彼此熟悉了起来。

    似乎变老了,蔡京对于权力,很是放的下,唯一放不下的一些子孙。他身前得罪人,死后必然受到清算,必然波及子孙,想要为子孙找一条后路。

    “贤侄别客气,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样!”

    蔡京这口气,不但称呼变成了‘贤侄’,亲切到了极致。

    十八娘没有就坐,负责在旁边给两人斟酒布菜。

    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蔡京仿佛不经意地问道:“贤侄今年贵庚啊?”

    王斌小心翼翼地答道:“过两个月满十七。”

    “可曾婚配啊?”

    “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王斌道:“西夏,辽国,不过是冢中枯骨,不足畏惧,可金国却是大敌,一个不好,又是五胡乱华!”

    “哈哈哈,那也是以后的事了!”蔡京道:“老夫七十多了,没有几天活头了,可能今天闭上眼睛,明天就睁不开眼睛了。那是你们年轻人的事!”

    “爹爹……”

    十八娘再也受不了啦,一顿足敛裙跑出亭中,如一片云彩一般,很快消失在竹林外。

    “贤侄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蔡京说道:“十八娘,虽然是小妾所生,可自小聪颖异常,又是贤惠至极,没有一丝骄纵,是贤妻良母!你要善待她!”

    “我会的!”

    王斌说道,只是说到了这里,连他自己有些不自信。

    太上忘情,修道之人,越是修炼到了最后,越是忘情。

    刷刷刷!

    威风吹动,竹林发出了响动声,

    蔡京淡淡道:“如今的世道,可不太平!”

    …………

    白天刚刚谈妥当,晚上就是入洞房。

    这也太快了吧!

    榜下捉婿,当天就成婚。

    王斌有些难以接受,可节奏就是如此快!

    在大宋,就是这样的快节奏!

    虽然速度快,可是该有的步骤,一样都是不少。

    看着繁杂的节奏,王斌就有些头晕之感,还好这些都不用他去操办。

    宾客相继散去后,月上墙头,王斌喝得有些醉,由丫环扶着回到新房,此刻催动着内劲,酒气,早已经被排出,只是王斌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位新娘子而已。

    而不久前,王斌才知道,这位新娘子,为蔡京的诸多子女当中,排名第十八,故而叫十八娘子。

    她名为蔡琴。

    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只是感觉,这位蔡京的女儿没有所谓的骄纵,为人和善至极。

    次日,王斌醒来,还是有些迷迷糊糊。

    没有想到,就这样成为了蔡京的女婿。

    蔡京是奸臣,毫无疑问的,而王斌现在也是奸臣的女婿,相当于是狗官的一员,相当于是梁山革命的对象!

    只是他无法拒绝,一旦拒绝了,就是打脸蔡京。

    如今,蔡京已经致仕了,可是影响力依旧在,一旦拒绝,敬酒不吃吃罚酒,可没有好下场。

    至于这位妻子蔡琴,只是见面一天,就是入洞房,简直是火箭速度。

    只是接下来,王斌也是背负着奸臣女婿的骂名,这辈子是洗不掉了。

    这算是欲戴王冠,必受其重!

    至于蔡京,只是短短的相处了一天,王斌对他的性格,大致的的揣摩了差不多。

    蔡京是新旧两党公认的宰相之才,才略出众,当然了他也是一个奸臣,没有秦桧那种权倾朝野,更好似李鸿章,裱糊匠一枚,背锅侠一枚,既可恨,又是可怜。

    况且到了他那个位置,不管是名臣还是贪官,其实差别都没那么大。

    黄河虽浊,亦能灌溉;

    长江虽清,亦有泛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7/174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