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征战诸天世界 > 第70章熬鹰
    剿灭清风山之后,王斌再次上路。

    而在队伍中多了一个囚车,里面坐着鲁智深,他双腿盘曲,好似猛虎一般,坐在其中。

    此时,他脖颈处一副五十斤分量的重枷,神色有些黯然,昔日的英雄,却有些迟暮之感。

    熬鹰。

    王斌叹息了,对待桀骜不驯之辈,熬鹰是最佳的法子。

    这段时间杨志率先坚持不住,第一个投降;接着武松,也是投降了,成为了他这个狗官的爪牙。只有鲁智深还是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

    杨志,为了当官不断奋斗,属于官迷,只要是有一条当官的途径,至于节操早就丢掉了。王斌只是用高官厚禄诱*惑,立刻杨志屈服了。

    武松,说白了小混混出生,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典型的“善我者善,恶我者恶”。母夜叉孙二娘,可谓是大恶人,可是对武松很好,而武松对孙二娘也很好。

    快活林的施恩,黄*赌皆是沾染,相当于黑涩会老大,可是对武松好,武松也对他好。

    而王斌劝说之下,又是用大道理,搞定了武松。

    这两个很好对付,在王斌的劝说下,很快的投降了,相当于是另类的诏安了。

    唯有鲁智深还在坚持着,有些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

    曾几何时,三拳打死镇关西,醉酒大闹五台山,千里奔走沧州道,这鲁智深是何等豪气干云的人物,可是此刻,却好似死狗一般,被囚禁在笼子中。若是不投降,只会被开刀问斩!

    “哈哈……”

    囚笼中鲁智深抬起头,双颊深陷,嘴唇干裂出丝丝血槽,唯有一双眼睛依旧锐利如狮,此刻死死盯在王斌,满是倔强。

    “辽东之地,白山黑水之间,有一族,渔猎为生,名唤女真……”

    王斌说道,说着金国的崛起历史,娓娓道来,讲述着金国的征战历史。

    “六年前,女真部落联盟长阿骨打先发制人,征调各部兵2500人誓师攻宁江州,用假装败退引诱敌人的战法,打败了辽国大将萧挞不野,攻破了宁江州,掠夺财物而归。后来,女真军连战皆胜,兵力骤增。”

    “五年前,完颜阿骨打称帝,建立金朝,年号收国。初五就率兵攻陷黄龙府后回师。辽国天祚皇帝命令骑兵20万、步兵7万增援。阿骨打发现辽军虽多,但队形不整,抓住战机,猛攻辽军,辽军大败。金军连创辽军主力,取得了主动地位。”

    “又是三年前,渤海人高永昌拥兵自立为王,占据了辽国以东50多个州。天祚帝命令宰相张琳攻讨,高永昌向金求援,阿骨打乘机派兵攻打辽的东部,先于沈州(今中国东北部辽宁省沈阳市)打败张琳的军队,后又击灭了高永昌,占领东京。辽国天祚帝招募辽东流民8万人,编为8营,号称“怨军”反击,阻击没用成功,金军乘势夺占辽国的七个州城。从此,金国每占领一个地方,便废除苛法,减免赋税,优待降俘,争取民心,以巩固后方。后来金辽议和没成功,金军转入大举进攻,辽国还没部署就绪,金军就攻入外城,辽国上京留守(官职名)挞不野率兵投降了。”

    接着,王斌讲道了宋金联盟。

    “女真,果真如此了得?”

    鲁智深难以置信道。

    七十万辽军主力,被不足七万的金军击败,这有些神话了。

    “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王斌淡淡道:“我朝有八十万禁军,又是各处厢军有七十万之多,可是能打的有几个!”

    鲁智深默然,宋朝军队上百万,可真能打的,没有几个。

    多数遇到了强敌,立刻放羊了。

    鲁智深听着,额头眉梢处,浑身是汗,他是西军出身,与辽军,西夏交战国,由此可知,金军之强大。

    ??“朝廷派遣我出使辽东,将要从登州跨海北上,要联合女真共同灭辽,以图燕云十六州之地!”王斌说道。“女真兵精将勇,只怕十年之内就能覆辽,朝廷此时同其联合,却是恢复汉家故土的良机!”

    “怎可如此,怎可如此!”

    听得此言,鲁智深目眦欲裂,“朝廷“联金灭辽”之策,看似高明,其实愚不可及,今河北河东两地武备,面对北地辽国,守成尚且不足,何谈收取燕云。更不用说灭辽之后,以大宋之懦弱,如何挡得住女真那等虎狼之军。”

    “这是驱狼引虎,消灭掉了弱小的敌人,又是出现强大的敌人!”鲁智深道。

    “你以为当今官家,不知道吗?”王斌冷笑道:“不要以为官家是傻子,不要以为朝廷的那些奸臣是废物,他们很精明,自然是看出了驱狼引虎,可是看出又如何!”

    “没有实力,回旋的余地,也很狭小!很多时刻,不是因为愚蠢而犯错误,而是因为实力弱小而犯错误!鲁提辖出身西军,熟知大宋军事,可有胆量去那辽东之地,一窥女真兵马的虚实?”

    “有何不敢!”

    鲁智深说道。

    王斌点头,总算是搞定了一个。

    …………

    一行人在大上走了六七日,穿府过县,基本都在城中住宿,偶有野外露宿的日,亦安排有足够的警戒人手,因此倒也没出什么祸事。

    ??不过,在进入淄、青二州,却有些艰难。

    这些州府,地处后世的沂蒙地区,其间山岭纵横,崖高沟深,丛林密布,是典型的穷地方,时常有强大的贼寇出现。

    历来都是强人出没之地。若不是队伍中卞祥、马氏兄弟一众高手护卫,王斌是断然不敢带着家眷穿行这州地界。

    这一日刚过晌午,远远见着一座市镇横在前方,却是到了清风镇。

    这时,市镇的街道上就响起了一片喧嚣,只见一匹青骢马上一名不过二十岁刚刚出头的年轻军将,领着近百名土兵进了镇子,这些都是弓弩手,箭艺出众。

    这个年轻将领,骑在马上,面貌清俊,气势昂然,背后一张大弓。

    年轻将领翻身下马,其身后的一众百余名土兵,则是护持在旅店周围,顷刻间就隔绝了旅店的内外交通。

    这位年轻军将领,进入了客店当中器宇轩昂的进得店来,伸手让卞祥等人坐在原处稍安勿躁,他自己却是起身走到二楼的栏杆旁边,对着下面那名年轻军将道:“来的可是花荣花知寨!”

    “小将花荣参见状元公!,相公,可到小寨暂且休息!”

    这年轻军将正是清风寨的武知寨,将门世家出身的“小李广”花荣,可是在宋朝,重文抑武,防范武将,好似防范着贼寇,他混的很一般。

    “花知寨果然年少英雄,只可惜了……”

    王斌叹息了一声。

    “可惜什么?”花荣好奇道。

    “可惜了,官贼勾结,想要谋害本官,却是差了一些道行!”王斌叹息道:“将军也是朝廷命官,却是与梁山的贼寇勾结,了不得!”

    花荣心中暗自一凛,说道:“相公,莫要污蔑小人!”

    “想要将我引入清风寨,来一个包饺子,只可惜,差了一些!”王斌叹息道:“想来,现在朝廷大军,已经与梁山贼寇交锋在一起!”

    咚咚咚!

    立刻外面传来了鼓声,传来了喊杀声,官军与梁山部队,血战在一起。

    花荣脸色大变,就要退出,可是大门已被人拦住去路,转头一瞧,却是自家熟人。

    正是霹雳火秦明,还有行者武松。

    “花荣,枉你将门出身,竟交通江湖匪类,奉慕容知府令,擒你回青州府问罪!”

    秦明说道。

    立刻之间,秦明与武松联手,围攻向了花荣。

    而王斌坐着喝茶,很是舒坦。

    花荣箭术了得,可是拳脚功法却是一般,长剑砍杀而去,却是几招之间,被打飞了宝剑,生擒活捉。

    “真是无趣!”

    王斌坐在椅子上,悠悠叹息了一声。

    …………

    此刻,外面的梁山贼寇,正在于官军交战,双方杀得如火如荼。

    大宋军队,战斗力很是垃圾,打不过辽军,打不过西夏军,打不过金军,打不过蒙古军,可谓是意大利军队,战五渣至极,可战斗力再为掉渣,也是官军。

    可是剿灭一些山贼土匪之类,很是容易。

    外面喊杀不断,官军与山贼杀戮不断,王斌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7/174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