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征战诸天世界 > 第72章皇城司密探
    次日,在清风寨大厅,王斌见到了名满山东绿林的“及时雨”。

    在进京科举前,王斌地位上,逊色于宋江,属于侄儿见到叔叔;

    押司,只是小吏,九品最低,可是押司连九品都不是。

    宋押司,也只是在江湖上有名声,在士绅当中,在官员当中,只是蝼蚁而已。

    可现在,王斌在出使金国的路上,是状元公,翰林学士,蔡京的女婿,位高权重,不是宋江区区一个押司可比。

    在酒桌上,各个面带笑意,频频向坐在主位上的王斌敬酒。

    至于宋江,语气谦卑至极,在科举中了进士之后,这位侄儿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需要他巴结讨好。

    王斌喝着酒,不经意的扫过了宋江,神情满是复杂。

    纵观宋江的一生历史,就会发觉,很多猫腻之处,很多不合理之处。

    宋江杀了阎婆惜,其实靠着他的人脉,可以轻易的摆平,当年西门庆杀了武大郎,大家都知道,可是没有谁去找不自在。

    可是杀了阎婆惜之后,却是选择了逃亡。

    其实,他只要使钱,还是能过关的,可偏偏选择了最错误的方式。

    接着,在逃亡的路上,结交各路山贼土匪,建立了庞大的人脉,建立了班底雏形,这些人先后成为了宋江的嫡系;

    接着,回家被捕了,被发配了!

    又是猫腻至极,按照杀人罪,宋江应该是死刑,而不是流放;若是宋江有人脉,大事化了,也能轻易过关。

    可是却是发配。

    而在发配过程中,又是结交了很多小弟,成为了第二批嫡系。

    最后因为反诗,被开刀问斩!

    可事实上,清朝才有文字狱。北宋时期的政治氛围与文人政策,是历代王朝相对宽松的时期之一,除了苏东坡的“乌台诗案”,少有文字狱的记载。宋江的反诗,从根本上讲只是一些牢骚发泄,情感流露,即使有过激之语,也只是说说而已,并不曾付诸行动。从这个意义上说,将宋江诗词定为反诗,无论如何应当列入“思想罪”、“言论罪”的范畴,这种做法当然为当代政治所不取,就是在当时,也违背了太祖皇帝的誓词。

    此外,宋江只是一个小吏,说白了就是一个没有品级的存在,蝼蚁一枚。

    抓住那些大人物言语上的把柄,上前踩上一脚,能扬名天下,这就踩名人上位,踩高官上位;可是宋江一个区区小吏,踩上一脚,也无法扬名,无法升官。

    一个高官,大人物,一些不当言论,会引来无数人注意,抨击;可是一个小人物嘴炮不断,即便是不当言论,也没有谁在意。

    说白了,说写反诗,宋江配吗!

    不配!

    蔡九知府与黄文炳联手制造的一起文字狱,砍掉了宋江,能建立政绩,能升官吗?

    不够格!

    踩死一只蚂蚁,谁也不在乎!

    无法带来大的好处!

    反倒是破坏了和谐,带来了政绩上的污点!

    这些都是不合理之处,破绽之处,粗看没有什么,可是细思却是大有问题。

    王斌想着怀中的书信,一切都是变得合理了!

    酒足饭饱之后,各自散去休息而去。

    …………

    宋江离去了,却是心中不安,而这种不安,化为了行动!

    宴席后,宋江一人离了偏厅,却没有回住处歇息,而是去了花荣一众眷属安居的小院。

    花荣被锁在监牢中待罪,等待着被王斌“熬鹰”,一众眷属却未受到牵连,在寨里还能自由行动,甚至还能去监牢探视。

    不过,花荣一家老小人心惶惶,大家都是茫然无措,不知该如何应对眼前危机。

    而此刻,宋江盯上了花荣的妹子,花小妹。

    花家小妹身形窈窕修长,气质素静,却又带着英气,是一等一的绝色女子。

    正好是上等的礼物。

    “花荣生死,尽数在状元公一言而决;若是想要救下花荣贤弟,却是要委屈小妹了!”宋江说道。

    “宋大哥既是兄长的结义兄弟,若能助花家渡过此劫,小妹纵死也无怨尤!”花小妹说道,泪光盈盈,却银牙紧咬。

    宋江心里暗自欢喜,脸上却带着几分哀愁道:“状元公是风*流才子,虽有些贪花好*色,却是蔡京女婿,前程无限!以花家小妹的美貌,若真能入得状元公的内宅,得其欢心。花家不但能渡过此劫,未来花荣兄弟在官场上大有好处!”

    “昔日有缇萦救父,我花小妹也能为了兄长,舍去一身清白!”花小妹说道,心中有些不甘,那人囚禁了哥哥,她却要委身于那人。

    见到花小妹满是不甘的样子,宋江以退为进道:“若是委身于状元公后,,莫要哭哭啼啼,惹其不快,反倒是不美!状元公前途无量,自然不愁女人,你若是不愿意,我可以另外想法子!”

    “小妹自然晓得!”花小妹说道。

    随即,宋江带领之下,花小妹离了这处院子,前去拜谒王斌。

    却不想两人走到半路上,遥遥望见清风寨的知寨刘高正从王斌的住处躬身退出,一转身却是同两人面对面撞在一处。

    再次见到宋江时,王斌端坐在椅子上,正在看书,十足的摆谱!

    “噗通!”

    这时,花家小妹跪倒在地,连连叩首道:“求状元公,饶家兄兄长一条性命!”

    大宋不杀士大夫,可是却杀戮武将不断,若是真的判刑,甚至不需要证据,只需要莫须有,就足够了!

    “你是花荣的妹妹?”

    王斌不由微微一愣。

    “小女子花小妹叩见状元公!”

    花小妹跪在地上,楚楚可怜!

    王斌没有理会她,而是看向了宋江。

    不愧是面黑心毒的宋押司,坑兄弟没有商量,一见面就是送上美女当礼物。

    这算是美色贿*赂。

    收,还是不收?

    王斌想着,在宋朝书无官不贪。贪*官分着等级,接受贿*赂,干好事情,这就好贪*官;只收钱,不干事,那就坏贪*官。此刻,若是王斌张口拒绝,只会留给宋江两个念头,一个是王斌拒绝和解,坚持要杀花荣;一个是王斌较贪,还不满意。

    “宋押司的礼物,我收下了!”

    王斌道:“绿萝带着花小妹,前去洗漱一番!”

    “是!”

    这时,一个女子上前搀扶着花小妹,转身离去。

    洗漱一番之后,洗白白之后,自然是躺在了床上等待着王斌宠幸。

    没有理会这些,王斌冷冷的看着宋江。

    宋江心中忐忑。

    “这是太师,送给你的信!”王斌说道:“还有这个腰牌!”

    说着,王斌递给了宋江一封信。

    宋江打开信件,这只是一份普通的家书,似乎在说家中一切安好,要为国效力,要孝敬父母等等。

    粗看平凡至极,可是这份家书中,却是蕴含着密语,似乎传递着一些消息。

    宋江又是接过了腰牌,只见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忠义两全。

    一个腰牌,一个家书。

    家书,是平常的家书;而腰牌,是平常的腰牌。

    即便是落在了有心人手中,也是平常至极,暴露不出什么。

    “唐太宗,名字叫什么?”宋江问道。

    “李治!”王斌答道。

    “孔丘,是哪国人?”宋江又问道。

    “齐国人!”王斌道。

    “秦始皇叫什么?”宋江问道。

    “周公旦!”王斌答道。

    宋江又是问了几个问题,皆是答对人。信件对上了,腰牌对上了,口号对上了,三者合一,没有错。

    “皇城司密探宋江,拜见状元公!”宋江躬身道。

    “宋押司,放心!”王斌悠然道:“这里百步之内,无人可以靠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7/1744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