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征战诸天世界 > 第304章十五岁的秀才!
    二月份会举行县试,王斌第十二名,过了;

    四月份举行府试,王斌第八名,又是过了;

    八月份举行院试,王斌第五名,又是过了!

    三次考试,王斌都是过了,终于考上了秀才。

    在这个过程中,王斌低调无比,没有去装逼,显示自己多么有才华;也没有与那些书生,一起郊游,显示自己文采风流,诗歌出众。只是平平淡淡的,好似路人甲,路人乙一般。

    很容易被他人忘记!

    直到,考中秀才的那一刻,所有人才发觉,王斌仅仅是十五岁!

    十五岁的秀才,天才呀!

    果然,不论王斌如何的低调,还是显露出了惊人的才华。

    秀才很难考,不亚于前世考一本大学。

    很多人,三十岁,五十岁,还是未能考中秀才,还是老童生一枚,苦逼一生。

    而王斌考中了秀才,可以见官不跪,免除赋税徭役,不需要路引,也能在全国各地自由往来,获得种种福利待遇!

    “接下来,最好等几年,沉寂一下,让自己变得低调,继续考……”王斌道:“不然我有种感觉,某些人为了磨砺我,免不了打压一番,十九八九要落榜!”

    王斌又是规划着未来,一个个计划闪动着。

    …………

    又是一年过去了,春节临近,天气更寒。

    这一年,王斌考中了秀才,地位提升了;接着又是仗着前世的记忆,搞了点小发明,发明了蜂窝煤,还有蜂窝煤炉子,与六叔周发财合作,建立了一个小作坊。

    蜂窝煤,还有蜂窝煤炉子,开始在县城风靡着,渐渐的取代了前世的炭火盆!

    随着这个小发明,又是大量的钱财进入了囊中,终于宽裕了,有了钱财可以买米买肉,总算是能吃上饱饭了,摆脱了半饥饿状态。

    春节到了,王斌作为秀才,开始为村人写着对联,至于报酬,可以是一些钱,或者一片肉,或者一只鸡,或者是其他,钱财是小事,关键是心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符换旧符。”

    书写着对联,王斌心中也是欢喜不已。

    在前世,是一个农民辛苦赚钱,供大学生上学;而现在,是一个村的物力、财力,供读书人考秀才。

    当年,老爹考秀才时,东家借一点钱,西家借一点钱,最后才有资本读书,才能考中秀才。

    而在父亲去世后,他还是一个孩子,而江月儿也是一个孩子,家中的十亩地也是村中人帮助种下的,也没有仗着两个孩子还小,欺负他们。很多困难的时刻,也是村中人帮衬着,正所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尽管考中秀才后,王斌分别给村中各家,送去了一些礼物,算是回赠。

    而帮助最大的六叔周发财,不仅是还清了这些年,欠下的钱;还又是介绍了蜂窝煤生意,算是回赠。

    “夫君,你已经被东华学院录取为廪生,衣食无忧,接下来要全心全意读书,准备乡试才对……这些衣裳……”江月儿开始唠叨着,明明是童养媳,可却是扮演着妈的角色,唠叨个不停。

    “知道了!”

    王斌说道。

    只是想着东华书院,就是脑仁发疼。

    在前世,所谓的大学,学院等,可谓是包吃包住,每天要上课,不能缺勤;可是这个时代的书院,好似一个大型的沙龙,其中老师到了讲台上,讲述着自己的学说,弟子们仔细的听着。

    然后里面夹杂着太多的私货,主要是骂某个官员,骂朝廷的某个政策,抨击政治等等。

    不必每天去听课,活动很是自由。

    只是每个月要考核,不合格,要被批评的。

    所谓的书院,求学在其次,关键是形成了广阔的人脉,甚至是形成了派系。

    在明朝的东林党,就是以东林学院,形成的派系。至于东林学院,东林党,更是在后世贬义词,是无能、饭桶,废物、犬儒的代名词!

    对于所谓的学院,王斌很是抵制,只是想想还是去吧!

    …………

    几天后,王斌离去了,踏上了前往学院的路。

    外面是白雪,而王斌正坐在马车内,里面有着棉被遮挡着寒风,又是有小火盆,提升着温度,可谓是暖和至极。而在马车的主人,名叫白符,也是一名秀才,只是家境富裕,家中千亩良田,又是七八个店铺,可谓富家子弟。

    王斌和白符是同乡,曾经在一个私塾读书,算是同窗之谊。

    原本,王斌打算步行前往东华学院,半路上,被白符邀请到了车上。

    虽然王斌出生比较贫寒,可白符没有一丝狗眼看人低,反倒是殷勤至极。

    王斌仅仅是十五岁,第一次参加科举,就是中了秀才,可谓是天才之名。哪怕出身再低微,一般人也不敢小觑,万一中举了,可谓是咸鱼翻身了。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了!

    这样的天才秀才,属于前途无量,世人巴结,尽量较好的对象,没有谁会傻乎乎的上前,却招惹仇恨!

    况且,这年头,讲究乡党,出门在外,要一起抱团,才不被外人欺负。

    这个世界交通蔽塞,乡土之谊本就一向为人所看重。

    车厢内铺着厚实的锦布,还搁着炭火,甚是温暖。

    王斌和白符围炭聊天,说着些不着边际的闲话,谈论着经义文章。

    聿!

    忽然,赶车的车夫一声吆喝,喝住了奔驰的马匹,让马车停了下来:

    “少爷,前面有女子拦路……”

    “哦,怎么回事?”

    白符撩开车门布,走了出来。

    外面雪正下得紧,地面积雪盈盈,路边处挺着一个马车,旁边站着一名身穿红色皮袄的女子,而在一旁是一个侍女。而在车夫正在维修马车。看其装饰,皆是富贵人家出生。

    “两位公子打搅了,马车坏了,暂时堵住了路,稍后就能修好了!”

    小姐说道。

    白符看着那女子的相貌,一下子犹如被电击了似的,脑子一片空白,全身麻木——世间竟有如此美色,堪称绝伦呀!

    王斌看着女子,也是惊艳着,可片刻后平静了。眼前女子虽然美貌,可是比起妻子白浅还是差了一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7/174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