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征战诸天世界 > 第337章高中解元
    嗡!

    人群立刻炸开,骚乱起来。

    “周明是谁?”

    在场的秀才有些傻眼,似乎不知道谁。

    这段时间,彼此逛着风月,彼此建立着人脉,熟悉至极,可是周明有些不熟悉。

    “恭喜你,中了!”

    这时,白符上前道,眼神酸溜溜的,羡慕嫉妒恨!

    “恭喜恭喜!”

    “恭喜周兄考中解元,从此鱼跃龙门,飞腾黄达,指日可待……”

    “周兄,我有一表妹,年方二八,文雅可人……”

    “周兄,我有一个女儿,容貌出众,倾国倾城,可为良妻!”

    立刻之间,无数秀才,围住了王斌,恭喜不已;有的还在询问着,王斌是否娶亲。在得知王斌有妻子后,又是询问,是否纳妾。嫁给一个举人老爷作妾,也是体面!

    眨眼间,王斌成为了金大腿。

    中举与不中举差别巨大,而普通中举和中了解元又是差别巨大。中了举人前去会试,未必能中了进士;可是进士前去会试,只要不出意外,必定是进士。

    王斌笑着回应,可是骨子里却是冷淡至极。

    闹腾了一整天,客栈渐渐平静下来。乡试放榜,尘埃落定,中举的意气风发,等待鹿鸣宴;名落孙山的秀才,黯然神伤,收拾包袱,准备明天灰溜溜回家。

    乡试放榜后第三天,便是鹿鸣宴!

    院中多林木,假山流水,风景宜人,景观多变,处处张灯结彩,衙门又调来百名官差入场,负责维持秩序纪律等,可谓是热闹至极。

    昔日穷酸的秀才,纷纷机鸟枪换炮,成为了举人老爷。随着地位的提升,有地方士绅纷纷送来银子钱财,送奴送仆,送房子;还有的上门提亲,嫁女儿,嫁妆相当丰厚!

    进入园子,运转着阴神,王斌感受到了浓郁的红尘气,污浊着在场举人的心灵。

    众多举人三三两两,互相寒暄着,彼此套着近乎;又是有举人,找机会去跟内外帘官们说话,特别是今届乡试的主考官傅天仇,他身边围着最多人。一个一个称“座师”。

    过不多久,鹿鸣宴开席!

    鹿鸣宴,取自《诗经》: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鹿鸣宴,乃是为攀附关系,打点人情的宴席。

    毕竟,想要当官,要有靠山,而主考官就是最大的靠山;而主考官也要借机建立人脉,形成官场关系网,才能抗衡其他派系,才能在官场上混的好!

    主考官傅天仇先是说了一些话,接着轮到新科举人吟诵,一起跳舞,其乐融融。后面则是即席赋诗,按照格式献宴诗,都是应酬和景之作,不外乎颂歌颂德的内容。

    作诗完毕,后面自由活动,吃吃喝喝,谈谈笑笑。

    “博文,我读了你乡试的那篇时策论文章,观点警醒,见解独特,写得很好。”傅天仇说道,很是赞赏。

    王斌拱手回礼:“多谢座师夸奖。”

    看着这位主考官,不由的想到了蔡京。

    在水浒世界,那次科举主考官为蔡京,他的文章得到了蔡京的赞赏,点为了状元;而今他的文章,得到了傅天仇的赞扬,被点为了解元。

    那时,蔡京赞赏他,并嫁女儿与他;只是如今,这位不会也嫁女儿吧。

    不知是傅清风,还是傅月池!

    至于文章?

    王斌心中哈哈,什么样的考官,他写什么样的文章,至于其他不重要。

    傅天仇看了看他,叹息一声:“及冠之年,正是锋锐时刻,只是君子藏器而动,待时而行。”

    “学生领会。”

    王斌点头道。

    两人坐着,侃侃而谈,王斌回应着。

    果然解元,绝非偶然而得,也非是运气,而是押对了题,把握住了主考官的心思。

    至此,鹿鸣宴到了尾声,陆续散去。

    在离开时,马文才忽然追了上来,说道:“博文,请留步。”

    听到这一句,王斌心里莫名一寒,不由想到了申公豹,一句道友请留步,可谓是洪荒世界大杀器。

    可咬咬牙,还是回头道:“原来是马公子!”

    在书院,两人说话不超过十句;而在鹿鸣宴上,两人已经寒暄过,算是结识了,可交情很是浅薄。

    马文才道:“博文为解元,我为亚元,我们可谓是有缘至极!”

    “自然有缘了!”王斌笑道,心中却是在揣测着。

    马文才道:“博文,可打算回家!”

    “正是如此!”王斌道:“明天一早就走。”

    “不如我们一起同行如何?”马文才道,“我雇佣了一个大船,正好一起离去,同船共游?”

    王斌不再拒绝,而是道:“好,明天我们一起出行!”

    …………

    次日,王斌与马文才登上了船只,一起同行而去。

    船只巨大,大约二十米长,满载货物,同时也带着客人,风帆闪动着,行走之江河之上,速度不快,却是稳健。

    旅途无聊,就开始下棋。

    开局之前,马文才微笑问道:“博文,以前经常和人下棋不?”

    王斌摇了摇头:“极少,只是与寥寥数人下棋。”

    马文才沉吟道:“这样的话,不如我让子吧。”

    “那倒未必!王斌道:“下棋少,不代表水平差……”

    马文才笑道:“那就走一盘。”

    王斌也不多说,执黑先行,一个个棋子落下。

    马文才开始从容自在,可是渐渐的皱眉不已,棋局越是下着,越是凶险无比,到了后来,回天无力。

    “这一盘,我输了。”

    马文才道:“博文,下棋水平很高,我远远不如!”

    “与人下棋,无趣至极;真正高手,与天对弈!”王斌道:“曾有高手名为古踏仙,以众生为棋局,与天道博弈,胜天半子,而代价是自身陨落了!而胜掉的半子,是希望所在。他的儿子古尘沙,继承着他的使命,开创了新的时代!”

    “胜天半子,好大的气魄!”马文才惊叹道,“只是代价太悲壮了!”

    王斌沉默了。

    这叫老爹牺牲,儿子占便宜。

    马文才道:“我有一妹,相貌出众,温柔贤惠,知书达礼,才华出众,可为博文贤妻!”

    “哈哈!”王斌笑了,“我已有妻子,糟糠之妻不下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7/174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