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七百七十章 兄弟和知己
    留守府最东面的一处小院子虽说偏僻,可连日以来却一直都守备森严。和外间那些三衙禁军看似人高马大,不少人却只是花架子不同,驻守此地的兵卒身材不一,可相同的却是那精悍的气质。但凡有风吹草动,都会立时有一组三个以上的人同时查看,端的是训练有素。

    因此,当院门直对的那条小道尽头处传来了说话声时,院门附近的六个劲卒便同时手握刀柄凝神望了过去。当看清楚头前第一个人时,他们方才同时停止了那敌意的动作,但目光却丝毫不曾放松。须臾,他们就只见两个人一前一后过了小道尽头那道月亮门。

    头前第一人是他们在这里驻守开始就见过好几次的陈五两,而后头那个少年,却也有人曾经见过。随着认出他的小声知会其他人,须臾众人就都知道了那少年是谁。

    是当朝首相最喜爱的孙子,在皇帝面前几乎和太子的待遇都别无二致的九公子!是和院子里那三人关系都非比寻常的越千秋!

    知道后头的院子里是谁,众人自然能想明白越千秋为何到这里来。果然,等到陈五两带了人走近之后,冲他们微微一点头后就淡淡地说道:“皇上吩咐,让越九公子去见一见里头的人。”他说完就似笑非笑地对越千秋问道,“九公子真的不用我陪着?”

    越千秋顿时笑着耸了耸肩:“虽说我现在就是半个废人,谁都打不过。可眼下是去见人,又不是去打架,不碍事的。再说,不是我夸口,真要打起来,里头三个人至少有两个人是愿意帮我的,我一时半会死不了,总能坚持到有人来救我。”

    陈五两顿时哑然失笑:“九公子真是就爱开玩笑。”

    既然越千秋坚持,他也不愿意多言,点点头后就吩咐守卫让路。等目送了越千秋进去,他用手示意其他人不用管他,自己却是退后两步,直接就在这守着了。虽说越千秋态度轻松,皇帝也显然对此行很放心,可他不得不顾虑出现什么万一的结果。

    他在这里,若有意外,援救起来毕竟比这些擅长战阵冲杀,却不擅长营救的悍卒强。

    跨进院子,越千秋先是扫了一眼这地方,见是最平常不过的正房和东厢西厢的格局,他就歪着头随便想了想,继而径直往西厢走去。到了门口,他那举起来要敲门的右手两根手指头才刚屈起来,就只见两扇大门一下子被人拉开,他险些一个不小心敲在了对方脑门上。

    好在他还是及时收住了手,而开门的刘方圆也没心思计较这么一件小事,沉着脸低声问道:“大师兄你来干什么?”

    “不能打也不能拼,多走路都容易累,我这个半废的人还能干什么?就只舌头还能灵活自如,所以就来找你们说说话呗!”越千秋随口回答了一句,随即就没好气地说,“怎么,让我这个重伤员站在门口和你说话,连个座连一杯茶都舍不得?”

    刘方圆无可奈何地让了越千秋入内,可想了想却是直接把大门敞开了。跟进去的他就只见越千秋委实不客气地占了那张软榻,还脱了鞋直接盘膝坐下,舒舒服服地靠在锦枕上,当下就默默去沏了一杯茶。见越千秋接过之后想都不想就喝,他不禁百味杂陈。

    大师兄还是老样子,就根本不怕茶水中有什么手脚!

    “看来待遇还不错嘛……喝的竟然是贡茶。”越千秋牛饮了半杯之后,随手放下杯子揶揄了一句,这才开门见山地说,“皇上让我来问问你老爹怎么想的,我想我和你爹总共才见过没几次,相处时间也不长。而且他那脸一板,我实在是有些发怵,你现在跟我一块去吧!”

    刘方圆登时面色苍白。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要拒绝,可最后却是化成了一声叹息,只是拳头却死死攥紧了。他低头咬紧牙关不吭声,直到越千秋再次冒出了一句你到底去不去,他才极其艰难地开口说道:“爹之前说过,从此之后再不当我是儿子……”

    “呸,他说不是就不是?父子天伦,不是他说不认就不认的!”越千秋冷笑一声,口气变得极其严厉,“再说了,他就算不把你当儿子,可除非他自废武功,否则他和你就都是玄刀堂弟子!现如今我这个玄刀堂掌门带着你去见他,他敢不见?”

    刘方圆满腹的辛酸委屈,愤怒不平,全都被越千秋这话乍然勾起。他一下子红了眼圈,随即重重点头道:“大师兄,我跟你去!”

    “这还差不多。”越千秋笑嘻嘻地拍了拍刘方圆的肩膀,斩钉截铁地说,“大家兄弟一场,那是你爹,也是我师伯,怎么能看着他冥顽不灵?走吧,等见了他之后,我再去见甄师兄,大家好好说道说道!”

    想到这院子除却自己父亲刘静玄之外的另一个住户,刘方圆不禁苦笑了起来。然而,在他看来万般难解甚至无解的问题,越千秋说得如此轻松,他却不觉得那是在说大话。他实在是和越千秋太熟稔了,对这位大师兄在某些时候的神奇深信不疑到了有些狂信的地步。

    更何况,他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当刘方圆眼看越千秋下地穿鞋,随即不慌不忙往门外走去时,他连忙跟了上去。他亦步亦趋地随着对方出了自己的屋子来到了正房门前,正想提醒越千秋,之前自己也曾经试图敲门进去和父亲说话,却每每被拒之于门外,却不想越千秋头也不回地丢下了一句话。

    “阿圆,敲门。”发觉身后呼吸声一下子粗重了不少,越千秋就补充道,“不开门就踹开!”

    正打算走上前的刘方圆先是一愣,可他迟疑了一下,便深深吸了一口气,猛然间下了决心。他大步走到门前,敲了两下发觉没有任何动静,更不要说回应,一时便力贯右腿,直接一脚重重踹在了门上。

    他习武的时间比越千秋还长,这一脚自然非同等闲,就只见那紧闭的大门犹如纸做的一般,刹那之间化成了无数碎片往四周围激射了出去。下一刻,他就只见一个素来不敢直视的高大人影陡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怒容满面地一扬手便是当头一掌。

    想到自己这些天的彷徨和不安,刘方圆突然闭上眼睛,不闪不避,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若是父亲一直都这样不愿回头,他不如一死,把这条命还给他算了!可掌风扑面袭来时,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了越千秋的一声大喝。

    “刘静玄,天底下竟然有你这样愚蠢短视的父亲!”

    刘方圆还从来没遇到过有人敢如此怒斥自己的父亲,正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他就只觉得一只手猛地揪住他的领子,随即将他丢到了一边。踉跄落地的时候,看到刘静玄直奔越千秋而去,他登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也不知道哪儿生出的勇气,手一撑地就扑了过去。

    “你要是敢碰大师兄半根毫毛,我就没你这个父亲!”

    愤怒地嚷嚷出了这话,刘方圆一下子抛开了从前对父亲的所有敬畏,拳打脚踢头槌,几乎是使尽了浑身所有解数从背后往刘静玄攻了上去。眼见这些苦练的招数全都在刘静玄随手格挡之下落在了空处,那股一直没能迸发出来的怒火更是几乎烧尽了他的全身!

    尤其是看到越千秋站在刘静玄对面一动不动,脸上还挂着讥诮的笑容,仿佛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能动武的废人,他就更是急得火烧火燎,几乎是猛提一口气,攻速更猛更快了三分。

    然而,源出一门的招式对老辣的刘静玄根本就没用,即便刘方圆已经是急得眼睛通红,仍然只能眼睁睁看着刘静玄腾出一只手去抓向了越千秋。

    可就在那只手抓向越千秋脖子的刹那之间,他便只见斜里一道剑光如同匹练一般朝刘静玄袭来,迫得他那个气势汹汹的父亲不得不收手闪躲。

    看清楚来援的是甄容,他不禁又惊又喜。尤其是当看到甄容连出七式,将刘静玄逼得步步后退,随即仗剑挡在越千秋面前时,他忍不住真心诚意地开口说道:“甄师兄,多谢你!”

    甄容嘴角动了动,似乎想笑,可最终还是放弃了那打算,只是对着面色铁青的刘静玄说:“刘将军,事到如今,你又何必如此?”

    刘静玄扫了一眼刚刚被甄容剑风扫过而破损的袖子,脸色和眼神全都变得无比冷峻,口气更是充斥着满满当当的恶意:“你在青城虽是掌门弟子,却也未必人人服你,更有天巧阁刘国锋这样别有用心之辈拿捏你的软肋利用你。可你在大燕,那位天子甚至不计较你的身世,直接封你晋王,你就不觉得这般拿着大燕的俸禄却心向南吴,实在是愚蠢吗?”

    甄容顿时面色惨变,而他还没来得及回答,越千秋就截下了这个问题:“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就是北燕皇帝死而复生站在这里,我都可以代替甄师兄堂堂正正地说,他在北燕,一不曾向我朝暗传任何北燕的消息,更不要说军情,二没有接触过大吴派去的人。”

    “所以,甄师兄之前的情况,顶多能说一句身在北燕心在大吴,但该他做的事情,他一直都做得很好,谁都赞他一声少年英杰。而他哪怕在知道自己的生身父亲死在北燕皇帝的手上,更多的也是想到那个人生前的昏聩残暴,没有去公报私仇,否则北燕皇帝早死了!”

    “所以,你刚刚这话,他可承受不起!而且,你更没有资格痛骂他!因为你,刘静玄刘将军,反而才是从小学的玄刀堂武艺,归国之后又拿的我大吴俸禄,结果却里通北燕,差点坑了霸州城无数信赖你的军民百姓,还有把你的儿子当成自家兄弟的太子!”

    尽管刚刚刘静玄的手最近时距离他的脖子只不过寸许,那手指的劲风已经能让越千秋感到脖子刺痛,可他此时此刻答话的时候,却若无其事地用右手食指和拇指摩挲着自己的脖子,那样子不像暗叹劫后余生,反而像是在挑衅。

    而在刘方圆看来,比这动作更加具有杀伤力的,是越千秋那犀利如刀的言辞。他自问如果是父亲,在这番言语的羞辱之下,只怕会震怒发狂。因此,他不由自主提起了全副精神,随时准备冲上去拦下暴怒出手的父亲。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刘静玄并没有出手。尽管那张脸上雷云密布,仿佛随时就会化成雷霆,尽管他能够从那绷紧的肌肉和架势判断出某种前兆,然而,他那位素来很能忍的父亲终究是忍住了,只是那周身散布的杀意却有如实质。

    可仗剑护在越千秋身前的甄容却是身躯微微颤抖。

    他此前固然是无奈而又沉默地接受了自己的再一次命运转折,可要说面对那些意味不明的目光和窃窃私语时真的能够无动于衷,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是人,自然也会折服于北燕皇帝在某些方面的人格魅力,自然也会和自己在大吴的种种境遇相比较。

    可此时此刻,越千秋站在他身后,却把刘静玄的质疑全都挡了回去,那种维护让他想起了几个青城师兄弟对他提起的往事那时他留在北燕,而越千秋回到金陵,此后有众多人诋毁他是叛国,可越千秋却毫不留情回击诋毁他的人,那时也同样有一番类似言辞。

    因此,他没有开口,微微颤抖的剑尖却对准了刘静玄,下定决心哪怕不敌也要把人死死拖住。北燕皇帝虽说看重他,却只是因为他有些才能,再加上萧长珙的维护和举荐。义父萧长珙固然对他好,却是为了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某些东西。

    而越千秋信任他,却是因为越千秋真正相信他的为人和品行!士为知己者死!

    刘静玄眼见越千秋不慌不忙从甄容身后走上前,与甄容并肩而立,而刘方圆也匆匆赶了过来,和甄容一左一右把越千秋夹在当中,他恍惚中想起了当年那个比师侄戴展宁乍一看更加腼腆,但笑容非常灿烂,机灵百变的少年,想到了那个追在少年身后满地乱跑的孩子。

    他就这么发起怔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那涣散的眼神方才重新收拢。他看向刘方圆,声音冷淡地说:“阿圆,你还记得吗?你不但有个姐姐,还曾经有个哥哥。而我和你戴师叔,从前还有一个师弟,一个大多数人都不记得的玄刀堂弟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93/421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