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21章 老崔棺材铺
    菜馆外面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

    老板娘丁香环顾了一圈四周,只感觉脊背凉,又扭头看了看窗户。

    后背上空空如也。

    可是,老板娘再也不敢自己呆在菜馆了,回到菜馆拿了衣服跟钱,锁上门,直接去了附近的小旅馆。

    夜色正浓,天空中阴沉沉的。

    叶小飞按照老板娘的指示,很快就找到了河坊街。

    河坊街离丁香菜馆隔了三条街,同样是条小巷子,颇有些古色古香的感觉。

    加上这里比较偏僻,一到晚上,整条巷子就显得有些冷清。

    叶小飞走到巷子口,朝着巷子里看去,只见在百米远的地方,闪着一盏昏黄的灯光。灯光下面一个白底木板,上面用红漆写着五个字:老崔棺材铺。

    “真有棺材铺?”

    叶小飞心下一喜,连忙急跑两步,来到棺材铺前。

    棺材铺店面并不大,有两扇门,一扇开着一扇关着,里面也没点灯,给人一种阴气森森的感觉。

    叶小飞打了一个寒战,心中暗暗琢磨:怎么没见有人啊?

    “老板,在吗?”

    叶小飞壮着胆子凑到门口,轻声喊了一句。

    没有人回答。

    叶小飞眼皮不觉跳了两下,拿出山寨手机,打开里面的手电筒功能,朝着里面一照。

    “哎呀妈呀,我靠,大爷,你、你倒是说句话啊。”

    叶小飞大叫一声,往后一个急退,差点儿跌倒在地。

    就在叶小飞打开手电筒的同时,正好看到棺材铺的中央放着一口宽大的黑色棺材。

    一个干瘦的老头,悄无声息的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叶小飞见有人,轻轻拍了拍自己惊魂未定的胸脯,又凑到门口,朝着里面说道:“大爷,我、我还以为您不在呢?我、我想买点儿符纸之类的东西,不知道您有吗?”

    老头慢慢悠悠从棺材里爬了出来,从棺材铺里走到门口,抬头打量着叶小飞,“咳咳,小伙子,你要买符纸?”

    借着门口的灯光,叶小飞这才看清老头的模样。

    只见老头弓着腰,身材干瘦,睁着两只小眼睛,可右眼却没有眼珠,全是眼白。

    看着老头的样子,叶小飞心下又是一颤,连忙道:“对对对,大爷,您这里有吗?”

    老头捂嘴咳嗽了两声,回身钻进了棺材铺,拿出一沓黄纸,扔给了叶小飞:“还要什么吗?”

    叶小飞一看,正是那种画符的符纸,顿时大喜道:“大爷,您有狼毫笔和朱砂吗?”

    老头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有话不一块说了,真是的,你这小子溜狗玩呢?”

    说着,又一头扎进了棺材铺,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果然多了一枝狼毫笔,还有一袋子朱砂。

    叶小飞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找到了这些东西,连忙揣到了怀里,“大爷,多少钱?”

    “一千。”

    “啥?”

    叶小飞一口气差点儿没岔回去:“大爷,这、这才多点儿东西,一千块钱?您、您开玩笑吧?”

    “咳咳,小伙子,买就买,不买就不买,哪儿那么多废话。”

    说着,老头就要将那些东西拿出来。

    叶小飞一看急了,一咬牙,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大爷,剩下的钱先欠着您,等我有了再来还啊。”

    “不行不行,我这里从来不赊账。”

    老头边说着,将那一百块钱揣进了口袋里。

    叶小飞见此,却是连声哀求,把自己的口袋里外翻了个遍,哭穷道:“大爷,您看,我就一个穷学生,现在真没那么多钱啊!”

    老头直勾勾盯着叶小飞翻出来的那块铁皮,双眼一瞪,嘴角一咧:“小伙子,这是什么东西啊?可以用来抵押啊。”

    叶小飞见老头竟然看上了自己的铁皮,哪里会肯?

    连忙收起铁片,左右看了看棺材铺,见在门口的墙上还招贴着一些承接的业务:哭丧,抬棺。

    人穷志短,叶小飞此时没钱,又急着用这些符纸,眼珠一转,咧嘴笑道:“大爷,您、您看这样成不?啥时候您要是需要哭丧的,您叫我,赚了钱归您。”

    “咳咳,这样啊!那也行,你把电话留下!”

    叶小飞一看有戏,连忙留下自己的电话,生怕老头反悔,一溜烟跑出了巷子。

    “叮铃铃……”

    刚跑出巷子口,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电话就响了起来。

    叶小飞接起一看,竟然是老猪打来的:“老猪,干嘛?”

    “我靠,我说大侠,几个意思啊?晚上难道跟管筱雨在外面开房了?”

    “去去去,开什么房啊,我有事。”

    “有事?我可告诉你啊,今晚河东狮可能要来查房,可别被逮着啊。”

    叶小飞心里咯噔一下,暗骂一句糟糕。

    那个肥女人河东狮就喜欢搞这么一出,这要是查房看着自己不在,明天肯定又捅到教务处去了。

    “妈的,先回宿舍,大不了查完房后再偷偷溜出来。”

    挂了电话之后,叶小飞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再没多会儿宿舍楼就要关了。

    好在棺材铺离得也不远,叶小飞一溜烟跑回了宿舍,跟做贼一般将自己刚买的纸笔跟朱砂塞到了枕头下面,然后直接穿着衣服也钻进了被子里。

    老猪跟秀才看得奇怪,“喂,我说大侠,几个意思,阳萎了吗这是?”

    “去去去,赶紧睡觉,哪儿那么多废话啊!”叶小飞心不在焉的说着。

    俩人越看越奇怪,纷纷来到叶小飞的床前,一脸鬼祟的盯着叶小飞。

    叶小飞被盯得头皮麻,将脑袋露在被子外面:“你们干嘛?有事说,有屁放!”

    老猪嘻嘻一笑,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叶小飞:“有事,指定有事。难道,你真把管筱雨这位拉拉美女给搞定了?”

    秀才闻言,脑袋晃得跟波浪鼓一样:“切,不会吧?大侠有这本事?”

    “咚咚咚!”

    仨人正扯着淡,突然房门响了起来。

    “靠,河东狮来了。”

    老猪跟秀才相互对视了一眼,连忙钻进了自己的被窝,紧接着,呼噜连天。

    叶小飞一脸的黑线,暗骂一句这俩货的度,也连忙闭上了眼睛,装作睡着了。

    “咚咚咚!”

    整整敲了三分多钟,河东狮不但没有叫唤,竟然还没有开锁的意思。

    要知道,男生宿舍的钥匙在河东狮那里全有一套,每次这个肥女人偷袭就靠这个了。

    可是,今天河东狮一反常态,还敲门,难道性子大变,想玩捉猫猫吗?

    叶小飞感觉有些不对劲,正想爬起来打开门看看,突然感觉自己怀里的铁片又剧烈颤抖了两下。

    “又来?”

    叶小飞大惊,这种情形可不是第一次见过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0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