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23章 美女警官贺兰雪
    接着,有好几个身着警服的人跑进厕所,打头一人竟然还是位漂亮的女警官。

    女警官看了叶小飞一眼,冷声道:“你叫叶小飞?”

    叶小飞没想到画符念咒之后,体力会透支的如此厉害,只感觉脑袋晕乎乎的,身体也有些不听使唤,听到问话后木讷的点了点头。

    “咔!”

    一声脆响,女警官将手铐锁住了叶小飞的双手,对着身后的干警喊道:“带走!”

    两个壮硕的干警上前架起叶小飞,直接出了厕所。

    很多学生被突如其来的警察惊了出来,纷纷围在楼道里看热闹。

    老猪跟秀才也混在人群中,看到叶小飞被抓了起来,立刻上前问道:“警官同志,大侠他怎么了?他犯什么错了?”

    “杀人!”

    “啥?杀、杀人?”

    俩人顿时面如土色,相互搀扶着,一直等警察将叶小飞抓走,还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

    很快,叶小飞被押进了警局。

    “小小年纪,竟然学人家杀人,真是岂有此理!”

    一个身材高大的警察押着叶小飞,直接把他扔进了一间班房。

    叶小飞昏昏沉沉,身体乏力,蜷缩在角落里,脑海中浮现着《云笈七签》里的一套清心咒。

    “太上天星,应变无停,驱邪除魅,保命护身,智慧明清,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

    嘴角微动,往复念了三遍,不但心清气明,竟然连身体上的乏力感也消失无踪。

    “怎么回事?我怎么被抓到这里了?”

    叶小飞清醒过来之后,立刻看了看周围。

    班房里除了一个上下铺之外,其余什么也没有。

    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叶小飞猛得想了起来:“不对,警察说我杀人了?这是怎么回事?”

    叶小飞顿时打了一个寒战,嗖的一下从地上窜了起来,赶紧摸了摸身上。

    好在身上的东西都还没有被收走,叶小飞急慌慌拿出那张百鬼收魂符,仔细一看,现符纸表面的符文已变淡了很多。

    百鬼收魂符收进鬼魂之后,颜色就会变淡很多,而且每收一次鬼魂颜色就会变淡一些,最后符文彻底褪色后也就没用了。

    “难道,真的收进去一个魂魄?”

    叶小飞自然而然想到了厕所里看到的那个影子。

    “我靠,不会吧?”

    叶小飞吓了自己一大跳,刚想念咒放出里面那个魂魄,突然又停了下来。

    万一被他跑了,想抓住就来不及了。

    叶小飞收起符纸,站起身来,正想敲门喊警察,就听外面响起了一个女声。

    “任金平,里面那个小子醒来没有?”

    任金平道:“好像醒了?我刚才听到有动静呢。”

    “好,那提出来审审。”

    任金平嘿嘿一笑:“兰雪啊,一个小混混而已,要不我先给他松松筋骨?省得一会儿麻烦。”

    紧接着,就听到有嘎巴嘎巴捏拳头的声音。

    女警官的声音立刻冷了起来:“任金平,工作时间,不要开这种玩笑!而且,我再强调一遍,请叫我贺兰雪!”

    任金平吃了一鳖,阴阳怪气的笑道:“行,贺兰雪,你要是审就审吧!我去跟队长汇报一下,免得一会儿问不出个什么来,说我们是吃干饭的。”

    “任金平,这种事跟队长说什么!”贺兰雪叫道。

    可是,很快就传出来脚步远去的声音。

    贺兰雪气得不行,低声骂道:“哼,狗腿子,队长是你爹就了不起吗?动不动就跟队长汇报,老娘非审出个样子让你看看!”

    “哗啦啦!”

    开锁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

    哐啷!

    铁门被一股大力泄般从外面拽开。

    叶小飞眼前一亮,脑海中霎时间蹦出俩字:漂亮!

    只见贺兰雪皮肤白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干净利索的短,胸脯高高耸起,那身制服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般,穿在贺兰雪身上,简直帅呆了。

    叶小飞瞪着眼睛,惊愕无比,不断的询问自己: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漂亮的女警官?这、这不是诱导人家犯罪吗?

    贺兰雪看着叶小飞直勾勾的眼神,顿时小嘴一撇,厉声喝道:“叶小飞,出来!”

    叶小飞一怔,立刻回过神来,嘿嘿一笑:“贺警官,您、您抓错人了,跟我没关系啊!”

    “少废话!”

    贺兰雪将眼一瞪,忽然又一脸的狐疑:“你怎么知道我姓贺的?”

    “哦,刚才你跟任警官在外面聊天呢,我、我听得清清楚楚。”

    叶小飞嬉笑着,指了指门口。

    贺兰雪顿时脸皮一白,飞起一脚就要踢叶小飞。

    叶小飞连躲都不躲,反而将屁股往前一凑,高声喊道:“警察打人啦!”

    “你、你……”

    贺兰雪登时气得说不出话来,脚停在半空,终究还是没踢下去,反手上前抓住叶小飞的衣领,直接拽到了另一间审讯室。

    叶小飞可是第一次来到审讯室,看着贺兰雪也不像是老手,不禁心下一缓,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将手放在桌子上,一本正经的说道:“贺警官,您、您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杀谁了?”

    “哼,叶小飞,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我们有证人看到你在丁香菜馆帮助老板娘打凌吴,然后凌吴走后没多久,你也离开了丁香菜馆。后来凌吴就死了,不是你是谁?”

    叶小飞顿时哭笑不得。

    无论时间还是动机,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啊。

    可是,那个凌吴怎么会突然死了呢?

    “贺警官,老板娘丁香的老公,凌吴,真的死了?”

    “废话!不然抓你干嘛?”

    叶小飞闻言,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难道自己的眼睛没花?门口敲门的真是凌吴的魂魄?他如果真死了,来找自己干嘛?还有,在厕所收的那个魂魄不会就是凌吴吧?

    我靠,那家伙不会怨气不散,找自己玩命吧?

    叶小飞不禁大为疑惑,忙问道:“凌吴死在哪里?什么时候死的?”

    “在河坊街路口,晚上十一点钟左右。”

    贺兰雪刚说完,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啪得一拍桌子,跟母老虎一般咆哮道:“叶小飞,我是警察,哪里有你问我的份!快点老实交待,不然小心我要严刑逼供!”

    我晕,这位美女警官的审问手法怎么如此粗糙啊?

    叶小飞往后缩了缩,生怕美女警官的唾沫星子喷到自己的脸上。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自己已经回宿舍了,而凌吴却死在了河坊街的路口。

    也就是说,自己离开没多久,凌吴就死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叶小飞仔细一想,就感觉这件事太过古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