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24章 让死者自己说话
    叶小飞看着贺兰雪一本正经的样子,知道说太多也没用,忽然间眼珠一转,嘿嘿笑道:“贺警官,你过来,我有线索要告诉你。”

    贺兰雪闻言,大眼睛眨巴了两下,果然凑上前来。

    叶小飞见此,也终于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个贺兰雪是个新手,根本不会审讯。

    叶小飞慢慢将嘴靠近贺兰雪的耳边,闻着她散出的女人特有的香味,不觉一阵心神荡漾,轻轻吐了一口气:“美女警官,如果你不相信我,我让死者自己告诉你怎么样?”

    “什么?”贺兰雪一怔,很快反应了过来,猛然间伸手,一把抓住叶小飞的胳膊,然后嘎巴一拧,大声喝道:“叶小飞,你竟然敢耍我!”

    “哎哟哎哟,贺警官,放手放手,疼……疼啊!”

    “快说,人是不是你杀的!”

    “贺警官,打人犯法,快、快放开我……”

    叶小飞杀猪般叫着。

    可是,这次贺兰雪却把文明执法完全抛在了脑后,竟然一翻身,直接越过中间隔的桌子,噌的一下骑在了叶小飞的脖子上。

    下一刻,贺兰雪双手往后一拽,直接把叶小飞的胳膊拧成了一根麻花。

    “叶小飞,老娘在学校里可是散打冠军,想给老娘耍心眼,你还嫩点儿!”

    叶小飞此时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疼得连求饶都忘了,感受着贺兰雪臀部传来的柔软,却是大声嚎叫道:“贺警官,你、你听我把话说完啊!”

    “说完?哼!让死人开口,你以为你是阎王老子吗?想忽悠我?你……”

    忽然,贺兰雪闭上了嘴,惊异不定的盯着叶小飞另一只手,“这是什么?”

    “符纸,死者的魂魄应该就在里面。你、你放了我,我让死者亲口跟你说。”

    贺兰雪哪里见过符纸,一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可手上的力气却松了一些,但并没有动,依旧骑在叶小飞的脖子上。

    叶小飞好了伤疤忘了疼,感受着贺兰雪的臀部,不禁暗暗赞叹:这霸道美女警官屁股好软啊……

    “嗖!”

    正当叶小飞想入非非的时候,贺兰雪一把将符纸夺了下来,左右端详了一番,忽然恶狠狠的瞪着叶小飞:“叶小飞,如果你敢骗我,信不信我把你两只胳膊都卸下来?”

    “信信信,您是散打冠军,您还怕我跑了不成?”

    贺兰雪闻言,似乎觉得有理,终于点了点头,忽然又感觉自己的大腿上有什么东西在动,低头一看,顿时面红耳赤。

    刚才注意力全在符纸身上,竟然忘了骑在叶小飞脖子上了,而更加可恶的是,叶小飞正用那只脏手在大腿上摸来摸去。

    软,真软,弹力十足。

    叶小飞还是第一次摸女人的大腿,虽然是隔着衣服,但脸上根本无法掩饰内心的陶醉。

    贺兰雪气得浑身颤,猛然两腿一夹,勒得叶小飞又是伸舌头又是瞪眼。

    “办案,办案要紧!”

    叶小飞连连尖叫,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贺兰雪浑圆的大腿。

    “啪!”

    贺兰雪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气鼓鼓的走到桌子对面,将符纸狠狠摔到叶小飞面前,“如果你骗我,绝对让你尝尝我的办案手段!”

    叶小飞吐了吐舌头:“嘿嘿,也就吓吓人的本事。”

    慢吞吞将符纸拿了回来,叶小飞脑海中却不停盘算了起来。

    如果将里面的鬼魂放出来,先要保证它不会跑掉,而且,这无疑于向贺兰雪揭示了鬼魅的存在。

    这种事情一个人知道还好,如果更多的人知道了,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咳咳,贺警官,如果我真将凌吴的魂魄放出来,你可得替我保密……”

    “少废话,快点!”

    贺兰雪将眼一瞪,怒声吼道。

    没有办法,叶小飞又拿出一张符纸,当着贺兰雪的面画了一张压鬼符,然后左手捏住百鬼收魂符,右手拿着压鬼符,在贺兰雪面前晃了晃:“贺警官,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啊。”

    看着叶小飞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贺兰雪也有些犯嘀咕,这次没再吭声,而是轻轻点了点头。

    叶小飞神色凝重,知道念咒会耗费体力,也不敢大意。

    有了之前的经验,叶小飞知道画符念咒必须心神合一,不能太多杂念。

    “我的清白,就看这次了。”

    叶小飞深深吸了一口气,嘴角一动,轻声念叨:“太上赦令,急急如律令!”

    与此同时,叶小飞将右手的压鬼符往前一送。

    “呼……”

    一阵阴风吹过,在二人的面前出现了一道影子。

    压鬼符正压在影子的脑袋上,像是一座大山一般将影子压得直不起腰来。

    “啊……鬼啊!”

    贺兰雪瞳孔收缩,短暂的震惊之后,尖叫一声,直接扑到了叶小飞的身上,两条浑圆的大腿正好盘住了叶小飞的腰上。

    贺兰雪胸前的饱满,把叶小飞的脸压得结结实实。

    叶小飞两只手还张在外面,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感受着那对饱满,嘴里含糊的问道:“告诉美女警官,是,是谁杀了你?”

    贺兰雪听到叶小飞的声音,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大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是,一只鬼就在那里,贺兰雪又不敢离开叶小飞,强忍着尴尬,颤声道:“叶小飞,远点,让它走远点。”

    叶小飞摆了摆手,那只鬼魂被压鬼符镇压着,不敢不从,跟驮碑的老龟一般,慢吞吞离得远了一些。

    贺兰雪见此,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连忙从叶小飞身上跳下来,连看都不敢看那只鬼一眼,“说,是不是叶小飞杀的你?”

    “呜呜,不是……”鬼魂低头弯腰,正是凌吴。

    听到凌吴的回答,叶小飞不禁长长出了一口气,正想再次询问,却听到外面想起了脚步声。

    “康大哥,兰雪自己在里面审犯人呢。”说话之人正是任金平。

    紧接着,另一个男人说道:“哼,一个实习的小丫头真把自己警察了啊,这件事明摆着的,审什么审?”

    “啊,那怎么办?”

    “怎么办?直接打,打到他说为止!”

    “啊……康大哥,这不太好吧?”

    “嘿嘿,小任啊,你现在还在实习,等你转正了就知道啦!”

    “哦……康大哥,您好好教教我,我回头问问我爸,看能不能把您的副队长转正呢。”

    “啊?额……小任,好好好,呵呵,走!”

    康遂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讨好般拍了拍任金平的肩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