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47章 老猪生病了
    回去之后,不过才晚上八点多。

    俩人看到了学校里人来人往,终于也缓了一口气。

    “大侠,我们不是在做梦吗?”

    “屁!你问问你跟武藤兰约会是不是在做梦?”

    叶小飞对竹竿实在有些无语,“下次再去找那只长舌老鬼,我自己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竹竿顿时一脸的不高兴,梗着脖子叫道:“大侠,你太不仗义了吧?你知道吗,那个女人似乎很可怜,好像有话对我说呢。”

    “啥?你又哪门子疯了?”

    叶小飞摸了摸竹竿的额头。

    竹竿一下子把叶小飞的手打掉,“大侠,这件事必须要调查清楚,那个长舌老鬼把我们骗去,恐怕是有事情要告诉我们。”

    “怎么,你还想当侦探家?”

    “不是,大侠,我没跟你开玩笑!”

    从来不正经的竹竿,这时一脸的严肃,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

    叶小飞自然知道事情有蹊跷,但一时却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得搪塞道:“行了,先填饱肚子,明天我们找警察帮帮忙,看能不能查出点儿线索,反正我是不敢轻易再去那个村子里转悠了。”

    一听到叶小飞说警察,竹竿顿时两眼放光:“对了,大侠,白天的时候那个警察好像对你蛮客气的啊,让他们帮忙查一些村子里这些年的死人,肯定能找出一丝端倪。”

    竹竿说的正是康遂。

    “行了,有事明天再说。”

    俩人肚子里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此时俩人也没心情吃饭,只是随便买了点儿吃的,便径直回到了宿舍。

    宿舍里秀才不在,应该是去自习了,只有老猪躺在床上睡觉。

    叶小飞跟竹竿进屋之后,老猪连动都没动。

    平时一到周末的晚上,老猪基本都会出去泡美女,而且还要为旅馆和避孕套的经济繁荣做贡献。

    可是,今天他竟然破天荒的哪里都没去。

    沙沙跳楼而死,难道还在这家伙心里留下阴影了不成?

    叶小飞心生古怪,喊了一声:“老猪,你没事吧?”

    老猪蜷缩在被子里,像是怕冷一般,依旧没有动。

    竹竿看了老猪一眼:“不会是感冒了吧?”

    叶小飞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走到老猪的床前,伸出手来试了试他的额头。

    “我靠,怎么这么烫?”

    叶小飞大叫一声,回头对竹竿道:“快,好像真烧了,赶紧送他去医院。”

    俩人手忙脚乱的将老猪从床上弄了下来,背着他出了宿舍,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而去。

    在车里,老猪双眼紧闭,嘴唇紫,不停的打着哆嗦,嘴里含糊的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语。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经过一番抢救,这才将老猪的体温降了下来。

    可是,老猪依旧没有醒。

    医生告诉叶小飞跟竹竿:病人的状态还需要继续观察,晚上得留下一个人守夜。

    叶小飞跟竹竿商量了一下,让竹竿回去,自己留了下来。

    又折腾了大半天,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整个病房有三张床,老猪住的是靠窗的一张。

    叶小飞趴在老猪的床边,一边想着这一天的事情,慢慢感觉到浑身乏力,不觉昏昏欲睡。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叶小飞突然感觉有点儿冷,便伸出一只手去拉床上的被子,想往自己的身上盖盖。

    可是,这一拉,竟然拉了个空。

    “嗯?”

    叶小飞突然意识到床上睡的是老猪,猛得惊醒了过来,抬头一看,顿时一脸的错愕。

    只见床上的被子已掉到了地上,而老猪也不见了踪影。

    叶小飞连老猪什么时候醒的都不知道。

    连忙四处打量了两眼,叶小飞正看到老猪站在窗边上,直直的着愣,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猪,你干嘛?”

    叶小飞快步走到老猪的身边,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急声问道。

    老猪慢慢转过头来,看了叶小飞一眼,突然道:“大侠,沙沙来找我了。”

    “什么?沙沙什么沙沙?”

    “沙沙啊,她说她不能投胎,她好痛苦。”

    老猪说着,又慢悠悠的爬回了床上,抱着自己的腿,两眼空洞又木讷。

    叶小飞看着老猪的模样,心中愈不安。

    见其余的病人正在睡觉,叶小飞上前将被子捡了起来,盖在老猪身上,低声安慰道:“老猪,你别瞎想了,什么乱本八糟的,赶紧睡吧。”

    老猪没有吭声,过了好大一会儿,突然盯着叶小飞问道:“大侠,你信鬼吗?”

    叶小飞一怔,随即使劲摇了摇头,故作轻松的笑骂道:“老猪,这个世界上哪儿有鬼啊?嘿嘿,要是有鬼,我怎么不知道?行啦,赶紧睡觉吧。”

    老猪却是一个劲的摇头:“不是,肯定有鬼的,不然我也不会看到沙沙。她、她说她死得冤枉,不得轮回,她怪我,要把我也带走。”

    老猪越说越离谱,到最后,竟然又从床上爬了下来,朝着病房外走去。

    “老猪,你干嘛去?”

    叶小飞拉住他叫道。

    “我要出院,我要回家,我这病医院根本治不了。”

    老猪边说着,脚步没停:“小飞,我退学,沙沙说要我陪她,我、我怕哇!”

    老猪强撑了这么久,精神高度紧张,终于忍不住,竟然直接哭了起来。

    哭声惊动了医护人员。

    “干嘛?这是怎么了?干嘛哭啊?”

    一个女护士从值班室跑了出来,跑到老猪的面前,一脸的不满。

    老猪抬起头来,只看了女护士一眼,立刻瞳孔收缩。

    “啊沙沙,不管我事,真的不管我的事啊!”

    老猪尖叫一声,扭头就往走廊外面跑。

    与此同时,叶小飞怀里的铁片也急颤抖了两下。

    可是,此时根本来不及查看阴阳铁片,叶小飞见老猪跑了,连忙追了过去,大声喊道:“老猪,你慢点儿!有什么事慢慢说,你跑什么!”

    “神经病!”

    小护士看着俩人离开的背影,打了一个哈欠,抱了抱膀子,嘟囔道:“怎么感觉这么冷呢。”

    “咝啦、咝啦!”

    走廊里的灯光像是接触不良一般,闪烁了两下。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