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65章 不仅是鬼道士
    老头名叫骆承安,五十多年前曾在钱江技术学院任职。

    那时学校刚刚建立没多久,算起来,骆承安倒是最初的一批教职工。

    听到叶小飞的话,骆承安脸上明显有些不自然,连忙弯腰将茶杯拿了起来,放回桌子,谦声道:“呵呵,小飞啊,大爷老了,手脚都不利索了。”

    边说着,骆承安站起身来,回身又拿了一个茶杯。

    叶小飞见此,不由得愈感觉骆承安可能知道四号楼的始末,再次追问道:“骆大爷,您知道有鬼是吧?您是不是知道学校四号宿舍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骆承安根本不敢看叶小飞的眼睛,自顾自的倒着水,手却不停的颤抖了起来。

    倒了一杯水,却整整洒出了半杯。

    “咳咳,小飞啊,这个世界上哪儿有什么鬼啊?都是人吓人而已,再说了,你一个学生,打听这么多干什么?”

    见骆承安根本不想说,叶小飞咬了咬牙,沉声道:“大爷,今天凌晨的时候,靠近宿舍楼的一个女生宿舍,四个学生全部割腕自杀了。”

    “啊?真的?”

    骆承安顿时身体一僵,扭头瞪着叶小飞。

    叶小飞目光不躲不避,点头道:“大爷,我怀疑这件事跟四号宿舍楼有关系。如果您不告诉我,我担心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人死。”

    “不、不可能这么快的,怎么会呢?”

    骆承安紧张不已,不禁有些手足无措,放下茶壶后,不停的摸着额头。

    可他的额头,根本没有汗水。

    “不行,不可能的,你一个小小的学生,知道这些对你根本没有好处。小飞,你、你别管了,远离那幢楼就是了,而且,以后也不要再四处乱跑。”

    看着骆承安的样子,叶小飞不死心道:“大爷,我是阴阳先生,我能抓鬼,请您务必告诉我。”

    骆承安一怔,抬起头来,目光中闪过一丝异色:“阴阳先生?”

    可是,转眼间骆承安又摇了摇头:“不、不行的,连道士都不行,阴阳先生怎么能行?”

    自古以来,抓鬼的不但有道士,而且还有和尚跟阴阳先生。

    只是,相对来说,道士都有道藉,也就是在道观修行,供奉道家先辈。

    而阴阳先生却属于无组织人员,没有正统的传授,小打小闹可以,但真正碰到厉害的鬼魅,根本不堪一击。

    看着骆承安竟然真的知道道士跟阴阳先生的区别,叶小飞顿时大喜道:“大爷,我虽然是阴阳先生,但也习得正宗的龙虎山道术,而且,在头天晚上,我还将一个鬼道士打伤了呢。”

    骆承安浑身一颤,难以置信的盯着叶小飞:“鬼道士,你、你看见那个鬼道士了?”

    叶小飞重重点了点头道:“大爷,如果您不想再有人因此而死,还希望您能告诉我,我也好早做准备啊。”

    骆承安终于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被叶小飞说动了,犹豫道:“你真将那个鬼道士打伤了?”

    “千真万确!”

    叶小飞怕骆承安还不肯相信自己,便将鬼道士的样貌跟他稍微一描述。

    骆承安听完之后,上前一把抓住叶小飞,不觉老泪纵横,哽咽道:“小飞,如果你真能除了那只厉鬼,不但可以造福全校的师生,而且还可以赎了我大半生的罪孽啊。”

    骆承安此时哪里还不相信叶小飞?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叶小飞。

    可是,叶小飞越听,神色越凝重,就连脚底都产生了阵阵彻骨的寒意,暗暗心惊不已:这件事,自己根本就逃不掉!

    叶小飞从骆承安的房子出来后,看到骆子成正蹲在不远处,有板有眼的拔着菜园子里的杂草。

    在骆子成的周围,各种各样的蔬菜,长得也非常茂盛。

    看到叶小飞从出来,骆子成连忙站起身来,笑道:“师父,你们聊好了吗?”

    叶小飞点了点头,若无其事的说道:“骆大少,我先回去了,要不你再陪爷爷多聊会儿天吧。”

    骆子成摆手笑道:“没事没事,我经常来找爷爷玩的,而且,平时爷爷根本不让我在这里多待。”

    叶小飞见此,也不客气,回头看了骆承安一眼。

    骆承安并没有送出来,只是站在屋里呆呆的着愣,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到村头的时候,叶小飞特意看了看写着村名的那块大石头。

    石头上根本不是封门村,依旧是杏花村。

    “难道,那天晚上自己看错了?”

    虽然心中疑惑,叶小飞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当务之急是尽快解决掉那只鬼道士,免得他再出来害人。

    回到老爷车上,叶小飞对骆子成的印象却是大为改观,语气也缓和了很多:“骆大少,其实你心眼不坏,干嘛非要干些惹人恨的事呢?”

    骆子成不好意思的说道:“师父,看您说的,我爸虽然有钱,但打小不管我,我只有打架斗殴刷存在感。”

    骆子成边开着车,轻轻笑道:“嘿嘿,只是没想到会碰到师父您。师父,教我功夫吧,我保证不会偷懒,实在不行,我让我爸活动活动,也去上学,怎么样?”

    看着骆子成满脸热切的眼神,叶小飞微微一笑道:“骆大少,看你说的,我能教你什么呀。”

    “师父,您那几招看得我眼花缭乱,绝对是大师级别。”骆子成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道:“别看我身手不行,可眼光却绝对不差。”

    “哦?你怎么眼光不差了。”

    “嘿嘿,师父,我可是从小打架打大的呢,打架讲究快准狠,一招制敌,让对手再无还手之力”

    骆子成一说起打架,不禁唾沫横飞,侃侃而谈,不时夸叶小飞两句,让叶小飞倒也极为受用。

    下车之前,叶小飞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样吧,如果你真能改邪归正,回头我可以教你一点儿。”

    “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丑话我可是说在前面,如果你再犯事,这辈子我什么也不会教你的!”

    “不会不会,呵呵,师父放心,我骆子成虽然是个小混混,但说话也是一言九鼎。”

    叶小飞并没有回学校,而是让竹竿帮自己请了假,然后背着一堆符纸之类的东西,直接去了西冷花园刚刚租的房子。

    从骆承安那里得到的消息给叶小飞的震撼太大,这一次恐怕不仅仅是对付一个鬼道士那么简单,在鬼道士的背后,甚至还有一个更恐怖的角色。

    妈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叶小飞边准备着一些必须的符纸,脑海中边咀嚼着骆承安的话。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