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80章 早就死了
    叶小飞提着水果来到骆承安门前,敲了两下门,轻声问道:“大爷,您在家吗?”

    没有人回答。

    叶小飞皱了皱眉头,又问道:“骆大爷,我是小飞啊。”

    “咳咳。”

    突然,叶小飞的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

    叶小飞猛得回头一看,却见骆承安正抗着一个锄头站在自己的身后。

    骆承安浑身上下沾满了泥土,看样子是刚从菜园子里回来。

    一看到骆承安,叶小飞连忙迎上前,“大爷,我是叶小飞,您还认识我吧?”

    骆承安面无表情的看着叶小飞,点了点头:“有话进屋说吧。”

    骆承安将锄头放在了门口,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推开门,咳嗽了两声,指着一张凳子说道:“坐吧。”

    叶小飞也没客气,坐下后将水果放在了桌子上,略一犹豫,咽了口唾沫道:“大爷,我、我还想问您点儿事。”

    骆承安面带倦容,一对老眼深深的凹陷了下去,瞟了叶小飞一眼,自顾自的点上一根旱烟,深深吸了一口道:“小飞,昨晚她来找我了。”

    叶小飞一怔,不明白骆承安的意思:“谁?”

    “白媚。”

    “白媚?”

    叶小飞见骆承安突然崩出这俩字,开始时根本不明白,转念一想,立刻记起那座怪坟,顿时瞪大了眼睛:“您、您梦到那只长舌老鬼了?您、您认识她?”

    叶小飞心惊不已,双手也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骆承安轻轻点了点头道:“飞虎道长他”

    “他死了。”叶小飞道。

    骆承安没有任何意外,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盯着叶小飞,“小飞,我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杀了飞虎道长。他死了,我、我也可以解脱了。”

    “大爷,您到底想说什么?”

    叶小飞感觉骆承安今天很古怪。

    骆承安终于挤出一丝微笑道:“小飞啊,我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昨晚我梦到了白媚,她怨恨我当初找人封印她,咳咳,她怨恨我啊!”

    叶小飞越听越糊涂,“大爷,您究竟想说什么?”

    “呵呵,我每天晚上给她烧纸,想消除她的怨念,没想到、没想到不但没有消除她的怨恨,反而”

    骆承安絮絮叨叨,越说越古怪,忽然间站了起来,一把抓住叶小飞,瞪着眼叫道:“小飞,快,快去把小骆叫来,帮我准备棺材,快点!”

    “大爷,你”

    “扑通!”

    叶小飞还没说完,骆承安忽然间脑袋一歪,重重的摔倒在地。

    叶小飞顿时愣住了,手忙脚乱的扶着骆承安,大声叫道:“大爷,您、您怎么了?您、您别吓我啊。”

    可是,骆承安的身体却冰凉无比,连呼吸都没有了,像是死了很久一般。

    这下,叶小飞终于慌了,连忙拿出手机给骆子成打了一个电话。

    “骆大少,你、你爷爷快,快点来!”

    骆子成刚刚掉转车头,还没开出去多远,接到叶小飞的电话之后,立刻又跑了回来。

    一进门,看着骆承安倒在地上,骆子成顿时愣住了。

    短暂的迟疑之后,骆子成连忙上前试了试骆承安的鼻息。

    顿时,脸色苍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喃喃道:“爷爷他真的走了?”

    “什么?刚才还好好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叶小飞大惊失色,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

    没想到,骆子成却异常的平静,看了叶小飞的一眼道:“师父,你不必太悲伤,看来,爷爷给我讲的都是真的。”

    叶小飞不明所以,抬起头来看着骆子成:“你什么意思?”

    “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爷爷就坐在我的床边,看着我,跟我说了很长时间的话。”

    骆子成挤出一丝微笑,继续说道:“他说,他终于解脱了,让我谢谢你。还有,保护好那条绳子,千万不能被白媚得到。”

    骆子成说完,脸上挂着疑惑:“师父,开始时我以为只是个梦而已,你知道爷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吗?”

    叶小飞当然知道。

    听到骆子成的话,叶小飞不禁将那条麻绳往身上使劲塞了塞,站起身来安慰道:“骆大少,只是个梦而已,你别多想了。”

    骆子成没有多问,轻轻点了点头道:“师父,这里有我就行,你赶紧离开吧。”

    “骆大少,你没事吧?”

    看着骆子成如此沉静,叶小飞不禁有些担忧。

    骆子成摇了摇头道:“没事,爷爷解脱了,没有什么好悲伤的,应该高兴才是。”

    边说着,骆子成挤出一丝微笑,整个人却像是虚脱了一般。

    叶小飞知道,这种时候呆在这里的确不合适,只得轻轻点了点头:“出殡那天记得叫我。”

    离开杏花村时,叶小飞脑海中一直盘旋着骆子成跟骆承安的话,一直回到出租屋后,似乎终于理出了一丝头绪。

    虽然骆承安死的古怪,甚至骆子成做的梦古怪。

    可是,叶小飞却听出了一丝端倪。

    想来骆承安昨天晚上就死了,而他死后魂魄找到骆子成,这才说了那一通话。

    看来,这条麻绳果然跟那只长舌老鬼有关。

    现在叶小飞已基本能肯定,下水道的棺材里,肯定有个封印,将这条麻绳封印在了里面。

    长舌老鬼白媚被飞虎道长用阵法困在了怪坟里,随着时间的推移,阵法松动,所以她的魂魄得以游离出来,结果碰到了叶小飞,想取得叶小飞的童子身,增加自己的修为。

    麻绳被叶小飞带出了下水道,明显也被长舌老鬼感应到了。

    如果长舌老鬼得到麻绳,就不会再有任何顾忌,对付起来就更难了。

    对于骆承安,长舌老鬼肯定忌恨他当年请了飞虎道长,一怒之下将他杀了。

    骆承安虽然已死,似乎知道叶小飞会来一般,终于等着叶小飞来了之后才倒下。

    叶小飞不停的想着,慢慢也理出了一些思路。

    可是,其中却老是感觉少了某种关键所在。

    红漆棺材出现在下水道,而非孤山坟场。

    那孤山坟场的怪坟里难道还有一口红漆棺材不成?

    不行,必须要找机会挖开那座怪坟看看。

    在长舌老鬼跟飞虎道长之间似乎还有什么人?

    叶小飞想到这里,猛然得打了一个寒战,想到了一个关键:当初承建四号楼的建筑方。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