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81章 四象阵法
    那个关键人物,肯定就是想要炼制麻绳的人。

    那个人又会是谁呢?

    叶小飞百思难道其解。

    如果长舌老鬼白媚得到麻绳,恐怕不但不会再有顾忌,就连修为会直接暴涨,到时候就算关采荇能帮忙,也是九死难生。

    叶小飞不禁有些心惊胆战,也不敢迟疑,离开杏花村后,直接回到了西冷花园。

    叶小飞租的房子有两间卧室,大的夏秋水自己住。

    平时夏秋水不在家的时候,主卧的门基本都是锁着的。

    叶小飞租了小的那间也有二十多平,客厅跟卫生间都随便用。

    来到自己的房间,叶小飞稍微收拾了一下,将床底腾空,用朱砂画了一个四象阵法,然后将麻绳放到里面,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四象阵法是云笈七签中记载的一种隐匿阵法,根据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的原理,形成一种类似屏障的东西,可以阻隔阵法之中物体的气息。

    虽然长舌老鬼厉害,有四象阵法在,想要轻易的找到麻绳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做完这一切后,叶小飞还不放心,又在房间四面墙上,用朱砂画了四个八卦的图案。

    这样以来,就算长舌老鬼真找到这里,也很难走进房间里。

    看着自己的杰作,叶小飞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嗯,这下就放心了。只要我控制住这条麻绳,慢慢找到麻绳的弱点,相信对付长舌老鬼也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如今竹竿体内的鬼毒已经排了出来,而长舌老鬼又受了伤,一时半会儿不敢太过放肆。

    既然如此,正好给了叶小飞喘息的机会。

    叶小飞看了看时间,不过才下午三点多,离晚上跟贺兰雪的餐约还早,便躺在沙上,打开电视,无聊的挨个台翻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电视中突然插播了一则新闻。

    新闻里女主持脸色有些惊恐,站在一处工地前面,背后是一片混乱的现场。

    女主持似乎在刻意压制住自己的激动,努力让音调平稳一些。

    “现在插播一则刚刚生的新闻,凯旋门工程一个小时之前突然有工人跳楼,这已经是第三个跳楼的工人了。”

    “据之前的报道称,自从凯旋门工地施工以来,晚上总会看到工地上有人影晃动。”

    “有工人称,曾亲眼看到工地上有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小女孩跑来跑去。”

    “这究竟是有人恶作剧,还是灵异事件?我们请工程建筑方来给我们解释一下。”

    说着,女主持将话筒往旁边一转,送到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前。

    一看到那个中年男人,叶小飞眼皮不禁急跳了两下。

    管天启?

    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管筱雨的父亲,管天启。

    叶小飞不禁暗暗思躇道:怪不得管筱雨这么有钱呢,原来老爹是建筑商啊。

    电视里,管天启面色平静,冲着女主持点了点头,严肃的说道:“这绝对不是什么灵异事件,只是有人恶作剧,我们已经报警,对于事故中的工人也会赔偿抚恤,请大家放心。”

    “那请问管老板,您的意思是那些跳楼的工人是意外,不是什么灵异事件喽?”

    “对,这一点我一定会严查,追究公司安全部门的责任。”

    说完,管天启忽然回过头来,朝着身后招了招手:“保安,我们还有事要处理,先把记者同志送出去。”

    “喂,管老板,那结果出来之后,能不能让我们做个专访?”

    女主持似乎还不死心。

    管天启已经转过身,朝着事现场走去。

    保安上来将手挡在摄像头上,边推搡着说道:“抱歉,请先出去。”

    画面再次切换,回到了女主持的身上:“对于事故的后续,我们会进一步跟踪报道。”

    新闻播完后,很快插入了广告。

    可是,叶小飞却再也没心情看下去了。

    虽然管天启说的话很官方,可是,叶小飞却感觉没那么简单。

    尤其是上次跟管天启谈过话后,叶小飞明白,管天启不但知道管筱雨的身体状况,而且也笃信鬼神之说。

    而且,看管天启的眼神,似乎在刻意回避些什么。

    难道,那里真有什么鬼祟不成?

    叶小飞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却又自嘲的笑了笑:“切,真是自作多情,又不关自己的事,自己操这份心干嘛。一个长舌老鬼就够头疼的了,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别人?”

    又拿着遥控器转了几圈,没有现好看的节目。

    叶小飞索性将电视关上,想去洗个澡补一觉,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接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切,肯定又是骗人的。妈的,现在电信诈骗太恶心了。”

    叶小飞刚想将电话挂掉,可转念一想,反正也是闲着,倒不如逗逗对方。

    嘴角划过一丝阴险的笑容,叶小飞接起电话,鹦鹉学舌的咬起了舌头:“喂侬死谁啊?”

    电话那头一怔,显然没料到会碰到舌头不打弯的家伙,略一迟疑之后,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叶小飞?”

    叶小飞一愣,心中暗道:我靠,现在骗子连名字都知道,太牛逼了。

    “额俺肆,侬谁?”

    “老崔!”

    电话那头显然听出了叶小飞的声音。

    “老崔?”叶小飞一愣,脑海中快盘算着:谁是老崔?

    那头似乎有些不耐烦,猛然间吼了起来:“叶小飞,我是老崔棺材铺的老崔,你还欠了我九百块钱!现在有一个哭丧的活儿,明天早晨七点钟,来棺材铺找我!”

    不等叶小飞反应过来,对方啪的挂了电话。

    叶小飞顿时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艹,真去哭丧啊?”

    霎时间,叶小飞满脸的哭丧相,翻开自己的钱包看了看。

    里面只有三百多块钱。

    叶小飞本来心情还凑合,一看到干瘪的钱包,顿时满脸的沮丧,自言自语道:“哎,这个月的生活费就这些了,晚上还要请美女警花吃饭,可欠老崔的钱又不能不还。”

    “哎,没钱的日子,真他娘的不爽。哭丧,我先自己哭会儿”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1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