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90章 夜探工地
    “小飞,你体育课没上啊?”

    管筱雨边说着,快步走上前,很自然的挽住了叶小飞的胳膊,仿佛叶小飞真的是她男朋友一般。

    柳烟儿见此,气得直跺脚,也上前挽住唐飞宇的胳膊:“宇哥,我们去看电影吧?”

    唐飞宇眼中闪过一丝阴戾,挤出一丝微笑道:“宝贝,看什么电影啊!嘿嘿,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保证让你终生难忘”

    叶小飞也没理睬唐飞宇跟柳烟儿,见管筱雨挽着自己,尴尬的笑了笑:“筱雨,你、你怎么在这里?”

    “小飞,我下课没事了,想回家呢。”

    “哦,那、那你现在还好吧?”

    叶小飞心里有事,感觉到管筱雨身上传来的冰冷气息,又对昨晚放人家鸽子有些愧疚。

    管筱雨有些幽怨的盯着叶小飞,道:“小飞,带我出去走走,好吗?”

    “额你想去哪儿啊?”

    “随便哪里都可以。”

    叶小飞不忍拒绝,轻轻点了点头,跟管筱雨再次来到小清河边。

    小清河边垂柳依依,景致怡人。

    管筱雨挎着叶小飞的胳膊,秀眉轻蹙,不自觉的抱怨道:“小飞,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你去帮我看过病后,我后来要求了好几次,我爸就是不答应,说这个病根本不是你能治的。”

    管筱雨撅着小嘴,看着叶小飞:“小飞,你说,连那个安老头都治不醒我,你反而把我治醒了,为什么我爸不相信你呢?”

    叶小飞微微一笑,虽然也有些奇怪,但还是安慰道:“筱雨,你爸可能考虑的比我们多,你不要瞎想了。”

    管筱雨一脸的不悦,一只手晃着叶小飞的肩膀,一只手伸到了脖子上,拿出一串吊坠,炫耀般说道:“小飞,你看,我回去换了一尊弥勒佛像,偷偷换的,谁也没说哦。”

    看着管筱雨一脸俏皮的样子,叶小飞也笑了笑,若无其事的问道:“筱雨,你知道包不同吗?”

    “包不同?”

    管筱雨一愣,收起佛像,奇怪道:“包叔叔?我知道啊!小飞,你也认识包叔叔?”

    叶小飞点了点头:“嗯,那你知道包不同跟你爸的关系吗?”

    管筱雨一脸天真的看着叶小飞:“从我记事起,包叔叔就经常到我家玩,而且还给我带好吃的。嘿嘿,包叔叔人可好了,怎么了?小飞,你问这个干什么?”

    叶小飞摇了摇头:“没事,随便问问。”

    不知为何,叶小飞老是感觉包不同跟管天启之间的关系,并没有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而且,管天启似乎还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可是,看着管筱雨的样子,她明显什么都不知道。

    “叮铃铃”

    正在此时,叶小飞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叶小飞拿起一看,竟然是贺兰雪打来的,心中不禁一喜:嘿嘿,这个警花果然好奇心重,还是忍不住了。

    冲着管筱雨笑了笑,叶小飞接起电话:“喂?”

    “明天凌晨三点,四号楼碰面。”

    贺兰雪说话干净利索,说完之后,不等叶小飞反应过来,啪的一下挂了电话,显然还在生叶小飞的气呢。

    叶小飞心里不禁有些毛:靠,凌晨啊。不行,我得好好准备准备,今晚还有很多事要干呢。

    好说歹说将管筱雨送走之后,叶小飞也没时间回宿舍了,直接回到西冷花园。

    画了一些符纸,然后去附近的菜市场买了两只大公鸡,将飞虎道长的那把宝剑从床底下拿了出来,擦了擦,用一块布包着。

    准备好后,叶小飞洗了个澡,定上闹钟,倒在床上睡了一觉,养精蓄锐。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一觉睡到晚上六点多,天光渐暗。

    叶小飞带上捉鬼的东西,随便在楼下小饭馆吃了点儿饭,准备坐公交去凯旋门工地。

    可是,刚到小区门口,却看到骆子成竟然站在一旁,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在小区门口徘徊。

    骆子成一看到叶小飞,立刻迎上前:“师父,您终于出来了,我等您半天了。”

    叶小飞一脸的好奇:“有事?你怎么不打我电话啊?”

    “师父,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该您说?”

    叶小看着骆子成的样子,疑惑道:“有什么事你直说就是。还有,你爷爷的事弄好了吗?”

    骆子成张了张嘴:“就是为了我爷爷的事。”

    “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爷爷之前在孤山坟场给自己选了一座坟,我们本来想今天下葬,可是,不知为何,想抬棺材时根本抬不动。我爸说,爷爷可能想让师父你帮忙去抬一下。”

    “啊?骆大少,这是什么意思?”

    骆子成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道:“师父,不瞒您说,我爸是龙虎山的外门弟子,所以,我爸对这些灵异事件也有些了解。”

    叶小飞闻言,不禁吃了一惊:“外门弟子?”

    对于外门弟子,叶小飞略微知道一些。

    这些人受过道士指点、粗通道术,但又不是真传,与内门弟子的地位也完全不一样。

    看着叶小飞惊异的表情,骆子成连忙又解释道:“师父,我爸本来不让我来,我、我自己偷偷跑来的。”

    叶小飞略一沉吟:“那我们现在就去?”

    骆子成摇了摇头:“师父,我爸说晚上不能下葬,要不明天我来接您?”

    叶小飞闻言,轻轻出了一口气,摆手道:“不用,明天早晨我直接去杏花村吧。”

    大晚上去抬棺材的确有些吓人,而且,还要去孤山坟场。

    谁知道那只长舌老鬼会不会出来找麻烦?

    叶小飞突然感觉头大如牛。

    这一连串的事情,像是有一根无形的线串着一般。

    隐隐之中,叶小飞感觉似乎快要触碰到了什么东西。

    跟骆子成分开之后,叶小飞坐上公交,颠簸了大半个小时,来到工地。

    工地上静悄悄的,因为白天的事,再也没有人敢留夜。

    叶小飞来到工地后,将买的那两只大公鸡从袋子里拿了出来,用红绳将其中一只拴在了那块镇石旁边,另外一只拴在白天出事的地方。

    做完这一切后,叶小飞找了一处阴暗的角落,蜷缩了起来。

    晚上空气还有些阴冷,但月亮早早的就爬了出来,视物完全没有问题。

    叶小飞今晚不但是想看看究竟有没有淹死鬼,更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把那包坟头土埋在镇魂石旁边的。

    如果不把那个人挖出来,恐怕就算真将工地上的鬼给杀死了,还会生出其它事端。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