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96章 不受欢迎
    叶小飞三人走进抢救室,看到手术台上躺着一具尸体。

    康遂跟贺兰雪本来就是办案人员,自然也有权利检查尸体。

    叶小飞一看到尸体,强忍着胸中作呕的冲动,快步走上前,将搭在尸体身上的白床单掀开。

    只见尸体面色惨白,嘴唇紫,在脚踝处赫然一对鲜明的蛇齿印。

    “真的是被毒蛇所咬?”

    贺兰雪心头一喜,不自觉的拉住叶小飞,激动道:“没事了,嘻嘻,他被毒蛇咬的。”

    叶小飞一愣,心中也是一缓,不由得嘀咕了一句:“怎么会这么巧合?”

    康遂拿起手机,刚想在毒蛇咬的伤口处拍张照片,突然惊声道:“不对,毒蛇印呢?”

    “康队长,什么毒蛇印?”

    叶小飞跟贺兰雪狐疑的低下头,这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刚才那两个清晰的毒蛇印,已然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尸体脚踝处有点儿青紫的肿胀而已。

    “这、这是怎么回事?”

    贺兰雪惊恐的看着叶小飞,想从叶小飞脸上找到答案。

    叶小飞也是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

    康遂略一犹豫,道:“没事,疑犯已经死了,而且医生也已经下了定论,是被毒蛇所咬。至于什么原因,我们会让法医来鉴定的。”

    说着,康遂拿出手机,将死者的指纹按在了手机屏幕上。

    过了一会儿,死者的信息就出现在了手机上。

    “咦,奇怪?死者是个流浪汉?”

    “什么?流浪汉?”

    叶小飞闻言,也连忙凑到手机上看。

    如今为了办案方便,像康遂这种级别的刑警,都会有专门配置的手机,里面会实时更新人口信息。

    手机上显然,死者名叫王五,四十五岁,乞讨为生,经常逗留在各个坟场。

    叶小飞见此,不禁感觉不太对劲,想起王五临死前的说的话,心中暗道:“坟头土,他说他偷坟头土,不是偷尸,难道是这个人在凯旋门工地养鬼?”

    想了想,叶小飞连忙上前,翻了翻王五的手心。

    果然,王五的手心有些粗糙,而且异常干燥,正是长年挖土的原因所致。

    而且,由于长年在阴气重的坟场,眉心处也带着淡淡的黑色。

    “这么巧?刚想找养鬼的那个人,竟然有人就报警现了偷尸的人?”

    叶小飞此时已基本确定,这个王五的确是经常挖坟头土的,可是,看他的样子,却不像是有本事能养鬼的人。

    想了想,叶小飞问道:“康队长,不知道晚上谁报警说有可疑人员偷尸的啊?”

    “这个”

    康遂皱着眉头,“好像是位热心市民,他说不愿透漏自己的姓名。”

    “那不能查到电话吗?”

    “是公共电话。”

    “公共电话?”

    叶小飞不禁一愣,心中的疑惑再次升了起来。

    贺兰雪看着叶小飞古怪的样子,还以为他在为今晚的事责怪自己呢,使劲拍了他一下:“喂,你瞎想什么啊?大不了姐姐回头请你吃饭,算是向你赎罪还不成吗?”

    “吃饭?”

    叶小飞闻言,看了贺兰雪一眼,终于露出一丝微笑:“我看行。”

    叶小飞离开医院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康遂专门派人将尸体运走,拉去做法医鉴定。

    贺兰雪开着车将叶小飞送回了西冷花园,临走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小神棍,想吃什么,可要好好想想哦。”

    不待叶小飞回答,贺兰雪已开车绝尘而去。

    叶小飞摇了摇头,长长出了一口气,刚想去杏花村帮忙看看骆承安的棺材,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这次是管天启打来的。

    叶小飞接起电话,就听到那头传来了管天启激动的声音:“小飞,我听说挖坟头土的人死了?”

    叶小飞一愣:“管老板,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我听河坊警局的康副队长说的,而且,包不同那边派出的人也说了,他们凌晨时看到北山公墓有人在挖坟,后来刑警出现他们就走了。今天早晨一打听,才知道那个人是流浪汉,经常去挖坟头土,根本不是偷尸的。”

    叶小飞闻言,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些都是包不同跟你说的啊?”

    “当然了,包不同关系网四通八达,打听这点儿消息还不简单嘛。”

    管天启轻松的问道:“既然这样,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工了?”

    “泰山石运来了?”

    “嗯,一大早就运来了。”

    “那先将原来的镇魂石替换掉吧!”

    叶小飞虽然还有怀疑,但此时也找不到更多的线索,只能暂时如此了。

    管天启满口应下,略一犹豫,又问道:“那我们管家所中的诅咒?”

    “管老板,这两天我会想办法去一趟孤山坟场。我跟筱雨是同学,不会坐视不理的。”

    “好好好,小飞,那太谢谢你了!”

    挂了电话后,叶小飞却越想越不对劲。

    这也太容易了吧?

    难道王五真是要害管天启的人?

    动机呢?

    思来想去,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叶小飞索性将这些抛在脑后,小跑着赶往杏花村。

    来到杏花村后,叶小飞看到很多人聚集在骆承安的门口。

    骆子成一看到叶小飞来了,立刻从屋里跑出来,迎上前道:“师父,你终于来了啊。”

    叶小飞点了点头,并没有着急去看棺材,而是问道:“骆大少,我可以见见你爸吗?”

    话音刚落,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男人朝着叶小飞走了过来。

    骆子成一看到男人,立刻低声道:“师父,这就是我爸。”

    叶小飞抬起头来,看着骆文宗,礼貌的伸手道:“你好,我叫叶小飞。”

    “叶小飞?”

    骆文宗拧着眉头,看了骆子成一眼,不悦道:“怎么,小骆,是你把他叫来的?”

    那模样,明显不欢迎叶小飞。

    骆子成低下头,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回答。

    叶小飞皱了皱眉头,看着骆文宗根本没有跟自己握手的意思,也讪讪的收回手,“骆叔叔,我跟骆大少是朋友,想过来送骆爷爷最后一程,这有什么问题吗?”

    “哼?送一程?”

    骆文宗不屑的瞟了叶小飞一眼,语气生冷,直言不讳道:“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地方吸引了小骆,可这是我们的家事,而且,有些事情也不是你一个学生能理解的。”

    “如果不想招惹麻烦,你最好还是尽快离开吧。”

    骆文宗根本不想让叶小飞来,直接下了逐客令。

    骆子成闻言,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爸,您不是说了嘛,爷爷最后想见的是师父”

    “闭嘴!”

    骆文宗将眼一瞪:“这里哪儿有你说话的份!”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