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98章 掌门信物
    站在门口的那些人看到骆文宗被打了,心中惊骇的同时,纷纷围上前来,想要围殴叶小飞。

    骆文宗只当是叶小飞不愿透漏自己的身份,将手摆了摆,制止住他们。

    那些抬棺材的人都是骆文宗的手下,个个人高马大,见骆文宗不让他们动手,不禁露出狐疑之色。

    骆子成见此,长长吁了一口气,快步走到叶小飞身边,低声问道:“师父,您没事吧?”

    “呵呵,没事。”

    叶小飞继续朝着棺材走去,骆文宗急走两步,也跑到叶小飞的身边:“叶兄弟。”

    一句话,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到了。

    竟然叫兄弟?

    这是什么节奏?

    难道吃错药了吗?

    叶小飞也微微蹙了下眉头,不卑不亢道:“怎么,还想打?”

    骆文宗脸皮一紧,尴尬的笑了笑:“叶兄弟修的是正宗的龙虎山道术,骆某自愧不如,只是”

    “只是什么?”

    骆文宗张了张嘴,略一迟疑,将手一摆,对手下的那些人说道:“给老太爷抬棺。”

    叶小飞不明所以,那些手下也搞不清状况。

    可是,听到吩咐,六子当先走到棺材旁边,喊了一嗓子:“兄弟们,来!”

    立刻又上去三个大汉,四人抗起捆在棺材上的扁担,齐声吆喝着:“一、二、三起!”

    纹丝不动。

    棺材竟然像是长在了地上一般。

    叶小飞昨天听骆子成说了,还有些不太相信,此时一看,顿时一脸的惊愕。

    棺材再重不过千斤,几个大汉联手抬,怎么可能会不动?

    叶小飞也明白了骆文宗的意思,神色稍缓,扭头问骆文宗道:“怎么,骆爷爷还有心愿未了,不肯走?”

    骆文宗重重点了点头,为难道:“之前我一直搞不明白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可是,刚才看到你的身手,我似乎明白了。”

    “哦?”

    叶小飞微微一笑,饶有兴趣的看着骆文宗。

    骆文宗抱拳道:“刚才是骆某唐突了,还望叶兄弟不计前嫌,帮我们家老爷子了却心愿。”

    不打不相识。

    骆文宗很明白,叶小飞修得是正宗的龙虎山道术,说不定就是现任掌门的亲传弟子,自己这个外门弟子冒犯了人家,不受责罚就不错了,自然要礼貌有加。

    见骆文宗客气起来,叶小飞自然也不矫情,却是微微点头,道:“骆叔叔”

    还没等叶小飞说完,骆文宗却是羞愧难当,连连摆手道:“不敢不敢,骆某哪里受得了这种称呼?如果不介意,就叫我一声骆大哥就可以了。”

    看着骆文宗一脸的真诚,叶小飞轻轻一笑,答非所问道:“那现在我可以见见骆老爷子了吧?”

    骆文宗看了其余的人一眼,将手一挥。

    其余的人都退出了院子。

    骆子成略一犹豫,也跟着走出了院子。

    骆文宗伸出手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叶小飞也不客气,抬脚走进屋里,来到棺材的旁边。

    屋子正中央放着一口黑漆实木棺材。

    棺材盖已经被封死,在棺材的四角处分别放着四枚铜钱。

    叶小飞看到四枚铜钱的位置,不禁也点了点头。

    这种排列跟四象阵法有些类似,可以消除死人的怨气,让其不生事端。

    可是,目前来看,骆老爷子似乎根本不吃这一套。

    棺材的前后都贴了符纸,看来骆文宗尝试过很多方法,想让棺材抬起来,到最后却都失败了。

    围着棺材转了一圈,叶小飞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抬头盯着骆文宗问道:“骆大哥,你信我吗?”

    骆文宗略一犹豫,却是重重点了点头,恳切道:“能使出步罡踏斗的人,绝非庸俗之辈。叶兄弟,还请助老爷子安息。”

    骆文宗说得极其诚恳,显然自己也没有办法了。

    之前骆文宗只当叶小飞是个普通的学生,对这种诡异的事情不可能了解。

    就算叶小飞想给骆老爷子送葬,但看着棺材都抬不起来,难免会出去胡说。

    可此时完全不一样,既然知道叶小飞会道术,自然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叶小飞见此,嘴角一动,挤出俩字:“开棺!”

    骆文宗一愣:“开、开棺?”

    “对,开棺!”

    叶小飞说着,拿起旁边的一把钳子,上前将其中一颗钉子撬了下来。

    骆文宗略一犹豫,也上前帮忙,将棺材钉全部撬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后,叶小飞将棺材盖推到一边,看着里面的骆承安。

    骆承安死时,叶小飞就在身边。

    可是,这才几天不见,骆承安竟然比之前消瘦了很多,甚至脸上竟然覆盖了一层淡淡的白毛。

    白毛不多,像是夏天食物霉时的样子。

    骆文宗显然也看到了这副情景,顿时吃了一惊,一脸惊恐的盯着叶小飞:“叶兄弟,老爷子他”

    “三魂不灭怨气生,骆老爷子恐怕真有未了之事啊。”

    “啊?那、那该怎么办?”

    “没有办法,只有度那只害死他的厉鬼才行。”

    骆文宗闻言一怔:“你、你也知道那只厉鬼?”

    叶小飞没有回答,看了骆文宗一眼,然后问道:“还有铜钱吗?”

    “有。”

    骆文宗立刻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铜钱,递到叶小飞的手里。

    叶小飞接过之后,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摆在骆老爷子的尸体上。

    然后,叶小飞搓了一把香灰,堵住骆老爷子的耳鼻,又掰开骆老爷子的嘴,在里面塞了一枚铜钱。

    略一犹豫,叶小飞又拿出脖子上挂的龙虎印,刺啦一下划破自己的食指,用献血快在骆老爷子的脸上画了一道定魂符。

    开始时骆文宗还有些迷惑,可看到叶小飞做完这一切后,似乎隐隐也明白了叶小飞的意思。

    这是在给老爷子承诺,让他安安稳稳的离开,告诉他不要生事,剩下的事一定会帮他完成的。

    看到叶小飞拿出龙虎印时,骆文宗禁不住瞪大了眼睛,呼吸也不由得急促了起来。

    “龙、龙虎印?”

    骆文宗失声叫道:“你、你竟然有龙虎印?”

    叶小飞看了骆文宗一眼,手里拿着龙虎印,奇怪道:“怎么,你也知道龙虎印?”

    “龙虎山掌门的信物,已失落多年,最后一次被人见到,是在上任掌门王君光的身上。”

    骆文宗越说越激动,不觉双膝有些软,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合掌叩拜道:“掌门在上,龙虎山外门弟子骆文宗参见掌门,还望掌门赎骆文宗不敬之罪。”

    叶小飞大奇,手里拿着龙虎印,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骆、骆大哥,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先起来再说。”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