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102章 给我打工吧
    叶小飞盯着豹哥,牙关紧咬,两只拳头捏得嘎巴乱响,挤出一句话道:“找死!”

    豹哥见叶小飞投鼠忌器,哈哈大笑道:“找死?哼,好啊,我看看今天谁找死!”

    说着,伸手又要去撕管筱雨的衣服。

    叶小飞冷哼一声,再次运起步罡踏斗,眨眼间出现在了豹哥的面前。

    豹哥还没来得及动手,突然感觉眼前身影一闪。

    “砰!”

    下一刻,脸上已重重挨了一拳。

    叶小飞一把抓住豹哥的手,用力一掰。

    “咔!”

    直接将豹哥的手指折断了两根。

    “啊!”

    一声惨叫。

    豹哥额头上立刻滚下了汗珠,手上的力气卸了几分,松开了管筱雨,噔噔噔后退了好几步,正好撞到了课桌上。

    大学教室的课桌大都不能活动,课桌脚固定在了地上。

    可是,被豹哥这么一撞,那张课桌却是一晃,咔嚓一声响,却是歪倒在了一边。

    叶小飞扶着面色惨白的管筱雨,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她的身上,低声安慰道:“筱雨,没事了。”

    说完,又对正在愣的竹竿喊道:“你先带筱雨出去。”

    竹竿看着叶小飞出手如此之狠,心里早就生起了一丝寒意。

    这个大侠,怎么感觉跟之前不一样了啊?

    竹竿木讷的点了点头,走到管筱雨面前,低声道:“筱雨,我们先出去。”

    “小飞”

    管筱雨终于缓过气来,眼圈泛红,眼见就要哭了。

    叶小飞微微一笑,拍了拍管筱雨的肩膀,“没事,你先出去。”

    看着竹竿跟管筱雨离开之后,叶小飞缓步走到豹哥面前,面无表情道:“豹哥是吧?呵呵,你刚才想做什么?”

    豹哥此时痛得脸都扭曲了,抬头看着叶小飞,跟看着魔鬼一般,“你、你究竟想干什么?”

    “干什么?”

    叶小飞冷笑一声,猛然间抬起脚来,重重踹在了豹哥的肚子上。

    一脚!

    二脚!

    三脚!

    惨叫连连。

    就连那几个被踢到胯下的大汉都忘了自己的疼痛,吓得噤若寒蝉,根本不敢动弹。

    豹哥终于怕了,哀求道:“不要打了,我、我错了,不要再打了!”

    “我说过,让你爬出去!”

    叶小飞脚下不停,一脚脚踹在豹哥的身上。

    豹哥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被叶小飞了狠地踹着,很快就奄奄一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一直蜷缩在墙角的张伯钦见此,颤巍巍的站起身,拉住叶小飞叫道:“同学,再打就出人命了啊。”

    叶小飞偏头看了张伯钦一眼,冷声问道:“张教授,不、不打了?”

    张伯钦看着叶小飞的眼神,猛得打了一个激灵,连连摆手道:“不、不要打了。”

    说着,竟然不敢跟叶小飞对视,缓缓低下了头。

    叶小飞终于停了下来,蹲下,拽着豹哥的衣领,问道:“没死吧?”

    豹哥的脸上跟身上全是伤痕,看着叶小飞,跟看魔鬼一般,用尽了最大的力气摇了摇头。

    叶小飞终于挤出一丝微笑:“还能爬出去吗?”

    豹哥一愣,费力的点了点头。

    “好,别再让我动手了。”

    叶小飞说着,站起身来,坐到旁边的一张课桌上。

    豹哥此时的想法非常简单,尽快摆脱叶小飞这只魔鬼,千万不能再在这里逗留了。

    四肢犹如瘫痪了一般,豹哥艰难的趴在地上,一点点朝着外面爬去。

    正在此时,教室的门打开了,外面冲进来四五个警察,康遂赫然就在其中。

    终于有人报警了。

    警察看着现场一片混乱,六个大汉痛苦的倒在地上,而豹哥浑身血污,跟条蚯蚓一般在慢慢蠕动,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康遂看到叶小飞,连忙上前问道。

    叶小飞冷笑一声,还没开口,张伯钦却连忙接话道:“警察同志,是这样的。”

    张伯钦咽了一口唾沫,指着豹哥他们道:“这几个人想调戏我的女学生,被叶小飞制止了,他属于见义勇为,正当防卫,这件事全是这几个流氓的责任啊。”

    康遂看着豹哥他们的样子,嘴角抽搐了两下,一时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流氓被揍成这副德性,也真是够悲催的。

    可是,这件事毕竟有人证在场,康遂也没多说什么,挥了挥手,让人将豹哥六人带走。

    叶小飞整个过程中一直冷冷的盯着豹哥怨毒的眼神,嘴角挂着让人脊背生寒的冷笑。

    康遂见豹哥他们被带走后,凑到叶小飞身边,低声道:“小飞啊,你怎么出手这么狠啊?”

    “怎么?康队长,有问题吗?”

    “不是,这个豹哥就是一个地头蛇,好像是铁手的手下,最近开了一家酒吧。”

    康遂一脸担忧的解释道:“据说这家酒吧里面有不正当的交易,我们也忌惮铁手的势力,不敢轻易出手。”

    叶小飞看了康遂一眼,知道他也是为了自己好,摇了摇头道:“没事,康队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

    叶小飞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站在教室门口的管筱雨,轻轻一笑道:“但是,欺负我的人,就得知道下场。”

    康遂猛得一怔,不由得直了直腰身。

    康遂走后,叶小飞也让管筱雨也回家了。

    张伯钦却跟狗屁膏药一般粘在叶小飞的身边,不停的叨叨着:“小飞,呵呵,谢谢你啊!”

    叶小飞白了张伯钦一眼,没好气道:“张教授,您还有事吗?”

    “嘿嘿,有没有兴趣去我们福泽堂上班啊?”

    叶小飞摇了摇头:“没兴趣。”

    “没兴趣没关系啊,可以慢慢培养嘛。”

    张伯钦一脸谄媚的说道:“小飞啊,今年你这门课,我保证你满分。嘿嘿,你不知道,其实做我们风水这一行,不但要做活人的生意,还要做死人的生意。”

    “只要你帮我打工,我不但会把毕生的风水博学传授给你,还教你看阳宅跟阴宅,怎么样?”

    叶小飞看了看张伯钦,“没兴趣。”

    “额”

    张伯钦一愣,腆着脸笑道:“小飞啊,嘿嘿,一个月有一千块钱”

    “有钱?”

    叶小飞终于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脑海中突然想起了长舌老鬼怪坟旁边的七棵桃树,故意想试试张伯钦有没有真本事。

    “张教授,你真会看阴宅?”

    “当然了,葬学可是风水的一个分支呢。嘿嘿,葬得好,死人安宁,活人昌盛,这可是门大学问呢。”

    张伯钦又想侃侃而谈,却被叶小飞一语打断:“张教授,那坟墓旁边种桃树是什么意思?”

    张伯钦闻言一愣:“种桃树?”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