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124章 任国伟
    万万没想到,一个大学生竟然敢开口骂堂堂的检验科科长。

    刘宁瞪大了眼睛,脸皮气得白中透红,指着叶小飞,浑身颤抖了起来。

    “好啊,小瘪三,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看我海归博士今天不教训教训你!”

    刘宁抬起手来,朝着叶小飞就打了过去。

    叶小飞冷笑一声,连动都都没动,眼见刘宁的拳头就要打在自己的胸口,轻轻运了一丝气。

    “砰!”

    一声闷响,刘宁的拳头结结实实打在叶小飞的胸膛。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这个科长跟泼妇有什么区别?

    出手打人?

    这种人竟然是海归博士?还非常受领导重视?

    大跌眼镜。

    康遂更是深吸了一口气,看到那一拳的力道,绝对不小。

    可是,下一刻,刘宁的表情再次抽搐了起来。

    仅仅几秒钟后,啊的一声惨叫。

    刘宁捂着拳头,痛苦的蹲在了地上,嘴里哼哼叽叽,眼中尽是难以置信。

    康遂还没张开嘴,突然现如此异常,顿时满脸的古怪,上前问叶小飞:“小飞,你、你没事啊?”

    叶小飞微微摇了摇头,不屑道:“哼,手无缚鸡之力,还好意思动手。”

    根本没将刘宁放在眼里。

    可是,刘宁却咆哮了起来,捂着手大叫道:“康遂,把他给我抓起来!快点,这个小瘪三不识好歹,竟然出手伤人!”

    康遂皱了皱眉头,却是根本没动。

    刘宁见此,不禁愈恼怒:“康遂,你在干什么?快点动手,信不信我让大队长撤了你的职?”

    康遂依旧没有动,只是冷冷的看着刘宁,微笑道:“刘科长,刚才大伙儿都看到了,是你出手打的叶小飞,要抓恐怕也得先把你抓起来。”

    康遂早就看不管刘宁了,每次忍气吞声也就罢了,刘宁却是越来越嚣张,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这一次被叶小飞骂了一顿,康遂的心里这个痛快啊。

    骂得好,骂死这条假洋狗!

    刘宁双眼通红,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拿起靠在门口的拖把,朝着叶小飞劈了过来,嘴里骂道:“好啊,小瘪三,他们不抓住,老子今天非揍到你知道什么叫尊重!”

    拖把的杆子是一根木棍,虽然不是很硬,这要是真砸在头上,恐怕也得头破血流。

    刘宁此时的模样完全是条疯狗,都失去了理智了,见康遂不动手,此时恨不得将叶小飞给打得跪地求饶。

    叶小飞看着刘宁如此嚣张,不禁心中愈厌恶,也不再留手,眼见拖把朝着自己劈了过来,轻松闪身躲了过去,抬起一脚。

    “砰!”

    直接把刘宁给踢飞了。

    康遂正准备拔枪示警,突然看到叶小飞如此凶猛,略一犹豫,又将手枪放了回去。

    刘宁像是一只被遗弃的丧家犬一般,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扶他。

    刘宁咳嗽了两声,挣扎着想站起来,却一屁股坐到在地。

    叶小飞往前走了两步,来到刘宁的面前,冷笑道:“刘科长,还想打我?”

    刘宁闷着头,不再吭声,浑身却在瑟瑟抖。

    “呵呵,这就对了,有一种人啊,不收拾收拾,他还以为自己几斤几两呢!”

    叶小飞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故意说给刘宁听。

    康遂一干刑警,甚至刘宁手下的法医,个个在心里为叶小飞喝了一声彩。

    平时被欺负惯了,这些人大都是敢怒不敢言。

    今天被叶小飞教训了一顿,能不痛快吗?

    像刘宁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真像叶小飞这么打一顿,他是绝对不敢再有半分嚣张了。

    这一番折腾,也过去了十几分钟。

    贺兰雪拿着叶小飞交待的东西也赶了回来。

    贺兰雪看着众人神情各异,又看着刘宁坐在地上,不禁有些惊异:“这是怎么了?”

    “没、没事。”

    康遂连忙答应着,正想吩咐人将刘宁先安抚走,突然看到贺兰雪的身后又跟来一人。

    康遂一看到来人,神经立刻绷紧,大声喊道:“敬礼!”

    所有人都抬起头来,齐刷刷站起身,大声喊道:“队长好!”

    来人身穿笔挺的制服,黝黑的脸上尽是刚毅,双眼深邃、透着精光。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任金平的老爹任国伟,河坊支队的大队长。

    刘宁一看到任国伟,立刻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大声叫道:“任队长,您、您终于来了,你看看,你带的这帮兵,明明看到有人打我,竟然不帮我!还有没有王法啊。”

    任国伟环顾了一圈四周,脸皮抽搐了两下,并没有理会刘宁,而是望向康遂,沉声问道:“金平在里面?”

    康遂看到任国伟,不禁暗暗捏了一把冷汗。

    如果任国伟真跟刘宁站在一边的话,自己这个副队长难免也会受到处罚,到时候别说是升职了,恐怕不撸下去就不错了。

    刘宁开始时还有些得意,可看着任国伟根本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不禁一愣,忍着剧痛,急叫道:“任队长,谁是金平?”

    刘宁根本不认识任金平,更不可能知道任金平是任国伟的儿子。

    康遂闻言,连忙答道:“金平他是在里面,不过”

    “不过什么?”

    任国伟将眼一瞪,吓得康遂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康遂连忙说道:“不过,里面情况不明,刘科长又说只是普通的神经反射。”

    “胡说八道!”

    任国伟从来不轻易火,可听到康遂这么说,顿时面色一变,扭头看向叶小飞,神色却缓和了很多:“你叫叶小飞?”

    叶小飞不知道任国伟是什么意思,轻轻点了点头。

    任国伟眼中闪过一丝炽热,激动道:“你能把里面那具尸体制服?”

    “什么,任队,这个小瘪三懂个屁!他说诈尸,他知道什么叫诈尸吗?”

    刘宁见任国伟不问自己反而去问叶小飞,立刻意识到不对劲,急慌慌的想要解释。

    任国伟猛得甩出手来,啪的打了刘宁一耳光。

    刘宁这下彻底懵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

    没有人见过任国伟动怒,更没有人见过任国伟打人。

    可是,今天他竟然为了一个小小的学生出手打刘宁?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这个剧情变化的太戏剧。

    叶小飞也是一愣,略一迟疑,神色严肃道:“任队,里面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我怕再拖延下去,一旦到了晚上,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好!叶小飞,我以河坊警局大队长的名义,任命你为特别行动组临时组长,全权负责这件事!”

    一句话,彻底打破了刘宁的幻想,更是让所有人对叶小飞再次刮目相看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