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126章 王五已逃
    “不好!”

    叶小飞也感觉太过安静了,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这个检验科没有什么能出去的通道?”

    “通道?”

    贺兰雪闻言,不禁有些狐疑:“好像在储藏室有个通风口。”

    “快,带我去看看。”

    叶小飞跟着贺兰雪,直奔储藏室。

    来到储藏室后,叶小飞不禁心下一沉,暗暗有种不祥的感觉。

    储藏室的大门敞开着,地上躺着两个人,墙上有好几个子弹孔。

    贺兰雪一看到那两个人,立刻扑上前,大叫道:“王哥,李哥?你们怎么了?”

    使劲晃了晃,两个人都没有反应,贺兰雪抬头道,颤声道:“这、这就是进来的那两个刑警。”

    贺兰雪边说着,站起来直接冲进了储藏室。

    叶小飞刚想制止,可已经来不及了,怕贺兰雪出意外,连忙也冲了进去。

    储藏室里一片狼籍,四处洒着一些暗红色的鲜血。

    通风口处的铁网已被扯开,边角处还挂着几块碎肉。

    贺兰雪看了叶小飞一眼,终于也明白了叶小飞的意思,脸色瞬间变得煞白,颤声问道:“跑、跑了?”

    叶小飞咬了咬牙,重重点了点头。

    此时根本没有嬉笑的心情了。

    贺兰雪看着叶小飞,紧张的问道:“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叶小飞指着地上的两个人,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并不确定,听康队长的意思,你这两个同事进来至少有一个小时了,那王五应该也已经逃出去一个小时了。”

    “啊?那、那它会不会出去伤人?”

    “不会,现在是白天,就算它能变成僵尸,也不过是最低级的僵尸,极怕阳光。”

    叶小飞略一沉吟道:“快,去检验科周围看看所有的下水通道,王五极有可能通过下水道逃走了。”

    贺兰雪闻言,立刻转身往外走。

    “对了,让康队长动所有的警员,务必尽快找到王五的下落。找到之后,千万不能轻举妄动,等我过去。”

    叶小飞边喊着,再次弯下腰,检查了两个人。

    其中一人已经冰冷,显然已经死了。

    叶小飞如法炮制,将七枚枣核钉在了那具尸体的脊背穴上,然后背起还有一丝气的另一个人,朝着解剖室走去。

    贺兰雪听到叶小飞的吩咐,立刻跑出检验科,将里面的情况跟外面的人说了。

    刘宁听到死了两个人,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喃喃自语个不停:“这、这怎么可能?”

    “不绝对不可能!普通的神经反射,这肯定只是普通的神经反射而已。”

    可是,此时再也没有人理会刘宁。

    任国伟更是一脸的紧张,听到贺兰雪的话后,立刻吩咐康遂道:“动所有的警员,立刻按照叶小飞说的去做。”

    说完,任国伟再也忍不住,直接冲进了检验科。

    康遂刚想阻拦,可任国伟已经闪了进去。

    略一犹豫,康遂吩咐身边的一个年轻刑警道:“小胡,保护好任队长,如果出任何意外,我拿你是问。”

    小胡立刻行了一礼,高声喊道:“是!”

    贺兰雪知道自己在这里也帮不上叶小飞的忙,索性跟着康遂他们一起去找王五的尸体。

    解剖室里,叶小飞刚刚将奄奄一息的刑警放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包扎,任国伟也跑了进来。

    任国伟一看到任金平,立刻冲上前,一把抓住任金平的肩膀,“平儿,你、你怎么回事?”

    任金平此时已极度虚弱,张着嘴却不出半点儿声音,看着任国伟,眼中再也止不住流下泪来。

    任国伟急了,回头朝着小胡喊道:“快,叫人送医院!”

    小胡刚想答应,却被叶小飞给制止了。

    叶小飞拿着消毒液跟绷带,扔到小胡的手里,吩咐道:“任队,他们体内有尸毒,必须先拔出来,否则就算送去医院也没用。”

    “尸毒?”

    任国伟似乎没听明白,“那是什么东西?”

    “任队,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明白,我们必须尽快处理,而且要用糯米,越多越好。”

    任国伟此时显然没有办法了,听到叶小飞的话后,一把将小胡手里的消毒液跟绷带抢了过来,吩咐道:“快去,尽量多弄糯米来。”

    小胡看着任国伟,似乎有些犹豫:“康副队长让、让我保护您!”

    “快去!”

    任国伟大叫一声:“这是命令!”

    说着,任国伟也蹲下,将那名受伤的刑警的衣服全部扯开,开始进行紧急包扎。

    小胡愣了愣神,终于扭头跑了出去。

    叶小飞之前也让贺兰雪准备了一点儿糯米,但并不多,只是为了应急而用。

    看着任国伟在包扎伤口,叶小飞快步走到任金平面前,从包里拿出一包糯米,倒了一杯水浸泡了几分钟,再快捞出来,全部敷在任金平的手心脚心。

    “任金平,拔毒的过程有点儿疼,你要忍住!”

    叶小飞边敷边说着。

    任金平此时只有眼珠能转,浑身根本动弹不了,已慢慢出现僵硬的迹象。

    那些糯米只够敷一次用的。

    十几分钟后,糯米开始慢慢变黑,而任金平额头上也滚下了豆大的汗珠。

    任国伟将伤者包扎好后,也一脸担忧的看着任金平。

    任国伟毕竟是军人出身,看着自己的儿子垂垂欲死,并没有大吵大嚷,而是安静的守在一边。

    只是,任国伟的双拳攥得紧紧的,就差将手心捏出血来了。

    眼见第一次糯米敷的差不多了,小胡也终于抗着满满一袋子糯米,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叶小飞见糯米来了,连忙吩咐道:“快,将所有的糯米找个盆子,全部用清水浸泡,然后敷在警官的手心跟脚心,糯米变黑就换,直到不再变色才行。”

    任国伟跟小胡闻言,立刻行动了起来。

    任金平的手心跟脚心处的糯米此时变得黑漆漆一片,跟在墨水中浸泡过一般。

    而且,他的手心脚心也显出了淡淡的黑色,但脸色却比之前要好的多了。

    任金平紧咬着牙关,似乎终于恢复了一点儿意识,张了张嘴,冲着叶小飞挤出俩字来:“谢谢!”

    “狗屁!等你活过来再说!”

    叶小飞从来不矫情。

    虽然老子看不惯你,可也不至于拿这种事害你的命。

    哼,老子只是想玩玩而已,只要你想跟老子玩,老子保证玩死你!

    任金平之前被叶小飞打了好几次,每次都恨不得生吃了叶小飞的肉。

    可是,这一次,叶小飞竟然不计前嫌救治自己,哪里能不感动?

    任金平羞愧不已,跟叶小飞一比,自己心胸狭窄不说,简直小肚鸡肠。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