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155章 准备哭丧
    店主将所有的怒气全部瞄准了叶小飞,用铁棍撑住自己的身体,颤巍巍的站起来后,指着叶小飞骂道:“臭小子,你、你是不是找抽!”

    “你把小秃驴放跑了,快点给钱!”

    “妈的,老子哎哟!”

    叶小飞见店主还想找事,不由得嘿嘿一笑,将自己口袋里仅剩的二十块钱拿了出来,甩到店主的脸上:“怎么着,这些不够小和尚的地瓜钱吗?”

    “不够!”

    店主眼皮跳了两下,咬了咬牙,晃着自己手里的铁棍道:“臭小子,刚才你踹了我一脚,赔钱。”

    “哈哈,赔钱?”

    叶小飞乐了。

    合着这个武大还喜欢讹人啊。

    叶小飞本来想给钱走人就算了,没想到店主还不依不饶,索性将二十块钱收了起来,笑着问道:“怎么着?大哥,需要怎么赔啊?”

    店主伸出一根手指头:“一千块钱,我放你走,否则的话”

    店主嘴角露出一丝阴笑:“哼,今天你就别想走了!”

    “哦?是吗?”

    叶小飞刚才那一脚并没有下狠手,只是将店主给踹飞了,力度也控制的很好,并不至于造成什么伤害。

    可是,没想到店主反而想借此讹自己。

    看着店主的样子,平时肯定没少做这种讹诈别人的勾当。

    罢了,今天让老子碰上了,就替天行道吧。

    叶小飞抱起了膀子,玩味般看着店主,问道:“大哥,一千块钱?呵呵,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我身上只有二十块钱,刚才给你你不收,现在”

    叶小飞伸出食指,朝着店主摆了摆:“一分钱也没有了。”

    “什么?”

    店主立刻瞪大了眼睛,怒声喝道:“臭小子,你是找死!”

    店主说着,将腰板一挺,哪里还有半点儿受伤的模样?

    抬起手中的铁棍,朝着叶小飞的脑袋上就挥了下来。

    “哼,不知死活!”

    叶小飞冷笑一声,将身体轻轻往旁边一转,一把抓住铁棍,厉声道:“大哥,你是不是有点儿过了啊。”

    店主根本没想到自己霸道了这么多年,竟然会被一个臭小子给威胁,哪里受得了这种气?

    “过你个头!”

    “妈的,老子今天废了你!”

    “松手,快点!”

    滚!

    叶小飞弹起一脚,重重踢到了店主的肚子上。

    “唔”

    店主闷哼一声,身体在半空打了一个旋,扑通一声,直接趴在了叶小飞的面前。

    铁棍脱手而出,被叶小飞抓在了手里。

    叶小飞拿着铁棍,抬脚踩在店主的背上,弯下腰,将铁棍刺啦刺啦在店主的脑袋边上划拉。

    声音刺耳,吓得店主浑身战栗了起来。

    店主此时肠子都悔青了。

    这是什么节奏?不就是一个地瓜吗?怎么会惹了这么些个厉害的角色?

    之前一直是这么干的啊?

    动不动就能讹点儿钱赚点儿外块,今天难道开店没看黄历吗?

    店主痛得脸上的表情异常狰狞,呲牙咧嘴,却是不敢吭一声。

    围观的人个个瞠目结舌,有知道店主所做所为的,不禁暗暗拍手称快。

    讹钱容易吗?

    这下栽了吧?

    栽了,绝对栽了!

    “怎么着?大哥,还要钱吗?”

    叶小飞手里的铁棍,不知不觉在店主的脑袋边上画出了一个图案。

    那个图案,赫然是一具恐怖的骷髅头。

    店主头上冷汗直冒,偏头看着叶小飞,颤声叫道:“小哥,小哥,我错了,我、我不要了。”

    “呵呵,可是,我要啊。”

    “啊!”

    店主瞪着眼睛,“小哥,您、您是什么意思?”

    “呵呵,我最近缺钱花,想跟大哥借一千块钱耍耍。”

    “这、这个”

    “怎么,不乐意?”

    叶小飞一副人畜无害的微笑着。

    那笑容,在店主的心里却犹如一盆冰块一般,直接浇到了骨头里。

    “不不不,乐意,当然乐意了。”

    店主哆嗦着身子爬了起来,进店拿了一千块钱,脸上的表情肉疼的抽搐着:“小哥,敢、敢问您尊姓大名,身在何处?”

    “呵呵,想报复?”

    叶小飞丝毫没有任何惧色:“我叫叶小飞,在钱江技术学院园林专业二班。呵呵,如果你想去报复,尽管去找啊。不过嘛得多准备点儿钱跟人手啊。”

    叶小飞拍了拍自己手里的钞票,玩味的笑了笑。

    当啷!

    叶小飞将铁棍扔在了地上,大摇大摆穿过小吃街,来到了老崔棺材铺。

    直到叶小飞离开了好长时间,店主才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屁股软坐在地上,哭丧着脸叫了一声:“一千块钱啊,老子要卖多少烧饼才能赚回来啊。”

    叶小飞来到老崔棺材铺后,探着脑袋往里瞅了两眼,却并没有看到老崔的影子。

    “咦?奇怪,这个老崔又去哪里了?”

    叶小飞一脸的古怪,站在门口低声问道:“老崔,我叶小飞啊,你不是叫我来哭丧吗?你人呢?”

    “咳咳!”

    话音刚落,叶小飞身后传来了一阵咳嗽声。

    叶小飞被吓了一跳,“我靠,老崔,你啥时候冒出来的啊?”

    老崔翻了翻白眼,面无表情道:“哭丧要傍晚太阳落山时去,在此之前,我们要准备些东西。”

    “还要准备?”

    叶小飞本来以为哭丧很简单,带着嗓子去就行了,不就是沾着水抹眼上当眼泪吗?

    可是,听到还要准备,叶小飞不禁一愣,忙又讨好道:“准备什么啊?来来来,我来帮忙。”

    老崔没有吭声,走进棺材铺之后,从货架上摸了一张纸,递给叶小飞道:“这是哭丧的对象还有唱词,你先背背,回头穿上丧服,跟着我后面念叨就行了。”

    叶小飞木讷的接过那张纸,看了看,顿时有些苦笑不得。

    这竟然是给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哭丧,而且,上面那些唱词也是毫不顺口。

    “开四光,亮堂堂,西南大路走中央。”

    “望乡台上望一望,小小年纪见阎王。”

    “黄泉路上慢慢行,大河无桥不得过。”

    这些唱词密密麻麻写了半张纸,根本不好记。

    叶小飞本来只是想讨好老崔,没想到还得费脑子来背,不由得愁眉不展道:“老崔啊,这些真要背下来?”

    老崔眨巴了一下自己的独眼,闷声闷气的说道:“不但要背下来,而且,在去之前,最好多喝水,吃饱饭。”

    “啊?为啥?”

    “哭得越大声,本家给的钱越多。”

    “啊?那、那我要是嗓子哭哑了呢?”

    “嘿嘿。”

    老崔冷笑一声,再次回到了棺材铺里,躺进那口大黑棺材,“我先睡会儿,五点叫我。”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