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166章 花哥
    叶小飞完全没想到工地的保安竟然如此嚣张,不禁皱了皱眉头。

    骆子成以前本就是混混,哪里会怕一个保安威胁?

    “妈的,看门狗,怎么了?”

    将脖子一梗,骆子成往前一凑,根本不怕保安。

    保安瞪眼歪嘴,猛得甩起橡胶棍,朝着骆子成的脑袋上就砸了下来。

    砰!

    一声闷响。

    下一刻,骆子成的脑袋上有鲜血渗了出来,身体一歪,坐在了地上。

    “臭小子,老子好久没打人了,今天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保安见骆子成头上出血了,根本不害怕,竟然抬脚还要踢。

    叶小飞见此,顿时勃然大怒,飞起一脚,直接将保安给踢飞了。

    保安重重摔倒在地,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喘过气来,看了叶小飞一眼,扯着嗓子叫道:“花哥,快来啊,有人来找茬啊!”

    话音刚落,立刻从工地里又跑出了十几个保安。

    那些保安个个五大三粗,虽然穿着保安服,但却掩饰不住身上散出来的混混的气息。

    领头一人倒是没穿保安服,而是穿着一身西装,打扮得人模狗样。

    被叶小飞打倒的保安见到穿西装之人,指着叶小飞,立刻又叫了起来:“花哥,这小子竟然敢打人。这小子不但是不给花哥面子,简直是不给光头哥面子啊!”

    花哥脸皮抽搐了两下,看了看骆子成,又看了看叶小飞。

    叶小飞蹲下扶起骆子成,低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骆子成没有防备,被砸了一闷棍,但并不至于致命。

    而且,骆子成打小就混社会,没少受过伤。

    使劲摇了摇头,骆子成示意自己没事。

    骆子成抬起头来,一看到花哥,顿时愣住了,连眼皮都急跳了两下:“花哥?”

    叶小飞见此,不禁有些疑惑:“怎么,你认识他?”

    骆子成一只手捂着脑袋,抽了抽嘴角,点头道:“对,认识。这个花哥是光头手下的混混,最为心狠手辣,这些年似乎在他手里还出过人命。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当保安了?”

    叶小飞知道,在江北区这一片儿,最大的混混就是铁手。铁手手下又有三大心腹,金刚,光头,独眼。

    金刚算是彻底废掉了,对于光头跟独眼,叶小飞却从来没有见过。

    叶小飞闻言,也是吃了一惊,心中疑惑不已:难道包不同死了之后,管天启让花哥来当包工头?

    奇怪,这个管天启怎么想的?为什么跟铁手又扯到一起了?

    虽然有些想不通,可看着骆子成被打了,叶小飞却不能袖手旁观。

    见骆子成并没什么大碍,叶小飞也是心下稍定,朝着花哥拱了拱手道:“这位大哥,我们只是来这里看看,没想到你们的保安狗眼看人低,还把我兄弟给打伤了,这事怎么办?”

    花哥之所以被叫做花哥,是因为左脸上一块巴掌大的胎记。

    那块胎记就跟一朵花儿似的。

    花哥见叶小飞不但不害怕,还要讨个说法,不禁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怎么着?你把我的保安打了,竟然还有意见?”

    “哈哈,哈哈,简直是找死!”

    “竟然敢挑衅我们花哥,真是脑袋进水了。”

    “这块工地上现在我们说了算,竟然还有人敢来闹事,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啊!”

    那些保安个个仰天大笑,根本没将叶小飞放在眼里。

    骆子成此时也有些犹豫了。

    对方十几个人,而且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橡胶棍。

    骆子成虽然知道叶小飞能打,可人家毕竟人多势众,真要是吃亏就不合算了。

    “师父,要不就算了吧,我挨这一下没事的。”

    骆子成有点儿退缩了。

    叶小飞笑了笑,将背包递给了骆子成,连眼皮都没抬,一步步朝着趴在地上的保安走了过去。

    那个保安看着叶小飞淡定的眼神,不禁打了一个哆嗦,连忙朝着花哥爬了过去,颤声叫道:“花哥,这、这小子竟然不怕您!”

    花哥看了保安一眼,冷哼一声:“六子,你他娘真是废物!”

    说着,直接往前跨了一步,挡在六子的面前,花哥玩味的看着叶小飞,“怎么,小兄弟,今天还想讨个说法?”

    叶小飞指着六子,面带微笑道:“呵呵,他把我兄弟的脑袋打出血来了,今天,他也得见红!”

    “见红?哈哈,好啊!”

    花哥猛然间弯下腰,一把抓住六子手里的橡胶棍,朝着六子的脑袋上砸了下去。

    “砰!”

    直接把六子打晕了。

    六子的脑袋上也滚出了刺眼的鲜血。

    够狠!

    叶小飞没想到花哥竟然真对自己的人动手,顿时愣住了。

    那些保安似乎见惯了这种血腥的场面,个个抱着膀子看热闹,似乎六子根本就不是他们自己人一般。

    花哥将橡胶棍拿在手里,伸出舌头舔了舔上面的鲜血,斜眼看着叶小飞:“怎么样,这下满意了吧?”

    叶小飞点了点头:“可以。”

    “可是,我们不满意!”

    花哥突然扯着嗓子瞪着眼,用橡胶棍指着叶小飞骂道:“小瘪三,老子在钱江混了这么些年,还真没有人敢骑到老子的头上拉屎!”

    “哼,你倒是头一个!”

    “妈的,今天老子本来心情很好,可你破坏了老子的好心情!”

    花哥边说着,不停的用橡胶棍戳着叶小飞的脑门。

    “小瘪三,如果你想活着离开这里,最好给老子留下一根手指头,这样或许可以让我开心一点儿。”

    “否则的话,老子就直接把你埋在这里!”

    花哥将手一挥。

    后面立刻有人将一把匕扔在了叶小飞的面前。

    花哥指着匕叫嚣道:“捡起来!然后给老子留根指头下酒!”

    叶小飞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面不改色的盯着花哥,默默的弯下腰,拿住匕的手柄。

    可是,花哥突然上前一步,踩住匕,大声嘲笑道:“小瘪三,从花哥的胯下钻过去,花哥就把脚抬起来,给你割掉自己手指头的机会!”

    骆子成见此,不禁眼圈通红,大声叫道:“师父,这件事跟你没关系。要留手指也是我留,我来!”

    说着,骆子成直接跪下,伸手就要去拿匕。

    叶小飞将手一摆,喝止道:“骆子成,这里没你什么事,去一边给我站好!”

    那声音,却是不容质疑。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3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