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222章 石像的光头
    6青荷见叶小飞用桃木枝的尖端去刺6远山,顿时吓得尖叫起来:“啊小飞哥哥,不、不要!”

    话音刚落,桃木枝已经到了6远山的眉心处。

    眼见就要刺了进去。

    这要是真的刺进6远山的眉心,就算是解除掉他身上的邪气,恐怕也得死翘翘了。

    可是,就在离6远山的眉心只有不足一毫米的时候,叶小飞猛然间将桃木枝往后一收,快往前一绕,甩起桃木枝,啪的一声正中6远山的脊背处。

    “啊!”

    桃木枝落下的同时,6远山惨叫一声,一道黑烟忽然间从6远山的口中冒了出来。

    下一刻,那道黑烟急一闪,眨眼间钻进了土地庙里的古怪石像中。

    果然跟石像有关。

    叶小飞见此,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扑通!

    黑烟离开的同时,6远山终于也支撑不住,直接趴到了地上,两只眼睛紧紧的闭着,却是不知生死。

    6青荷略一犹豫,看了叶小飞一眼,连忙跑上前,扶住6远山,大声哭喊道:“爸、爸,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叶小飞擦了一把额头的汗,虚弱的坐在地上,朝着6青荷摆了摆手道:“你试试你爸还有气吧?如果还有气,就证明没事。”

    刚才太过惊险,叶小飞完全是跟自己打了一个赌。

    虽然感觉6远山中了邪,但叶小飞却并不知道他具体是中了什么邪。

    可是,在跟6远缠打时,叶小飞终于现6远山眉心处的邪气相对要浓郁一些,便猜测那个邪物可能就寄居在6远山的眉心处。

    如果真想将邪物逼出来,必须将桃树枝插进去,可这样的话,6远山显然也活不成了。

    于是,叶小飞便想着冒一下险。

    如果那个邪物不想被杀死的话,肯定会躲开桃树枝的攻击。

    桃树可以破邪,被用飞虎剑削了之后,威力变得更强。

    那个邪物显然也感觉到了桃树枝的威力,在叶小飞将桃树枝靠近6远山的眉心处时,竟然急逃到了6远山的背后。

    叶小飞就是赌的这一次,所以才在千钧一间反手抽向6远山的背后,将那个邪物驱赶了出来。

    叶小飞虽然知道那个东西就藏在石像之中,可并不敢贸然将石像打破。

    如果石像真的破了,那个东西跑了出来,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呢。

    所以,叶小飞装作没有看到那团黑烟,休息了好大一会儿后,才上前背起6远山往回走。

    6远山虽然呼吸有些微弱,但还有一口气在,并不至于死掉。

    将6远山背回住所之后,叶小飞又将整个房间里画了几道符。

    可是,之前那些符已经被破了,为防万一,叶小飞略一思索,将飞虎剑放在了6远山的床铺下面。

    飞虎剑虽然只是龙虎山的第三**器,但被历代龙虎山道士使用,上面罡气十足,破除小小的邪物却是容易的很。

    看着叶小飞忙前忙后,6青荷又是双眼通红,感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叶小飞面带微笑,见6青荷又要哭了,不停的安慰道:“青荷,好好照顾你爸,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先跟我说。”

    6青荷不停的点着头,就差直接扑到叶小飞怀里痛哭一场了。

    叶小飞没有时间多待,感觉那个邪物既然敢跑出来寄附到人身上,肯定不是什么好现象,所以必须要将其尽快灭掉。

    又嘱咐了6青荷几句,叶小飞便离开了天竺小区,来到44路公交站,准备打听一下关于石像的事情。

    在路上,关采荇却忧心忡忡的问道:“小飞,这件事你真要管吗?”

    叶小飞点了点头,沉声道:“关美女,你也看到了,这个小区已经荒芜很久了,而且像青荷他们,如果我不管,他们该怎么办?”

    “可是我老感觉那团黑烟不对劲。”

    “不对劲?怎么个不对劲法?”

    关采荇沉默了片刻,道:“小飞,我本来只是想来帮你去抓那个影子鬼的,可是唉!”

    关采荇轻轻叹了一口气,解释道:“那团黑烟从6远山体内逃出来的时候,我感觉那种气息非常熟悉。”

    “熟悉?”

    叶小飞皱了皱眉头:“难道你知道黑烟的来历?”

    “我不知道,只是,黑烟给我的感觉,很像之前的六指僧。”

    “什么?那个想要杀你的老秃驴?”

    叶小飞一听,立刻跟炸了锅一样。

    佛家自来讲究慈悲为怀,就算六指僧想要杀了关采荇,不过是因为关采荇是只鬼,这点儿倒也无可厚非。

    可是,6远山是个活生生的人,那团黑烟邪气十足,明显跟慈悲扯不上半点儿边。

    关采荇听到叶小飞的话,却是疑惑的嘀咕了一句:“只是感觉而已,也许,这种感觉不对呢。”

    叶小飞不知道关采荇的感觉对不对,当务之急尽快确定石像跟天竺小区死人事件有没有关系。

    来到44路公交站时,车站还停着两辆公交车。

    因为这里是终点站,公交公司还专门盖了一间小屋,给那些值夜班的司机住。

    叶小飞来到值班室门口,隔着窗户朝着看了看。

    值班的司机正趴在桌子上睡觉,脑袋上秃了一大半,应该是个老司机。

    叶小飞敲了敲门,喊了一声:“师傅,打扰一下。”

    司机听到声音,猛得打了一个激灵,抬起头来,眼神还有些迷离,看了好几秒钟似乎才反应过来。

    打了一个哈欠,司机极不耐烦的问道:“干嘛?下一班车还得一个多小时呢。”

    叶小飞见值班室的门没锁,也不在意,推门走了进去:“大哥,向您打听点儿事啊。”

    司机脑袋秃了一半,有点儿中年福的迹象,看起来得五十多岁了。

    见叶小飞叫自己大哥,司机嘿嘿一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哦,小兄弟,有啥事啊?”

    叶小飞翻了翻口袋,翻出一盒烟,从中抽出一根递到司机手里,“大哥,您跑这趟公交车多长时间了?”

    “二十多年了呢。”

    司机见叶小飞不仅礼貌,而且嘴甜,接过烟自顾自的点上,刚放进嘴里,却又瞪大了眼睛。

    司机的目光落在外面,显然是看到了什么东西,皱起了眉头,压低声音颤声道:“小兄弟,有事儿一会儿再问吧,装作睡觉,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啊。”

    说着,司机一把将烟掐灭,再次趴到了桌子上。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