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232章 女学生石像
    苗化蝶弯着腰,几乎将脸凑到了叶小飞的面前,尤其是胸前那对饱满,因为衣领太宽,竟然大半露在了外面。

    叶小飞见苗化蝶一脸认真的样子,连忙将头扭到一边,端起茶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这个张教授具体没告诉我,应该有吧。”

    苗化蝶哦了一声,直起腰来,脸皮抽动了两下,将头扭向贺林峰,突然说道:“贺队,您再去问问别的建筑企业,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化蝶建业来。”

    贺林峰闻言,连忙站起来,激动的上前握住苗化蝶的手:“苗老板,有你这句话,那我就放心了。好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啊。”

    说着,站起来转身往外走去。

    叶小飞也跟着贺林峰后面,朝外走去。

    苗化蝶冲着贺林峰的背影笑了笑,大声喊道:“小何,帮我送送贺队跟小兄弟。”

    从旁边的办公室走出一个美女,一脸笑容的迎上前,“二位,我送你们出去。”

    看着叶小飞二人走进电梯,苗化蝶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嘴角勾起一丝阴笑:“哼,看来已经开始怀疑我了啊。呵呵,好啊,那我就让你们再怀疑一些。”

    站起身来,苗化蝶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靠东南墙的位置有一道暗门,苗化蝶轻轻推门而入,里面一片阴暗,只有点点烛光闪烁。

    进入暗门之后,苗化蝶随手将门关上,然后走到供桌面前,拿出三根香来。

    整个暗室并不大,只有十余平米,暗室里摆着一个供桌,供桌后面一尊泥像。

    泥像眼带笑意,上身白格衬衣,下身黑色短裙,一头的短,那模样,赫然是叶小飞之前碰到的那个女学生模样。

    女学生石像不足半米高,看起来却栩栩如生。

    苗化蝶点上线香后,拿起供桌旁边的一把水果刀,刺啦一下在自己的食指划破了一道口子。

    鲜血慢慢从苗化蝶纤细的手指中渗了出来。

    苗化蝶略一犹豫,将自己的手指伸到石像的面前,在石像的额头点了三下。

    诡异的是,血迹只在石像的表面停留了不足一秒,然后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着鲜血消失,苗化蝶本来娇美的容颜也变得狰狞了起来,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主母,有人已经找上门来了,希望主母能让他们知难而退。”

    说着,苗化蝶慢慢的跪倒在地,整个身体完全趴伏在地上。

    呼

    狭小的房间里突然起了一阵阴风,吹得三根白蜡烛左右晃动了两下。

    “贺队,你看出来了吧?那个苗化蝶指定有问题。”

    叶小飞跟贺林峰走出办公大楼,低声说道。

    贺林峰点了点头:“对,从刚才的言谈举止已经基本确定了。但是,如今必须要找到证据,我已经派人去审那个成运海了,相信很快就会传来消息了。”

    二人边说着,已经来到了化蝶建业的大门口,正想钻进吉普车里,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砰的一声闷响,像是什么东西重重撞到了地面上一样。

    二人回头一看,顿时瞳孔收缩。

    紧接着,就听有人高声喊道:“不、不好啦,有人跳楼了。”

    “跳楼?”

    叶小飞跟贺林峰相互对视了一眼,立刻朝着办公大楼那里跑去。

    跑到近前一看,二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正爬在地上,身下一滩血,看起来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只见刚才送叶小飞二人出来的苗化蝶的秘书,正直愣愣的盯着死者,脸色苍白,浑身不停的战栗着。

    贺林峰只看了死者一眼,连忙走到秘书面前,低声问道:“何秘书,这是怎么回事?”

    何秘书看了贺林峰一眼,瞳孔慢慢收缩,似乎大脑还是一片空白,老半天才反应过来,颤声道:“贺、贺队,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刚才我送你们到了一楼大厅,正想往回走,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坠地声。”

    何秘书惊恐的看了死者一眼,连忙又转过头,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贺林峰皱了皱眉头,继续问道:“那你认识他吗?”

    何秘书连连点头:“他、他叫舒杰,是销售部的副经理,今天早晨上班的时候,我还跟他打过招呼。他、他好像有些生病了,可是,根本没有任何想要自杀的迹象啊。”

    贺林峰在问话的时候,叶小飞也蹲下仔细观察了死者。

    如今的叶小飞对死人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开始时叶小飞并没有觉出有任何异常,可仔细去看时,却见死者的双手微微卷曲,似乎死前在往外推什么东西。

    很快,就有人从办公楼里跑了出来,一看到死者,立刻吓得尖叫了起来,惊声叫道:“舒、舒杰真死了?刚才我们正在开会,他、他跟疯了一样,突然间打开窗户,直接从二十二楼跳了下来。”

    喊叫的是个中年妇女,脸上擦得浓粉,腰跟水桶一般,嘴唇很薄,一看就是尖酸刻薄之人。

    贺林峰一听到中年妇女的叫声,立刻走上前,亮明了自己的身份道:“刚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说得详细一点儿。”

    中年妇女是舒杰的顶头上司,就在十分钟之前,她还在开会,分析这段时间的销售情况。

    没想到,讲到一半的时候,舒杰突然将桌子一翻,回身开窗跳下了门。

    中年妇女瞪着眼睛,涂得跟猴子屁股似的嘴唇不停的颤抖着,近乎哀求的对贺林峰说道:“警察同志,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当着他们的面训了小舒两句,以前的时候都是这样,今天、今天不知道”

    “扑通!”

    中年妇女再也忍不住,重重瘫软在地。

    这种事情倒也没必要多问。

    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贺林峰又打了一个电话,派法医跟刑警将尸体拉走,也没跟苗化蝶打招呼,开车载着叶小飞直奔市刑警大队。

    贺林峰的吉普车刚刚离开,顶楼办公室的窗户口,苗化蝶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自言自语道:“哼,你们尽管查啊,你们查的越紧,死的人也会越多。”

    “哼哼,可是,你们无论如何也查不到我的头上。”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