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274章 禁魂术
    雷声越来越响,伴随着轰鸣之声,瓢泼大雨也下了起来。

    叶小飞不断的用压鬼符逼问熊松的魂魄,却只得到了一个有用的字眼:禁魂术。

    禁魂术,顾名思义,将魂魄囚禁在某个物体之内,这种物体要么是原本的**,要么是充气娃娃。

    但凡被施以禁魂术,魂魄就会被控制,甚至跟借尸还魂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这种情况下,人其实早就死了。

    就像钱经义一样,虽然被熊松占据了**,但**依旧还会继续腐烂,不得不经常喂养活鸡,并且放在冰柜里保持皮肤的新鲜。

    叶小飞听到这里,眉头不禁高高皱起,问道:“你为何要让沈丽去做那种事?”

    熊松此时半弯着腰,早就被叶小飞给吓破胆了,闻言咬牙切齿,恨恨道:“哼,沈丽明明知道钱经义那个老东西跟我老婆行苟且之事,竟然不管不问,还把我当傻子!”

    “活该,我就是要折磨她,让她死了也不得安宁!”

    熊松说着,浑身也跟着颤抖了起来,眼中满是滚滚的杀气。

    叶小飞看着熊松,又问道:“那沈芳呢?”

    “她”

    熊松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她、她是我老婆,我、我不想杀她,可是,却也不能让她好过。”

    “嘿嘿,她整天被我缠着,身上的阴气已经非常重了,每天晚上都会痛苦无比。”

    “可是,我不会让她死,不会让她死的!”

    好狠毒!

    关采荇听到熊松的话,早已是暴怒无比,如果手上有铁鞭的话,恐怕早就上去将熊松抽个魂飞魄散了。

    叶小飞倒是要相对冷静一些,看着熊松,脑海中却思索了起来。

    如果照熊松这么说,他无论是杀人还是让沈芳去做那种事,都只是为了报复。

    可是,这其中依旧还有一疑点,那就是,这种禁魂术熊松是从哪里学来的?

    叶小飞可不相信一个拉了几个殡仪车的司机会懂这种东西。

    如果他要是真懂的话,活着的时候不动手,怎么可能死时才报复?

    外面响起了咚咚咚剧烈的敲门声。

    夹杂在雷雨声中,康遂焦急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小飞,你在吗?”

    看来,刑警已经根据自己的地址赶来了。

    叶小飞没有时间再多问,连忙拿出一张收鬼符,将熊松的魂魄收了起来,然后快步走到地下室的门口,隔着门喊道:“康队,我在。”

    “好,你等一下,往后退退,我们将门打开!”

    咣咣咣!

    剧烈的击打铜锁的声音响了起来。

    很快,就听康遂喊道:“好了,我们要揣门了。”

    叶小飞往后退了退,有人一脚将门揣开。

    有刑警持枪急窜进地下室,将各个角落检查了一番,现没有什么危险之后,这才持枪站定。

    康遂也快步走进地下室,四下打量了两眼,看到冰柜中那些尸体,不禁眉头紧锁,来到叶小飞面前问道:“小飞,怎么样了?”

    叶小飞指着那些尸体道:“还能怎么样?钱经义早就死了,他的身体被熊松给控制了,这一切的都是熊松所为。”

    “那这些尸体”

    叶小飞摇了摇头道:“我还没问清楚,我担心,是有人试图用这些尸体来养尸。”

    “养尸?”

    康遂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又问道:“那沈丽”

    “诺,在那个冰柜里。”

    叶小飞朝着装着沈丽尸体的冰柜努了努嘴。

    康遂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点了点头,快步走到冰柜前。

    一看到里面正安静躺着的沈丽的尸体,康遂缓缓伸出手来,整个身体也跟着哆嗦了起来。

    康遂咬了咬牙,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轻轻抚摸了一下沈丽的脸庞。

    沈丽的尸体平躺在冰柜里面,脑袋朝外,脸上还是死时惊恐的表情。

    看着康遂反应如此异常,叶小飞不禁有些好奇,凑上前问道:“康队,你没事吧?”

    康遂猛然间转过头来,直勾勾的盯着叶小飞道:“小飞,我想求你一件事,不知道可不可以?”

    “嗯?怎么了?”

    “我、我想跟沈丽再说说话。”

    康遂声音压得很低,语气中透着一丝无奈。

    叶小飞见此,顿时一脸的恍然,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可心中却是错愕无比。

    不会吧?

    难道康遂跟沈丽的魂魄行了那么久的事,竟然真的爱上她了?

    一夜夫妻百日恩,可、可这也太狗血了吧?

    不过,看着康遂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叶小飞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默默点了点头道:“康队,沈丽的魂魄被施了禁魂术,没有合适的方法很难将其召唤出来,我恐怕得回去准备一下。”

    康遂见叶小飞答应了,挤出一丝微笑,一脸感激道:“那、那我将这些尸体先运回刑警大队,等你消息。”

    说话间,有刑警出现在门口,朝着康遂喊了一嗓子:“康队,楼上现一个女人。”

    “女人?”

    叶小飞跟康遂对视了一眼,连忙跟着刑警上了楼。

    别墅二楼的卧室里,一个女人正痛苦的呻吟不断,出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叶小飞快步走到卧室门口,朝里一看,顿时吃了一惊。

    只见在卧室的床上,正躺着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

    那个女人不停的在床上翻滚,似乎痛苦不已。

    两只手不断的抓着胸口,一道道鲜红色的抓痕恐怖无比。

    “这是沈芳?”

    叶小飞一个箭步窜上前,连忙吩咐刑警道:“快,按住她!”

    上来四个刑警,分别按住沈芳的手脚。

    沈芳瞪着眼睛,一脸的惊恐,不断的挣扎着,那种感觉,跟上了毒瘾一般。

    康遂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看了叶小飞一眼问道:“小飞,这是怎么回事?”

    叶小飞神色异常凝重。

    这显然就是熊松说的那种折磨了。

    沈芳不停的挣扎着,嘴里呜呜低声哀叫着,痛苦的含糊叫道:“放开我,不要折磨我了,快放开我!”

    沈芳此时的意识已经模糊,根本没有认出叶小飞来。

    叶小飞皱了皱眉头,连忙拿出一张符纸,去找到了个碗,接了半碗水,将纸烧尽化在水里。

    “康队,帮我把她的嘴扒开。”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