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275章 冥顽不灵
    康遂将沈芳的嘴掰开之后,叶小飞把大半碗符纸水全部给她灌了下去。

    几分钟后,沈芳终于安静了下来,可依旧大口大口喘着气,额头上全是汗水,一脸的惊悚。

    老半天,沈芳这才看清屋里有很多人,而叶小飞正在其中。

    一看到叶小飞,沈芳似乎忽然记起了什么,猛得打了一个寒战,惊慌失措的爬了起来,急急的往后缩去,嘴里还颤声叫道:“不不不,我、我什么都没说?不要再折磨我了!”

    叶小飞看了沈芳一眼,对康遂道:“康队,先让其它人出去一下吧。”

    康遂知道叶小飞有话要问,吩咐其它人都离开了屋子,并将门带上,跟叶小飞一起,盯着沈芳。

    关采荇早就藏在了梳子里,此时一声不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待其余的刑警都离开后,叶小飞将囚禁熊松魂魄的那张符纸拿了出来,在沈芳面前晃了晃:“沈芳,你是不是害怕熊松,所以才不敢说?”

    “什么?”

    沈芳似乎一时半会儿还没明白叶小飞的意思,狐疑的盯着叶小飞手里的符纸,低声道:“我、我听不懂你的话,什么熊松?”

    “呵呵。”

    叶小飞也不在意,将手一招,低声念咒,把熊松从符纸中放了出来。

    然后又快在熊松的头顶上压了一张压鬼符。

    熊松一出现,沈芳立刻瞪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叶小飞竟然还有这种手段。

    康遂也是吃了一惊,一脸惊讶的盯着叶小飞,心中暗道:果然有些手段。

    康遂虽然知道叶小飞能捉鬼,可如此轻易的将熊松的魂魄抓住,倒的确非常厉害。

    对于熊松的模样,康遂当初调查案件的时候看到过,尤其是熊松死时身体的浮肿,对康遂的印象也非常深刻。

    看着叶小飞将熊松的魂魄招了出来,康遂虽然心里有准备,但还是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人对鬼魅之物都有本能的恐惧心理。

    叶小飞微微一笑,看向沈芳:“你虽然很可恶,而且心胸狭窄,可是,我没有看到你被鬼缠死而不管的理由。”

    顿了顿,叶小飞继续问道:“怎么,这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沈芳一眨巴不眨地盯着熊松的魂魄,缓缓从床上爬了下来,走到熊松的面前,猛然间伸出手来,朝着熊松的脸上抽去。

    可是,这一抽,却抽了个空。

    沈芳一愣,随即明白了,这个熊松虽然能看到样貌,但不过是只鬼而已,怎么可能碰得着?

    沈芳一脸的恨意,咬牙切齿的盯着熊松,短暂的反应之后,指着熊松大叫了起来:“你、你丧尽天良,我一直以为你老实,没想到,你不但杀人,还用这种方法折磨于我?”

    “你该死,哈哈,你终于还是有这么一天!”

    “扑通!”

    沈芳跪在叶小飞的面前,不停的磕着头,哀求道:“大师,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您杀了它,让它永世不得生!我再也不想受它的折磨了。”

    说着,沈芳哇的一声,再也止不住痛哭了起来,似乎所有的委屈都在一瞬间化成了泪水,喷涌而出。

    熊松虽然被压鬼符压着,但依旧还梗着脖子,见沈芳骂自己,也是呲着双眼,大声争辩道:“沈芳,你个贱人,行那种苟且之事罪该万死!”

    “哈哈,我不但要杀了你们,还要折磨你们,只是可惜,却让钱经义那个老东西的魂魄逃掉了!”

    “哼,你们都以为我傻!我看,真正傻的是你们!自从我学了这禁魂术之后,哈哈,看谁笑到最后!”

    熊松跟疯了一样,癫狂的大笑不止。

    熊松甚至想上前去掐沈芳,但苦于被压鬼符压制,根本动弹不得。

    沈芳此时似乎也放开了胆子,大哭大叫了一会儿,听到熊松的咒骂,终于颓废的坐在地上。

    双眼失神,沈芳喃喃的自语不断:“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受钱经义挑拨。我、我当时只图一时痛快,根本没想到那么多”

    啪啪啪!

    沈芳边说着,又开始抽打着自己的脸颊。

    不一会儿工夫,竟然将脸上抽得通红无比。

    这种事情,一时欲念铸成大错。

    熊松根本没想到沈芳竟然会悔过,反而一愣,随即怒声叫道:“哈哈,你还知道悔过?”

    “哼,当初你背着我行苟且之事的时候,你知道悔过吗?”

    “你不知道,你只知道一时痛快!”

    “我虽然傻,可是,我并不笨,别以我什么都不知道!”

    “哈哈,如果不是我一直开殡葬车,身上的尸气很重,我怎么可能学得了那禁魂术?”

    “如果没有禁魂术,我怎么可能会报复?”

    “哈哈,太爽了,这种报复的感觉太爽了!”

    熊松大叫着,竟然也颤抖了起来。

    猛然间转过头,熊松忽然瞪着叶小飞,声音嘶吼不已:“杀了我吧!有本事就杀了我,否则,我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叶小飞见他们什么都承认了,只得无奈的摆了摆手,示意康遂将沈芳带出去。

    康遂见识了叶小飞的手段,略一犹豫,上前拉起沈芳就出了房间。

    整个房间里只剩下叶小飞跟熊松的魂魄。

    叶小飞表情异常的严肃,死死的盯着熊松,犹如要将熊松彻底看穿一般。

    如今唯一的线索,就是谁把禁魂术教给熊松的。

    只要找到那个人,也许才会找到养尸的关键,否则,这绝对是一个隐患。

    “说吧!”

    叶小飞冷冷的盯着熊松,一翻手,咬破了自己的手指。

    淡淡的血腥气味从叶小飞的手指上流了出来。

    熊松一怔,不明白叶小飞究竟想干什么,不由得心下惊恐,颤声问道:“你、你想干嘛?”

    “谁教你的禁魂术,说出来,我会让你死得痛快,否则的话”

    叶小飞将咬破的手指在熊松面前晃了晃,“你折磨沈芳的那种痛苦,我也可以让你体会一下。”

    “什么?”

    熊松闻言,一脸惊恐的盯着叶小飞的手指。

    愣了半响之后,熊松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却是张狂无比:“哈哈,沈芳只是身上阴气太重,才会有那种痛苦。我都死了,本来就是阴魂鬼体,你怎么折磨我?”

    “哈哈,小子,你虽然有些本事,但让我将那个人供出来,绝对不可能!”

    说着,熊松用力往上一涨。

    嘶啦!

    那张压鬼符竟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撕开了一般,变成了两半,从熊松的头顶上滑落而下。

    叶小飞见此,却是冷笑一声,将手一摔,献血飞洒而出。

    “冥顽不灵!”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4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