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284章 菊花残,满地伤
    叶小飞上前一把抓住聂立俊的衣领,跟拎小鸡一般将他拎了起来,回头问江珊:“这里哪里有安静一点了儿的地方吗?”

    江珊一愣,不明白叶小飞的意思:“你要干嘛?”

    “你难道不想知道是不是他想害你的舅舅吗?”

    江珊双眸一闪,“在我们楼下有地下室,我带你去。”

    说着,当先引路,就要带叶小飞走。

    一直躲在车里看热闹的张伯钦见此,立刻按了两下喇嘛,大声喊道:“喂,徒弟,我先到校长家等你啊。”

    那模样,完全已经明白了叶小飞想干嘛。

    江珊这才留意到张伯钦,连忙喊道:“张教授,舅舅在家等您呢,您先过去好了。”

    江珊的镇定出乎叶小飞预料,不但干练,而且丝毫不拖泥带水。

    很快,江珊就带着叶小飞来到地下室,将钥匙扔给了叶小飞,看了聂立俊一眼,抿嘴道:“我先回去等你。”

    聂立俊见江珊真把自己交给叶小飞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顿时怂了,大叫道:“喂,江珊,你干嘛去?我、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啊。”

    叶小飞撇了撇嘴,“怎么,现在知道错了?哼,难道还把我爆你的菊花吗?”

    江珊刚刚转过身,正听到叶小飞这话,语气陡然间冷了很多,瞟了叶小飞一眼,又对聂立俊道:“我知道你是海归,而且又有本事,可是,如果查出来你真跟舅舅身上的毒有关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赤果果的威胁。

    哪里还像个娇柔的女子?简直就是一个霸道的女总裁嘛!

    江珊根本没有再理会聂立俊那祈求的眼神,转身离开了地下室。

    看着江珊那冷漠的眼神,聂立俊最后的一点儿希望也彻底破灭了,只剩下满心的绝望。

    尤其是看到叶小飞那笑面虎一般的面容,更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勉强鼓起勇气,哆嗦道:“你、你究竟想干嘛?”

    “呵呵,我想干嘛?”

    叶小飞一只手拎着聂立俊,另一只手打开地下室的门,进去之后,再次将地下室从里面锁死。

    整个地下室并不大,也就可以放些杂物,里面清洁卫生的东西倒是一大堆,还有割草机。

    叶小飞随手将聂立俊扔在了地上,转了一圈,看到了一把断了头的扫帚,然后拿了起来,再次走到聂立俊面前,冷冷的说道:“说吧。”

    “说、说什么?”

    聂立俊看了看叶小飞手里拿的木棍,一脸错愕的盯着叶小飞。

    叶小飞冷笑一声:“好啊,那我帮你回忆一下。”

    说着,一把抓起聂立俊被折断的手臂,用木棍轻轻敲了两下。

    霎时间,聂立俊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本来就断了,再用木棍敲,这简直是在伤口上撒盐啊。

    “你、你问什么?别、别打了”

    刚才的剧痛已经麻木了,可又被敲了这几下,痛觉像是提醒聂立俊一般,再次刺激着他的神经。

    叶小飞不为所动,指了指他的手上,“这是蛊毒吧?”

    “蛊毒?什么蛊毒?”

    聂立俊立刻瞪大了眼睛,连连摇头,可心中,却是震撼无比。

    原来,这个家伙早就知道了。

    “呵呵,还嘴硬?好啊,那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

    叶小飞摆了摆手里的木棍,一脸猥琐道:“最近看过一个片子,虽然恶心了一点儿,但据说滋味还不错呢。”

    “啊?什、什么片子?”

    “呵呵,菊花残,满地伤”

    说着,叶小飞不怀好意的盯了盯聂立俊的屁股。

    聂立俊猛然间屁股一紧,立刻明白了叶小飞的意思,大声叫道:“你、你想干嘛?我、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蛊毒?我只是学校的一个老师,哪里知道蛊毒是什么东西?”

    “呵呵,菊花残,满地伤”

    叶小飞自顾自的唱了起来,然后围着聂立俊转了两圈,又拿着手里的木棍比划了两下,自言自语道:“嗯,这根棍还是有点儿细,如果捅进去,肯定不是很爽。”

    “不过嘿嘿,长度应该还是可以。”

    说着,叶小飞将眼一瞪,使劲用木棍抽了聂立俊的屁股两下,厉声道:“我再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出来是谁给李怀仁下的蛊毒,否则的话,你绝对会明白菊花为什么那么艳!”

    “不我、我真不懂你说的是什么啊?”

    聂立俊使劲往地上坐了坐,连连摆手,一脸的哭丧样儿。

    叶小飞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一脚将聂立俊踹趴下。

    下一刻,将木棍对准聂立俊的后面就捅了下去。

    “啊”

    一声惨叫。

    叶小飞咧了咧嘴,自言自语道:“他娘的,太残忍了。”

    这酸爽的滋味。

    聂立俊都疯了,身不停的扭曲着,跟一只蚯蚓一般。

    叶小飞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变态!

    其实,叶小飞真不想这么粗鲁,可对付聂立俊这种人,就得让他明白什么是最痛的领悟!

    看着聂立俊惨叫声此起彼伏,叶小飞跨到他的面前,用脚挑起他的下巴:“这下可以说了吗?”

    “我、我真”

    “噗!”

    “我说我说,我全说,我知道蛊毒是什么!”

    “我曾跟别人学习过养蛊之术,可我没有那个天赋,但李怀仁真不是我下的毒啊!”

    “我虽然想坐校长的位置,虽然想得到江珊,可我没想过要杀人啊!”

    聂立俊生怕叶小飞再来一下,一口气全部认了。

    叶小飞看着那根木棍上都沾了黄黄的东西,又是咧了咧嘴,一阵恶心,连忙扔到一边,蹲下,拍了拍他已经扭曲的脸,不紧不慢道:“哎,何苦啊,早这样不就行了吗?”

    随手拉过一张被扔在仓库里的椅子,叶小飞坐到聂立俊的面前,抽出一根烟来,悠然道:“说吧,如果哪里不老实了,我不介意再让你尝尝各种酸爽的滋味。”

    聂立俊听到酸爽二字,猛得又是一个激灵,连忙哀求道:“不会不会,我全说,全说还不行吗?”

    恶人还需恶人磨。

    聂立俊这辈子恐怕都会留下阴影,更别提再去打江珊的主意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5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