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299章 棋行险招
    看着纳兰凤婴胸口那道十几公分长的伤口,叶小飞根本无暇去看伤口之外的雪白,甚至没有心情去看那两团高耸。

    那道伤口狰狞无比,像是在向叶小飞挑衅一般呲牙咧嘴,似乎在嘲笑叶小飞,像是在说:“你不行的,哈哈,你根本拿我没有办法的!”

    叶小飞此时内心挣扎不已,看着纳兰凤婴娇美的容颜,又看看那条长长的伤口,自言自语道:“妈的,老子碰到你两次,救你两次,也不知道哪辈子欠你的。”

    “今天老子拼了,我虽然阴冥九针还不行,但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你要是挺不过去可就别怪我了。”

    说着,叶小飞拿起宝剑,刺啦一下划破自己的手腕,将自己的鲜血撒在了伤口处。

    因为伤口又长又深,叶小飞不断洒着鲜血还得不断往外挤压,足足用掉了至少三百毫升鲜血,才将鲜血全部洒进伤口之中。

    叶小飞是纯阳之体,鲜血可以抑制蛊毒,对伤口的愈合还有一定的作用。

    看着鲜血慢慢浸到伤口处,叶小飞又嘀咕了一句:“老子献血都没献过这么多,哼,要是你能醒过来,再又打又杀的,老子非得睡了你不可。”

    边说着,叶小飞拿出一张符纸,轻轻念咒,将符纸燃烧而起,然后将纸灰全部洒在了伤口处。

    再次拿出老崔给的九根银针,叶小飞努力回忆着尸典中一些关于排毒的穴位。

    还没下针,叶小飞已冒出了一头的冷汗,显然紧张不已。

    这可是第一次施银冥九针,如果错了,就是一条生命。

    可恶,如果不救她肯定会死,为什么我还在患得患失呢?

    叶小飞暗骂了自己一句,也顾不得其它,嘶啦一下将纳兰凤婴胸前的衣服全部扯开。

    霎时间,胸前那对饱满立刻展现在叶小飞面前。

    叶小飞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连忙急念动清心咒,不断的暗示自己:淡定淡定,一定淡定。

    那道伤口正好在胸前,一直延伸到腹部,必须把纳兰凤婴的前胸全部敞开。

    要说不吸引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尤其是那对饱满像是一对香瓜一般,让人看了都忍不住上前摸两把。

    叶小飞此时终于意识到了为什么说冲动是魔鬼。

    妈的,如今生死关头,就算是两座金山也不能看不能碰!

    好不容易静下心来,叶小飞又郁闷了。

    因为,扎针的地方必须是心脏附近,想要将尸毒排出去,心脏的位置血流量最大,最好的办法就是棋行险招,先将毒素全部赶到心脏附近,然后通过那里排出。

    这种方法并不能完全拍掉毒素,但至少可以争取时间,不至于让纳兰凤婴死得太快。

    奶奶的,这是在折磨老子这个小处男不成?

    叶小飞死死地盯着纳兰凤婴的左胸,不断的暗示自己:“那里什么都没有,下面是心脏,下面是心脏”

    可是,让叶小飞没想到的是,越暗示,反而注意力越往那上面看。

    关采荇一直在不远处警惕,见叶小飞迟迟不下手,不禁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关采荇立刻尖叫了起来:“叶小飞,你在干什么?”

    关采荇看着纳兰凤婴那洁白无暇的身体,指着叶小飞,就跟自己的身体被叶小飞看到了一样。

    叶小飞哭丧着脸,看了关采荇一眼:“我说姑奶奶,你就别添乱了。你以为我想耍流氓啊,现在人命关天,我倒是想耍流氓,可也得可以耍啊!”

    关采荇闻言,很快就明白了叶小飞的意思,咬了咬牙,终于凑上前问道:“那、那要不要我帮忙啊?”

    叶小飞摇了摇头:“算了,这种事你帮不了。”

    说着,拿起那根最短的银针,刷的一下扎进了左肋偏下处。

    “不管了,一气呵成!”

    叶小飞使劲闭了闭眼,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心神一定,接连四根银针扎了下去。

    说来也是奇怪,叶小飞这四根银针下去,用了不足十秒,竟然比刚才纠结了半天还要有效。

    纳兰凤婴闷哼了一声,紧闭的双眼也缓缓睁开。

    一看到叶小飞就在自己的面前,纳兰凤婴刚想喊叫,却见叶小飞猛得将眼一瞪:“别叫,老子在给你解毒,你要是不想死最好就老实点。”

    纳兰凤婴眼睛下翻,慢慢看到自己胸前的饱满一览无余的展现在叶小飞面前。

    “啊叶小飞,我、我要杀了你!”

    “砰!”

    还没等纳兰凤婴挣扎,叶小飞手刀直接砍在了她的脖子上,把她砍晕了。

    关采荇见此,撇了撇嘴,问道:“小飞,你究竟是不是男人啊?怎么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

    叶小飞抬头看了关采荇一眼,“我是男人,你说我耍流氓,我不耍流氓了你又说我不是男人,你准备让我怎么办?”

    关采荇翻了翻白眼,也不再跟叶小飞说话,扭过头放哨去了。

    八根银针下去之后,最后一根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根。

    叶小飞只感觉这比跟绿僵缠斗还要艰难,不但身体的体力已经透支,就连身上都被汗水打透。

    叶小飞终于意识到,这当医生也不容易,不但要集中精神,而且还不能出差错。

    哎原来,这就是阴冥九针啊。

    叶小飞在八针入体之后,也慢慢领悟了当初老崔给自己尸典的意义。

    这些东西根本不是说能教会的,而关键在悟。

    而这悟又不仅仅是冥思苦想就行了。

    正所谓棋行险招,最为危险的时刻才能激最大的潜能。

    叶小飞心中也是感慨无比,暗暗赞叹。

    如果平时让自己拿着银针对着空气练,恐怕就算是练十年也无法知道什么是阴冥九针。

    这一针针下去,叶小飞才真正明白,阴冥九针的含义,在于实践,而这种实践的机会却是可遇不可求,根本不是平时随便的治病救人那么简单。

    “纳兰凤婴,算你走了狗屎运,碰到了老子,不然,你这身尸毒,恐怕就算天王老子来,也没法帮你解了!”

    叶小飞深吸了一口气,擦了额头的一把汗,对准纳兰凤婴左胸偏下的地方狠狠的将最后一根最长的银针扎了下去。

    “啊!”

    银针下落,纳兰凤婴大叫一声,整个身体猛然间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那根银针霎时间变成了漆黑一片。

    叶小飞连忙探出另外一只手,迅将其余的八根银针全部拔了出来。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