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323章 找茬
    叶小飞虽然年纪跟这帮小混混差不多,可明显比他们要成熟很多。

    看着他们一个个惊异的眼神,叶小飞笑了笑,拉起骆子成道:“走吧,我们俩进去,其它人要是想待,就在这里等着好了。”

    今天是来找岔的,人多了反而太容易暴露目标。

    骆子成见叶小飞坚持,只好点头答应,当先领着叶小飞进了酒吧。

    酒吧里人并不是很多,骆子成进去之后,直接走到了吧台前,朝着服务员伸出两根手指头:“两杯蓝色妖姬。”

    一看那模样,骆子成是经常来酒吧喝酒的。

    叶小飞找了一个靠墙的地方坐下。

    不一会儿,调酒师调好酒后,骆子成端着两杯酒走到叶小飞面前,给了叶小飞一杯,自己坐在他对面问道:“师父,你准备怎么做啊?”

    “呵呵,这里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从表面上来看,这里倒还正规,根本没有看到什么混混流氓出没的痕迹。

    叶小飞笑了笑,一只手在脑袋上搓了一下,摸出两根头,扔进酒杯里面。

    骆子成见此,顿时瞪大了眼睛,心中暗道:这个师父

    “啪!”

    叶小飞一拍桌子,大声叫道:“靠,服务员,怎么回事?这里怎么有头!”

    立刻有服务员走上前,看了看叶小飞酒杯里的头,又看了看叶小飞穿着的穷酸样,撇了撇嘴,不屑道:“有头怎么了?拿出来就是了。”

    “什么?拿出来?”

    叶小飞站了起来,指着酒杯道:“靠,要么给老子换一杯,要么你给老子喝了!”

    服务员闻言,立刻脸色大变,根本毫不退缩,指着叶小飞骂道:“小崽子,看你穿着一身地摊货,恐怕一个月的生活费都不够这杯酒钱吧?哼哼,要喝就喝,不喝赶紧付钱滚蛋!”

    服务员说完,转身就要走。

    叶小飞见此,哪里还不明白,看来这些服务员也是有恃无恐。

    “站住!”

    叶小飞抓起酒杯,快步走到服务员面前,一字一顿威胁道:“你骂谁呢?要么给老子喝了,要么我给你灌,你自己选吧。”

    “切,小崽子,我骂你怎么了?就你那德性,还想在这里撒野?”

    服务员根本不怕叶小飞,一脸的不屑:“我骂你怎么了,你有本事你打我啊!”

    “啪!”

    叶小飞轮起一只手,直接打了服务员一耳光。

    服务员立刻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瞪着叶小飞:“你、你竟然真敢打我?我艹你大爷,你知道这里什么地方吗?你最好道歉,赶紧赔偿,否则”

    “哼,否则什么?”

    啪!

    又是一巴掌。

    叶小飞冷笑一声:“我再说一遍,给我把这杯酒喝下去,否则今天这事没完!”

    服务员捂着腮帮子,大声叫道:“好,那老子今天就看看你怎么个没完法!兄弟们,有人打人了。”

    呼啦!

    这一嗓子,直接从酒吧后门窜出了十几个染着五颜六色头的小混混。

    那些小混混身上还纹着各式各样的纹身。

    叶小飞看了这些混混一眼,又看了骆子成一眼,那眼神明显是在说:这些人,怎么感觉跟你是一路货色啊。

    那些小混混中显然有人认识骆子成,直接走到骆子成面前,笑眯眯的问道:“哟,这不是骆大少吗?今天怎么也来这里消遣了啊?”

    骆子成这才站起身来,跟和事佬一般笑道:“哟,这不是鲁哥吗?嗨,一家人不认一家人,这是搞的哪一出啊。”

    骆子成指着叶小飞道:“朋友,这是朋友,全是误会。”

    “误会?”

    服务员脸上浮现出得意之色,见骆子成跟鲁哥认识,指着骆子成叫嚣道:“你既然跟鲁哥认识,赶紧滚,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骆子成闻言,顿时拉下脸来,“怎么着?你这张嘴是不是得撕烂了啊?”

    “什么?你他娘”

    “啪!”

    骆子成直接窜了起来,对着服务员就是一耳刮子,然后飞起脚来,朝着他的胯下踢了下去。

    服务员根本没料到骆子成的脾气这么爆,根本没有反应,疼得蹲了下去。

    骆子成不依不饶,当着那帮小混混的面对着服务员一顿拳打脚踢,边打还骂道:“我艹你大爷,小崽子你骂谁呢!狗东西,老子今天就打你了怎么着!”

    “老子今天不但打你,还要把你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我艹你姥姥!”

    骆子成完全展现出了自己混混的风格,看得鲁哥那些混混脸皮直跳。

    他娘的,打得太狠了!

    鲁哥终于看不下去了。

    虽然他跟骆子成认识,但毕竟是拿着人家酒吧的钱,不能眼睁睁看着酒吧的人被打而不管。

    “骆大少,行了,再打下去,别说我不给面子!”

    骆子成停下手来,朝着服务员啐了一口:“鲁哥,这个人嘴欠收拾,怎么着?你真要管!”

    “骆大少,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我就当没见到你,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哟,我说鲁哥,怎么着?你还想打我?”

    鲁哥知道骆子成老爹有本事,并不想惹了骆子成,显然有些犹豫。

    地上被骆子成打的服务员鼻青脸肿,早就被打哭了,跟娘们一样嚎嚎大哭了起来:“鲁哥,什么骆大少狗大少,快帮我打,不然我直接找五哥。”

    “我艹你娘的,再说一句!”

    骆子成一脚又踹在了服务员的胸口,疼得服务员又是一阵呲牙咧嘴。

    鲁哥闻言,脸皮立刻抽搐了两下,他当然不想被麻五知道。

    麻五一旦知道自己不作为,恐怕不但会开了自己,还少不了一顿折磨。

    这些人震慑于麻五,就是因为麻五心狠手辣,而且一旦被打死了,连个尸都找不到。

    鲁哥听到服务员竟然把麻五拿出来威胁自己,不禁捏了捏拳头:“骆大少,你最好现在就离开,否则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怎么着?鲁哥,咱们一起喝过酒,这点儿面子都不给?”

    服务员狰狞的叫了起来:“鲁老七,你、你再不动手,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五哥打电话!”

    “砰!”

    骆子成直接抄起一张凳子,朝着服务员的脑袋上就轮了下去,“太他娘的聒噪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