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 第463章 玉蟾之毒
    金玉每次见到叶小飞的时候,他的成长都是恐怖的。

    似乎一日不见,叶小飞的修为就会再次高几分。

    在此之前,金玉对跟叶小飞的合作还有些犹豫,可看着他如此轻松的捏死白蛤蟆之后,金玉的心里踏实了。

    五毒教算什么?

    哼,五毒教有什么!

    老娘现在有董平集团,有钱有势,只要摆脱了五毒教,就能过人上人的生活,干嘛非要回五毒教啊?

    金玉知道,自己一旦有脱离五毒教的念头,就会被五毒教的人追杀。

    当然,想要摆脱这种追杀,只有一个办法,将五毒教铲除。

    怎么才能铲除?

    当然是跟叶小飞的合作。

    金玉略一犹豫,上前将保安扶了起来,“小飞,你小心点儿。”

    叶小飞点了点头,倒也没有多说,看着金玉扶着保安离开,将门关上之后,这才舒展了一下胳膊,去洗了一下手,然后又去厨房拿了一碗,将被自己捏碎的白蛤蟆装了起来。

    白蛤蟆已经血肉模糊了,毒液也流了一地,看起来恶心不已。

    钱莫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他已经完全确定,自己的玉蟾依旧还有毒,而且毒性丝毫没有减弱多少。

    那眼前这个小白脸跟没事儿一样捏死了玉蟾,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叶小飞根本不怕蛊毒。

    “我靠,这个世界上还有不怕蛊毒的人?”

    钱莫此时也终于明白了过来,自己本来想装逼,结果,逼却被对方给装了,而且,他娘的,这逼装的是直接把自己玩死的节奏。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叶小飞懒洋洋的坐回了沙,把碗放在茶几上,然后把两条腿也交错搭在茶几上。

    指着碗道:“我现在不想问你是来干什么的,只是想看着你把这只死蛤蟆的杂碎全部吃掉。”

    “哦,对了,如果不吃掉的话,你肯定会遭很多的罪,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

    “妈的,老子跟你拼了!”

    钱莫哪里受过这种侮辱?

    虽然手腕还剧痛无比,可钱莫也不是吃素的,多年形成的暴虐性格,让他心理也异常的变态。

    一把抓起一张凳子,朝着叶小飞就轮了过来。

    叶小飞微微摇了摇头:“冥顽不灵!”

    抬脚,侧踢!

    砰!

    连凳子带人,直接踹翻在地,那张凳子出一声巨响,更是直接破碎开来。

    钱莫不服,抓起一个红酒瓶子,再次冲向叶小飞。

    叶小飞有些不耐烦了:“妈的,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叶小飞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抓起盛满白蛤蟆的碗,朝着钱莫扔了过去。

    砰!

    碗直接砸在了钱莫的脸上,然后刚刚装起来的白蛤蟆杂碎再次散落。

    叶小飞同时飞起一脚,踢在了钱莫的肚子。

    这一脚,用了九成的力气,直接将钱莫踹得翻到在地,钱莫痛的弯腰扭曲蠕动了起来。

    叶小飞摇了摇头:“不堪一击。”

    相对于金玉来说,钱莫的打架本事真的太菜了,也就比街头上的混混强一些而已。

    叶小飞不想再废话,一脚踩在钱莫的背上:“吃!”

    “我艹你妈的!”

    “砰!”

    一脚踢在了钱莫的嘴上,把钱莫的嘴角踢出血来。

    “狗东西,老子要宰了你!”

    钱莫依旧大骂。

    叶小飞再踢。

    钱莫再骂!

    直到骂不出声来,叶小飞也打累了。

    “好,妈的,既然你嘴硬,那就让老子来喂你!”

    叶小飞没想到钱莫本事不咋样,嘴还这么硬。

    叶小飞蹲下,扒开钱莫的嘴,抓起白蛤蟆的杂碎一点点塞了进去。

    叶小飞可不是什么仁慈之辈,这次钱莫突然出现,肯定有什么企图。

    折磨不是目的,撬开钱莫的嘴才是目的。

    果然,跟叶小飞猜得差不多,一把那些杂碎塞进钱莫的嘴里,钱莫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口中有白沫吐出。

    叶小飞见此,冷笑一声:“哼,原来装得跟神人一样,他娘的也是一个凡人,连自己养的蛊毒都怕。”

    叶小飞硬生生将白蛤蟆的一大半塞进了钱莫的嘴里。

    钱莫此时根本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可随着毒性的蔓延,钱莫还是产生了对死亡的恐惧。

    一只手不断的在自己的腰间摸索,摸索了好大一会儿,摸出了一个棕色的小瓶子。

    钱莫颤抖着手想要将小瓶子里的东西倒出来,叶小飞却一把将小瓶子抓了过来。

    打开闻了闻,里面散出一股浓烈的腥臭味。

    想来,这就是解毒的解药了。

    叶小飞嘿嘿笑了一声,拿着小瓶子在钱莫面前晃了晃:“想要活的话,就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我。”

    钱莫的瞳孔已经慢慢散,嘴唇不停的颤抖着,身体也开始变得僵硬了起来。

    死亡的恐惧一点点笼罩在了钱莫的心头,钱莫不想死,他太想活了。

    “我我们教主让我来找金金蛇使”

    “求求求你给我一粒解药。”

    “前辈,求求求你了。”

    钱莫此时就连骨头都软了,根本没法再嘴硬了。

    叶小飞倒不想让钱莫就这么快死了,拿出一粒解药,扔在了钱莫的嘴里。

    钱莫跟吃仙丹一般,急急的囫囵吞了下去,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儿,一脸惊恐的看着叶小飞。

    叶小飞看着钱莫的脸色,见他依旧没有完全恢复,不禁嘿嘿一笑,晃了晃自己手里小瓶子:“看来,这白蛤蟆的毒性还蛮强嘛,一颗解药恐怕不够吧?”

    钱莫咽了一口唾沫,直勾勾的盯着叶小飞手里的瓶子。

    叶小飞站起身子,坐回沙上,将小瓶子放在茶几上,悠然自得道:“你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我会考虑将瓶子里的解药全部还给你,嘿嘿,否则的话,我不介意把这些解药全部毁了。”

    “看你的样子,如果不彻底解掉白蛤蟆的蛊毒,恐怕少不了一番折磨吧?”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钱莫此时心中恨不得将叶小飞碎尸万段,可小命被人捏在手里,却是没有半点儿办法。

    叶小飞说得没错,玉蟾虽然被叶小飞捏死了,但蛊毒却依旧存在。

    钱莫被塞了一大半玉蟾的尸体,中毒极深,想要彻底解掉,还得费一番力气,而叶小飞手里的那瓶解药就是关键。

    如果真被毁了,钱莫清楚的知道,自己这辈子也肯定得在痛苦中度过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1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