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诸神纪元 > 第二百五十七章吾来登场
    “杀!”

    厮杀声,叫杀声,不断缠绵胶着。

    一尊尊强横生灵,施展神威大术,破碎一方方天地虚空。

    一尊尊高傲生灵,喋血虚空,淡金、淡青、纯金、纯青之血,挥洒天际。

    岳鉴氏一步步走入黄泉碧落鬼域的深处,在九幽之域的加持下。任何一尊尊鬼神大能,在祂的面前,都犹如蝼蚁浮尘,一碰即碎,飞灰湮灭。

    先天神圣之威严,数十尊先天神圣之力,虽然强横无匹,但在这一道道幽冥规则下,也不由束手束脚。

    “诸位道友且慢!”

    一尊道人飘然而至,慈眉善目,手持一柄桃木杖,左手捧着一柄灵芝仙草,渺渺仙气,在道人身上浮现。

    天甲这尊大神圣,目光一凝,看向这尊道人形象者。<i></i>

    “你是何方的道人,胆敢掺和吾神族事宜,莫不是仙道也要与吾神道争锋?”

    天甲缓缓握拳,电闪雷鸣之音,蓦然回响。

    “贫道,乃是先天玉京山,大罗无极天境,元始天王坐下弟子,南极长生子。”

    “见过诸位!”

    南极长生子是一尊鹤发童颜,老者形态的道人,仙风道骨不外如是。

    这道人之称,源自仙道之流,意味大道,意味求道。

    “元始门下?”

    天甲冷哼一声,心中一凝。

    眼看其他九大神圣,与南北星神,被亿万万鬼灵簇拥。一时半刻,也难以脱出手来。

    被这亿万兆鬼灵怨气阻挠,难以踏破这重重鬼域。<i></i>

    “难道元始门下,就可以出手阻挠吾神族行为?”

    天甲眉头一蹙,厉声呵斥。

    “非也!非也!”

    南极长生子笑着摇头,五指微微攥紧桃木杖,道:“贫道,道行浅薄,焉能与诸位相较,只是师命如此。”

    “贫道……也只能阻拦诸位,片刻,片刻……”

    南极长生子语气仿佛理所应当,以先天生灵之躯,面对先天神圣,也似乎不弱与诸神之下。

    “哼……”

    天甲不言,身躯绽放天地辉芒,普照世间。

    十大天干,掌握天地之时,与十二地支一般,都是天地间时空之道的成就权柄者。

    天甲一伸手,一柄长矛,青铜神辉耀目,落入天甲手中。<i></i>

    这柄青铜战矛,矛尖似乎隐约有铜锈,一点点铜锈,让这一柄青铜战矛,似乎刚刚从时空长河中,捞出的一般,上面还有一滴水珠,在滚滚酝酿。

    “滚开!”

    天甲执战矛,怒声呵斥,攥紧用力。这一道长矛,被天甲掷出,重重神光呼啸。

    这一矛,如似山岳呼啸,神锋无情,展开恐怖杀机。

    …………

    踏!踏!踏!

    岳鉴氏迈着清脆的步伐,一路上不乏有不自量力的魂魄,想要阻挠这位,结果祂连护体的灵光,也不曾动用分毫,就把这些阻碍者,通通荡平一清。

    在这黄泉碧落的最深处,岳鉴氏高声言道:“吾已经到此,两位……不妨一见,可否?”<i></i>

    轰轰!

    这方天地,陡然旋转。

    一方玉盘上,两尊身影盘坐,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最大敌手。

    “吾等在此,劳烦地君亲临,真是吾等之过。”

    神荼似嘲讽一般,狭细的眸子,冷冷的看着这尊来着不善的大神圣。

    “诸位客气了,只是吾也属于无奈之举,还望两位见谅才是,必然吾于心不安啊!”

    岳鉴氏畅然叹息,是神情中满满真诚。

    “不如此,何来能见到道兄的高明,地君之威,好大的煞气,好大的威风!”

    神荼嗤笑道,手掌抚着玉案,似有若无的震动,让这一盏玉碗,轻轻晃动,似乎要打翻一般。<i></i>

    这两位,自称一道,与天地间诸位创道之祖,自然不能想提并论,但也足以与诸位先天神圣,平齐论座。

    “唉……不得不如此,还望两位见谅。”

    岳鉴氏依旧一副好脾气的模样,任凭这神荼发难,而不出言反击,只是一味地迁就。

    “你……”神荼愕然,没想到大名鼎鼎,威慑天地众生,让众神俯首帖耳的地君岳鉴氏,竟然是这般人物,‘滑不溜手’一般,让人难以捉摸。

    岳鉴氏的笑容愈发真诚:“吾此来,只是相求一事,必有重谢相应。”

    祂摊开手掌,这方地维烙印,也在同时共鸣,无穷无尽的滔滔神力,在这方黄泉碧落的深处,不断涌入涌出。

    “不可能!”<i></i>

    郁垒冷漠的声音,同时响起。

    “道兄不要妄想,你之所想所行,不为可能。”

    能让这尊大神圣,不惜劳师动众,亲自来此的,除了那四道地维烙印,又哪里还有其他理由。

    而这位大神圣不愿明说,自然也不会放弃大道机缘。

    “两位手上都有地维烙印,是天地间仅存的两尊地维掌握者。”

    “本尊此来,不是显耀神族威严,只是希望能让两位能他让机缘,吾定当不会亏待两位。”

    言词恳切,虽然已经刀兵相见,但岳鉴氏依旧保持着自己的态度。

    “唉……”

    神荼长长的叹息:“证道机缘,吾等怎可放手。无非一死尔,天地苍莽,死有何惧。”

    “况且……吾等未必不能功成。”

    郁垒陡然睁开双眸,绽放寸许精芒。

    “是啊,终究要做过一场。”

    轻声呢喃,神荼的话语也愈发坚定。

    “正是吾等登台之机,让这煌煌大世,更添几分光彩。”

    锵啷啷!!

    一道明光略过,落入神荼的掌心。

    那是一柄钩剑,长约丈许,上泛亮银光泽。

    “蚍蜉撼树,终是可笑……可叹!”

    岳鉴氏长叹如此,身躯渐渐向着,这两位的方向而来。

    剑光璀璨,钩乃是剑的分支,只是形体弯曲,不似寻常一般笔直而已。

    这一道剑光,浮现千万道满月一般,照尽岳鉴氏的来去周匝。

    一方宝塔,玄黄无尽,岳鉴氏以肉身炼就玄黄宝塔,不磨不灭,又岂是那般容易伤的。

    岳鉴氏就这般慢悠悠的,一步步走向神荼、郁垒。

    “哼……”

    郁垒脸色阴沉,一柄神钩也飞入掌中。

    剑钩迸射一道道神芒,剑气广寒天地,阴冷萧瑟之意,在他手中展现,比之神荼还要强上少许。

    锵!锵!锵!

    这两道剑气长河,各有特异,铺就在岳鉴氏的眼前,让祂无处可躲,无处可避,无可不可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20/257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