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亡命图 > 第四十四章 神教禁地
    东鄂雁荡峰,是东鄂境内最高的山峰,山体巍峨磅礴,高耸入云。山顶终年积雪,不知其厚,日光映照,彩霞夺目,是云狼的栖息之所也是东鄂人心中的圣地。而山体驼峰处秋叶随风飘舞,掀起萧索绝美的画卷;有绿意傲挺寒秋,有枫叶随风起舞徐徐离别,野果飘香,苍兔肥硕,巨鹰盘旋,野兽游走,搏技于藏冬之初;山腰处绿浪汹涌,松涛阵阵,山花点缀,野草繁茂,是大型猛兽的天堂,这里时有血腥气息充斥在空气之中,随着山风消散。而东鄂昌明神教就建造在雁荡峰山腰处,占地有五十方里左右。整个建筑依山而建,背靠雁荡峰腹地,面向西都,最高处四丈左右,仅仅是周围树木高度的三分之一。整个建筑周围不设围墙环绕,充分融入自然环境之中。盛夏时节,凉爽怡人,带有浓厚的南郡园林色彩,堪称人文自然建筑高度统一的典范,是整个汤垣王朝时期难以超越的建筑奇迹。

    今天的昌明神教格外冷清,不是因为入秋的缘故。

    千山客在神教总坛的阁楼里不停翻阅着信条,这些信条都是这段时间以来神教暗卫从汤垣疆域各处传回来的消息。他随手拿起一支粗不过筷子头大小的纸筒,上面密密麻麻,好似米粒一般的字迹仔细的查看起来。

    “北疆未发现大小姐踪迹,反而鬼宗活动频繁;禅宗弟子忘言败于神秘高手之下,对手疑似邪宗高手,禅宗震怒最高警戒函已发,不日就应该送到各大掌教手中;另外当朝暗卫几度针对江湖世家下手,到目前为止,北疆境内霸刀石家,枪王吉家,剑尊烈家,神拳无敌姜家四大世家只余霸刀和剑尊两家,另外两家于汤垣历帝都三十六年冬月初九午夜时分分别被两股未知势力一夜抹杀。根据现场排查,除了吉家家主吉有道和神拳无敌姜家家主姜云二人所处房间有打斗的痕迹且不见尸首以外,其余死者皆无反抗之力全部被杀,几乎全是一掌毙命,手段狠辣,无一幸免。属下大胆猜测这两处血案恐怕与邪宗或朝堂暗卫有关。另外,在北疆豪都边郊发现蜀山弟子同鬼宗弟子交手的痕迹,两方下落正在极力追查中择日速报。神教第一暗卫护法下属第三十七游魂使者北疆分舵夜魅上报,完。”

    千山客看着手中的信息,皱起了眉头,“还是没有大小姐消息啊”接着,一封封看了下去。

    “东鄂西南边陲,一女子疑似西宫教主,后经仔细跟踪调查,实为东鄂都城爽心院头牌风灵儿.........属下大胆猜测这个风灵儿可能与小姐下落有关;东鄂鬼宗总坛近日几大护法出动频繁,发现有身穿朝廷官靴之人经常来往,疑似勾结。其他暂无发现,神教第一暗卫护法下属第二十一暗子藏地龙上报,完”。

    “咦”当千山客发现西宫教主几个字的时候,一下子来了精神,长身而起,仔细看了下去。“混账,简直是无用之极,饭桶一个”当他发现这样的消息最后指向的不过是一个红尘别院的头牌时,杀人的心都有了,暗地里想着,这个棋子是不是在敷衍,如果认真观察怎么可能闹出这种离谱的乌龙,再说鬼宗最近动向异常已经被各方势力关注并掌握住,我千山客贵为昌明神教大护法还用再说吗?要么是起了二心想蒙混过关不说还自作聪明,其心可诛;要么此人已经暴露,无论什么情况都应呈报上来,事关美雪安危神教基业,我又岂可大意。而今神教群龙无首,教众难免心生背向,行事模棱两可实在可恨,既然你起了心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刀一”千山客手拿信条,漠然的注视着虚空,随声说道。

    “在”一道漆黑的身影突兀现身,静静站在千山客身前两米的地方,一把漆黑如墨而又小巧玲珑的尖刀在手中浮沉,全身被黑暗所笼罩,仔细端详也不容易发现他的存在,就像这个刚刚出现的人原本就应该在哪个地方一般,眼中毫无光泽,完全与黑暗混为一体,简直是黑暗的化身,他的名字叫刀一,是杀戮的代言。

    千山客扬了扬手中的信条,如有神力作用一般,信条轻飘飘却又疾如电光般落入刀一的手中。

    “别留下痕迹”千山客最后吩咐了一句,便挥挥手,黑影由浓转淡直至完全消失在阁楼里,地上有细小的灰烬,那是信条化为尘埃前的绝响。

    千山客继续翻看了起来,希望能发现有关大小姐的蛛丝马迹,心中多少愤怒和担忧都化作了一道道萧杀的命令,融入江湖。“但愿大小姐吉人天相,化险为夷,这可是老教主唯一的血脉啊”他内心自责不已,当时要是不听大小姐的话,执意安排战奴跟随保护何至于会发生这种近似于失控的局面,有懊恼,有愧疚,眼前都是西宫美雪的身影,“我和老教主是知交好友,而你虽非我亲身骨肉,早就视你为自己的女儿一般,想我孑然一身,这一世能得你父女赏识和照顾,早已满足。本想看着你鸾凤和鸣美满幸福之时,却遇上这生死玄关,当真是神教气数已尽么?”喟然之中沉默,沉默之中手扶书案,立身而起,眼中精光爆射,“就算是天要亡我昌明神教,我也要给天捅个窟窿出来,给老教主一个交代。”此时的他须发皆张,衣衫猎猎,无风却激烈,好久才渐渐平息下来。

    雁荡峰后山,壁立千仞,斧切一般,直上直下,高逾万丈。山石油绿夹带黑白淡红,岩石间偶有松树,高不过一米,却身如虬龙苍劲蜿蜒伸向虚空,松子垂落,在半崖间被山风绞为粉末,洒落在深不见底的暗涧之中。有鹰隼从山涧中嘴叼长鱼穿过崖口风暴,如利剑一般刺向远空。

    悬崖底,一条宽约十丈长的河流,静静流淌,水下不时有脸盆大的石头在滚动,在起伏,足见水面之下是何等疾流波涛。一根长有五米左右的木头漂浮在水面之上,随着一道道旋涡打着圈的向河流尽头的方向而去,木头的表皮早已不知被冲去了何方,一只苍白的手搭在木头边凸起的枝丫处,好像要随时滑落一般,万幸的是枝丫挂着了像茅草一样的头发,不然早被暗流卷走。

    这个全身几乎不着丝缕的人会是谁呢?就像一具浮尸般随波逐流?

    前方,河流的尽头变得狭窄起来,一道幽深的洞口,犹如怪兽张开的巨额吞没了整个河道,传出滔天的巨响,游鱼惊跃,鹰隼盘空,那溅起的水浪剧烈敲打在洞口凸起的岩石上,水花斑斓迷雾蒙蒙。

    入洞口五六丈远,一座宽约三米高约五米厚约两米的石碑静静矗立在前方,直面涛涛江水,岿然不动,肃穆而霸气。碑面有禁地二字,每字都有一人多高,采用上古篆书写成,有种历史的陈旧感,古朴而厚重。碑的旁边有落款,采用了极为豪放的草书:昌明神教第一代教主-----西宫降龙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327/2640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