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三章 和美女老总交易
    张墨谦不喜欢也不愿意牵连别人,中学时期,看了古惑仔系列电影后稚嫩的江湖义气爆发,不仅和高年级学生打,就连社会上的流氓混混也是他死磕硬碰的对象。那个时候的张墨谦从来不因为自己的原因去连累其他人,所以中学时代受过的处分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也正是因为这样,张墨谦连高中都没毕业就被老爸塞进了那支没有番号的部队,按照他老爸的话说,在学校飞扬跋扈那叫装13,去了那支没有番号的部队也能飞扬跋扈才叫真正的牛13。

    由于张墨谦上班的种种表现,除了被开除,这个月的工资也要减半,也就是说二千三的工资,他只能拿到一千一百五。不过,他倒也不在乎自己能拿多少钱,没有女朋友养的光棍一个,吃穿不挑剔,一千一百五足矣。

    看着薛婵坐进奥迪a8l就要离开,张墨谦快步走过去拉开车门,也不管薛总经理是否同意,兀自一屁股坐进后座。车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幽香,令人心旷神怡。

    张墨谦的不请自来让总经理助理兼司机的小美女拧起了眉头,而张墨谦旁边的薛婵一张俏脸瞬间霜寒。

    张墨谦却不知道,这辆奥迪a8l从买来到现在,除了薛婵和助理小美女,再也没有其他人坐过。对于这辆充满幽香的奥迪a8l,他是第一个男性入侵者。

    还未等薛婵呵斥,张墨谦便开口道:“薛总,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还谈什么?上班时间睡觉,抽烟,偷拍女人,开除你很正常。你再不下车我喊保安了。”坐在驾驶座的助理小美女凶巴巴的道。

    薛婵挪了挪屁股,离张墨谦远了几分,一双丹凤眸子冷冷的盯着身边的男人,“你想谈什么?”

    “我想薛总还没听清我的话,我要和你单独谈。”说完,张墨谦看了看助理小美女。

    “小琳,你出去一会。”

    助理小美女瞪了张墨谦一眼,很快下了车子。

    “有话快说。”薛婵不想让张墨谦在车里多呆一刻,特别是看到张墨谦贪婪的呼吸着车内空气时,她有一种将这混蛋一脚踹下去的冲动。

    “不要炒杨启星和孙永杰的鱿鱼。”张墨谦一脸诚恳。

    “我的决定,你管不着也没权管。”薛婵寒着小脸,看向张墨谦的眼神中充满厌恶,“好了,我该说的说完了,你没事的话请下去。”

    “还真是个手段凌厉的女王。”张墨谦心里暗暗想到,身子却无动于衷,好像没有听到薛女王的话一般。

    女人天生有一套对付男人百试不爽的办法,撒娇。男人同样也有对付女人的办法,那就是耍无赖。

    薛婵她再女王,归根结底也是个女人不是?

    “薛总,你只要答应不开除杨启星和孙永杰,我就下车,不会耽搁你一分一秒。”张墨谦舒服的靠在车里,对付薛婵这种女人,纯粹的耍无赖肯定收不到任何效果,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薛总,只要你不开除他们,要我做什么都行。”

    薛婵听完第一句话正想发怒,可是听到第二句时,薛婵心里突然萌生了一种好好整整旁边这个无耻男人的想法。谁让他侵犯了自己的胸部?虽然不是故意的,但同样不可饶恕。

    “做什么都行?”薛婵眼光闪烁。

    “只要不违背侠义之道,为你做什么都行。”张墨谦引用了《倚天屠龙记》主人公张无忌的经典台词。

    薛婵秀眉微颦,沉吟少许,说道:“我让你做的只要你有本事做到,不开除他们俩也行。”

    “说吧,做什么。”张墨谦说道。

    “去奥城的啤酒广场做保安一年,而且,你要保证没有人在那里闹事。”薛婵一双大美眸中带有几分挑衅的味道。

    张墨谦心中冷笑,奥城是昆州市晚上最热闹的地方,昆州市大部分酒吧、慢摇吧、ktv等娱乐场所都坐落于奥城。而啤酒广场则是奥城新开的一家酒吧,以啤酒作为卖点,故此名曰啤酒广场,也吸引了相当一部分年轻人。

    不过,唯一不足的是啤酒广场很乱。隔三差五就有人去闹事,张墨谦早有耳闻。心中冷笑之余,暗想薛婵这一手真是厉害,让自己去啤酒广场当保安,让自己挨揍?

    “薛总,啤酒广场好像不是你们建宁集团名下的吧?”张墨谦不动身色的问道。

    “是我朋友的,她招不到保安,而你这么有做保安的天分,去哪里正合适。”薛婵笑了笑,笑容迷人,可惜笑脸之中的深刻含义,只有她自己知道。

    “ok,就这么说定了。”张墨谦略微沉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薛婵没想到张墨谦答应的这么干脆,不过很快释然,啤酒广场虽然说不敢和缤纷年代、红都这些高等娱乐场所比拟,但在奥城内也不算低等,去里面消费的几乎不会下于五百,张墨谦这点死工资,能消费几次?所以她估计张墨谦没去过啤酒广场,不知道啤酒广场的混乱。

    想到这里,薛婵内心有些自责,张墨谦是侵犯了自己,可他不是故意的。万一他去啤酒广场后出了什么事,自己良心过得去吗?

    薛婵有些惭愧的抬起头,却见到张墨谦一双眼睛正肆无忌惮的落在自己凶前。今天她穿的白衬衣是v领,露出了深不见底的沟壑。薛婵看到了张墨谦眼神中流露出的欲望。心中的自责和惭愧顷刻之间一扫而空,伴随而来的是羞愤,也更加坚定了好好“修理”张墨谦的决心。

    张墨谦的想法却是这样:既然你将我往火坑里推,那我还在乎什么?所以眼神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不得不承认,v字领下的雪白沟壑真不是一般的迷人,薛婵确实有傲人的资本。

    两人各怀鬼胎,在奥迪a8l上完成了交易。

    收到了薛总不开除他们的消息,大肥肠顿时变得红光满面,孙永杰也露出了笑脸。两人也知道之所以薛总不找他们的麻烦,是因为张墨谦和薛总谈判的缘故。大肥肠嚷嚷着要带着众保安们去大吃一顿,他请客。

    全部保安算上大肥肠一共十人,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请客,张墨谦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狠狠的宰了大肥肠一顿,花了两千多大洋,让大肥肠在回家的路上一直纠结回去怎么和老婆交代。

    酒足饭饱的张墨谦骑着二手自行车去了花店,买了一束最新鲜的百合,这才返回创业园。创业园是张墨谦住的地方,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每个月七百块。环境不错,窗外便是昆州市有名的日月湖,当初张墨谦选中这里,也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安静优雅。

    开门换了拖鞋,张墨谦捧着新鲜的百合走向供桌,供桌上摆放着一张遗像,遗像的主人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穿着火红色风衣和牛仔裤,笑靥如花。

    遗像旁边花瓶里的百合有些枯萎,张墨谦将新鲜的百合换了上去。这是张墨谦每天必做的工作,每天去花店买新鲜的百合给遗像的主人换上。

    “妈,你儿子被总经理抓到,扣了工资,只拿了一千一百五。”张墨谦温柔的看着遗像上的漂亮女人,轻声道:“不过妈你不用担心,一千一百五,足够了。”

    遗像上的漂亮女人,姓唐,名悠扬。一九六六年出生于上海,三岁由母亲开始启蒙钢琴,八岁的时候获得全国少年儿童钢琴比赛专业组第一名,十岁获得德国国际儿童钢琴比赛第一名,十三岁考入美国科蒂斯音乐学院,十四岁林肯中心音乐季首演,由pbs向全美国转播,引起轰动。十六岁首演维也纳金色大厅,创下了几十年音乐会票房最高纪录。她是世界钢琴史上的一个传奇,但,她的造诣不仅仅是钢琴。十五岁开始玩私募基金,对市场金融动向的敏感度极强,投资银行背景的投资风格独树一帜,二十岁前她掌握的五只私募产品平均收益率百分之一百一十二点五六。

    不过,这个在钢琴上惊艳全世界,私募上惊艳全国的女人,在二十四年前低调的嫁给了一个叫张逸群的男人,从此告别了钢琴和私募,相夫教子。

    张墨谦呆呆的看了一阵,解下身上的四叶草羊脂白玉放在遗像前,柔声道:“妈,四年了。你的仇,张逸群不报,墨谦还记着呢。”

    “咦,怎么回事?”张墨谦连忙抓起四叶草羊脂白玉。

    羊脂白玉又称“白玉”、“羊脂玉”,是软玉中的上品,极为珍贵。它属于角闪玉,白玉之最。顾名思义,羊脂白玉,首先肯定是白色的,好似白色的羊脂,如果带有别色,那就不是羊脂白玉了。

    这块四叶草形状的羊脂白玉张墨谦戴了将近五年,熟得不能再熟。今早出门上班,羊脂白玉还如同往常一样,莹透纯净,质地细腻,光泽滋润,状如凝脂。

    而此刻,这块玉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它不再洁白无瑕,也不再莹透纯净。玉身上出现了其他颜色,是触目惊心的绯红色,绯红色围成一个圆环,好似将每片叶子连在一起一般。

    “怎么会这样?”张墨谦将羊脂白玉放在手心里搓揉着,百思不得其解。这块玉从早上起床戴上就没离开过他,难道有人觊觎这块玉的价值,在自己身上来了个偷天换日?张墨谦很快否定了这个判断,他有自信,能够偷了他贴身之物且不被他发现的小偷,这个世上数不出几个。就算小偷真有这本事,偷走羊脂玉后也不至于再给他系上另一块形状一样且带有绯红色的羊脂玉吧?这不是闲得蛋疼么?

    还有,这块出现了绯红色圆环的羊脂玉的触感和之前的一模一样,所以张墨谦肯定,这块玉肯定是他母亲留给他的那一块,假不了。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原本洁白无瑕的羊脂玉会突然出现了绯红色。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张墨谦只好作罢,暗想什么时候找个时间去问问徐老爷子,徐老爷子在玉器上沉浸数十载,也许他知道羊脂玉变色的原因。

    在同一时间段,安宁大道一栋豪华别墅的沐浴室之内传出一声娇呼。

    沐浴室水气朦胧,一名赤裸着身躯的女人倏忽从浴缸中站了起来,带起一阵水花,白生生的小手上拿着一尊碧玺做成佛像,佛像上出现了好几道裂纹。女人绝美的脸蛋露出深深的可惜之意,无奈的躺回浴缸,抓过旁边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兮兮,你送我的生日礼物被我弄坏了,呜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1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