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四章 美女房东催租
    张墨谦小学三年级时就有了自己的理想,并且从那一刻开始就为理想不停奋斗着,他的理想其实很简单,就是长大以后要拥有两样东西。说直白一点,金钱和女人。说含蓄一点,事业和爱情。

    人生有太多的第一次,在张墨谦的世界里他只重视两个第一次。第一桶金,第一次破处。毕竟这两个第一次都和他的理想息息相关。

    此刻的张墨谦正襟危坐,一遍又一遍的数着第一桶金,一千一百五十块的工资。张墨谦越数心中越愤恨,如果没有薛婵那档子事,他的第一笔工资应该是两千三而不是两千三的一半。

    愤恨归愤恨,日子还是要过的。他将十一张百元大钞和一张五十元钞票平铺在茶几上,琢磨着这些钱该怎么用?考虑了片刻,张墨谦将茶几上的钱分成了两份,五百块的一份和六百五的一份。

    在这个小学生就开始谈情说爱的年代,作为一枚二十一岁还是处男的牲口,张墨谦深感无奈。因此,他决定今晚用第一笔工资去发廊店摘掉自己戴了二十一年的处男帽。以昆州市的消费,初步估计一次至少五百块。

    剩下的六百五,就留着吃饭、给老妈买新鲜的百合。

    今晚就能摘掉处男帽子,张墨谦想想就心跳加速。他脑袋里正想着着今晚该怎么利用平时看岛国片积累的经验对付漂亮小姐时,敲门声响起。

    “谁啊?”

    张墨谦对打扰他yy的人哪里有什么好语气?

    没人答应,但敲门声依旧继续。

    张墨谦懒洋洋的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漂亮的脸蛋,漂亮脸蛋的主人上身穿短款花格子针织衣,下身是一条铅黑色的紧身牛仔热裤,曲线优美撩人,脚上穿着一双粉红色的小凉拖,脚踝圆润,脚趾粉嫩如葱,显得格外精致。

    不过,脸蛋漂亮身材好的女人却没给张墨谦什么好脸色,寒着一张俏脸。

    “有什么事吗?”张墨谦也没说什么“快进来坐”之类的客气话,他可不喜欢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站在门口的年轻美女是他的房东,名叫李思。张墨谦刚刚搬来创业园的时候,李思对他还算客气。可没过多久,在走道上碰到李思,李思就没对他有过好脸色,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美女房东。

    日子就这么过着,搬来创业园两个月,两人也没什么交集。

    “该交房租了。”李思绷着小脸,面无表情的说道。

    张墨谦心中哀嚎,暗骂自己竟然忘记了房租这事。七百的房租,那一千一百五的工资一次性就要被这娘们拿走一半多,原本计划好的摘处男帽子大计也泡汤了。

    张墨谦心疼的拿出七张百元钞票,数了好几遍,确定没有多给,这才郁闷的递给美女房东。

    哪知道房东李思接过钱数了数,小嘴一张,说道:“最近物价上涨,房租加价,从原来的七百一个月变为一千一个月。”

    “什么?涨价?”张墨谦登时蹦了起来。

    恰在此时,走道上刚好有一名拎着菜篮子的中年妇女走过,张墨谦连忙跑过去:“杨婶,你这个月交了多少的房租?”

    “七百啊,我们这里的人家不都是交这个数吗?李姑娘人好,创业园这里的房租算便宜啦。”中年妇女笑着说道。

    张墨谦跑过去和杨婶说话李思看在眼里,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

    在张墨谦没搬进创业园之前,李思觉得虚伪的男人最令人讨厌。可是当张墨谦搬进创业园之后,李思才发现,原来最令人讨厌的不是虚伪的男人,而是偷内裤的变态。

    自从张墨谦搬进创业园之后,李思晒在阳台上的内裤便隔三差五的丢了。李思怀疑张墨谦不无道理。第一,在张墨谦搬来之前她的内裤从来没丢过。第二,她的阳台和张墨谦的阳台相邻,张墨谦要想偷她的内裤只是举手之劳。

    就在昨天,她又丢了一条内裤。

    是可忍孰不可忍,李思决定将罪魁祸首赶出创业园。丢内裤不是什么好听的事,传出去固然对无耻大变态张墨谦的名声不好,但对她的名声同样也不好。于是她想用加房租的计谋,将无耻变态赶出创业园。无耻变态平时的生活李思看在眼里,用一穷二白来形容他的生活最贴切不过,所以李思琢磨着只要在房租上做文章,肯定能把变态逼出创业园。

    比窦娥还冤的张墨谦知道这妞故意针对他,但是却不知道这妞为什么故意针对他。

    问清了杨婶房租的张墨谦返回,李思已经准备了说辞对付无耻变态即将到来的质问,却没想到一向抠门的无耻变态竟然豪气了一回,从钱包里抽出了三张一百的递给她。

    “够了吧?”张墨谦笑呵呵的说道。

    李思一怔,美眸中闪过一丝不解。利用房租将张墨谦赶出创业园的计划失败,她心思一转,心想干脆把话和这个大变态说明白了,索性没有接张墨谦递给他的三百块钱,而是冷声道:“这房子我不想租给你了,请你搬走吧。”

    “明白了,我就说怎么故意涨房租,原来是想赶我走?”张墨谦摸着下巴,笑容玩味的看着李思。

    李思没说话,算是默认,如果有选择,她甚至不愿意多看这个偷内裤的变态一眼。

    “如果我不走呢?”张墨谦摸着下巴,眼睛肆无忌惮的看着眼前的性感美女。尤其是那双紧身热裤下修长笔直的腿,既白又嫩,这么完美的一双腿,绝对是令无数牲口疯狂的存在。

    “房子是我的,如果你不搬走,我就报警。”看着无耻变态那猥琐神色,李思的眼神越发厌恶,俏脸宛若涂了一层冰霜,象征性的拿出一款精致小巧的手机,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要是张墨谦不搬走,她便会按下110。

    这一刻张墨谦开始怀疑自己的人品,李思这妞,平时对其他房客挺好的,这些他都看在眼里。可是他就不明白这妞为什么要把自己赶走?难道自己长得这么讨人厌?不可能啊,咱张墨谦不敢比宋玉潘安,但也是挺清秀的小伙子。

    “谁说这房子是你的,李思,房子是我毛永权的。”正在这时,略带着几分沙哑的嗓音从走道口传了出来。

    四个年轻男人,为首的男子年龄大概二十三四岁,身高一米七五左右,脸色蜡黄,眼睛周围带有浓重的青色,身材瘦得可怜,用皮包骨来形容毫不为过,整一副瘾君子的模样。

    剩下三人皆是和“瘾君子”年纪差不多的年轻男子,跟随着“瘾君子”朝李思和张墨谦走来。

    李思一见到“瘾君子”模样的男人,脸色微变。

    “李思,我的好表妹,这几年真是辛苦照看我妈留下的房产。”瘾君子略带沙哑的声音阴测测的说道,一双熊猫眼打量了张墨谦几眼,这才放在李思身上。

    “毛永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你赌博吸毒,我管不着也不想管。房子是小姨留给梅梅的,小姨病重时说得很清楚。”李思看着毛永权冷笑道。

    站在她面前的瘾君子是她表哥,从小到大,没有一天让小姨省心,初中打了政教处主任被学校开除,进入社会后,认识了许多混混,最终迷恋上赌博,沾染了毒品。在一次社团火拼中被抓,判了四年有期徒刑。小姨在毛永权入狱第二年就染上重病,临死前立下遗嘱,将创业园的房产留给毛永梅。

    毛永梅是小姨的女儿,毛永梅和毛永权无疑是云泥之别,毛永梅乖巧听话,温柔孝顺,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小姨死的时候毛永梅正读高三。创业园房租获得的收入,足够供毛永梅读完大学。

    “李思表妹,梅梅是我亲妹妹,我比你更关心她。”毛永权说道:“我家的房产,用不着你这个外人插手,昨天在电话里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

    毛永权说完,看向张墨谦,笑着拍了拍张墨谦的肩膀:“兄弟,放心,创业园是我毛家的财产,只要你交房租,想在这里住多久都行。”

    看来刚刚毛永权已经听到了张墨谦和李思之间的对话,知道了李思正把张墨谦赶出创业园。

    “毛永权,如果你是一个好儿子好哥哥,我乐意把创业园还给你。可是,你配么?如果我把创业园交给你,估计不过一个月就被你败光吧?”李思冷笑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李思,别以为老子是傻逼。我学历比你低但我不是法盲,我妈当初立下的是口头遗嘱,口头遗嘱成立的条件至少有两个以上的见证人在场。”毛永权森然道:“遗嘱无效,我是我妈的儿子,就算我和妹妹平半分,创业园的财产也该有我的一半。”

    李思俏脸煞白,毛永权说的一点没错,小姨当初立下遗嘱时只有她和毛永梅在场,根本没有法律效益。向来自信的她这一刻从心头涌出深深的无力感,小手不由自主的抓紧了手机。

    “当然,你可以选择报警。某个领导的儿子是我铁哥们,当初我至少也要判十年,一切都是有他帮忙打点,我才被判了六年,这些你也知道。所以就算你报警,我敢保证不会有警察来。”毛永权有所依仗,语气比之刚才越发嚣张。

    李思紧紧的咬着嘴唇,狠狠的瞪着毛永权。

    “这是小姨留给梅梅的财产,你休想继承。”李思态度坚决。

    “那休怪我不讲情面,好表妹,你长得细皮嫩肉,我身后的三个兄弟可憋了好几天了。”毛永权这么一说,他身后的三个男人都露出邪淫的目光。

    像李思这种脸蛋漂亮身材超棒的娘们,整个昆州市都找不出几个。

    “兄弟,想不想尝尝这妞的味道?”毛永权对一直袖手旁观的张墨谦说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1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