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九章 佳人有约
    凌晨五点钟,张墨谦骑着自行车返回创业园。

    第一天上班轻松结束,让张墨谦有些遗憾的就是那六百块钱的提成。不过他倒也想得开,啤酒广场闹事率在奥城鼎鼎有名,隔三差五出事,不然薛婵也不会为了报复他而让他来这里当保安了,所以拿提成的机会很多,偶尔丢失一次他也无所谓。

    回到创业园,张墨谦洗了个澡便蒙头大睡,在夜店工作,必须适应昼伏夜出,还好张墨谦适应能力强,晚上工作白天上班对他来说也没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工作,让张墨谦有些失望,啤酒广场愣是没一个闹事的。这让张墨谦开始怀疑啤酒广场到底是不是传说中出事率最高的夜店。

    只是,让张墨谦没想到的是有人比他更失望。

    啤酒广场二楼,某个角落不起眼的包间内,包间门开了一条缝。从这这里望去,刚好能见到大舞池里群魔乱舞的年轻男女,还有悠闲哼着小曲的张墨谦。包间里有两个女人,其中一个化着淡妆,五官精致,乌黑的秀发高高挽起,露出修长的脖颈,身穿一件白色连衣裙,中间的黑色腰束紧紧的将女人纤细的腰肢显露出来。另一个女人穿着一条v领紧身衣,穿着性感,露出一道引人遐思的优美曲线,鹅蛋脸配合上出彩的五官,琼波浪般的卷发自然披散,构成一个性感女人。

    身穿连衣裙的女人皱着眉头,紧紧的盯着一楼正悠闲哼曲的某人。

    张墨谦来这里上班的第二天开始,薛婵每天要来这间包厢。每当她想到第一次侵犯自己的那个混蛋,就恨得牙痒痒,以薛婵的年龄性格,本来不会出现这种情绪,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亲眼看着那个叫张墨谦的混蛋被人揍。

    可惜,事与愿违,这几天啤酒广场一直没出事,让薛婵很失望。

    “喂,小婵,现在我对这个保安还真是好奇了,他到底对咱们薛女王做了什么?至于让你连续四天都来看他?”穿超短皮裙的性感女人开了一瓶红酒,倒了两杯后自己端着一杯,同时递给连衣裙女人一杯。

    “兮兮,你不知道这个混蛋的可恶之处。”薛婵接过红酒,狠狠道:“他在我的公司做保安时,睡觉,抽烟,偷拍女人。我真想看看这么无耻的人被打是什么模样?”

    “不对。”性感女人摇了摇头,波浪似的卷发随之摇摆,更增了几分诱惑。“小婵,你的性格我还不了解?如果他只是这样,你肯定直接开除,不会多看他一眼?他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

    说完,性感女人一双秋水眸子紧紧的盯着薛婵。

    薛婵眼神一闪,故作镇定道:“没什么?他那种人,能对我做什么?”

    “小婵,你的眼睛出卖了你。”性感女人嘻嘻一笑,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托着香腮,红润的双唇轻启:“你不会是被他非礼了吧?”

    “蓝兮兮,你再乱说,我就对你不客气了。”薛婵放下手里的杯子,白了蓝兮兮一眼。

    “你我都是女人,你能对我咋样?你在怎么对我顶多也是百合,难道还能让我怀孕不成?”蓝兮兮对薛婵的威胁直接无视,说着性感的嘴唇抿了抿,看着下方的张墨谦道:“小婵,你再不说实话,信不信我把他泡了去。”

    “泡他?他不高不帅不富,也没气质,甚至连男人最基本的上进心都没有,你要是能看上这种男人,也不会成剩女了。”薛婵鄙夷道。

    “切,也许你看走眼了。我看感觉这个小男生挺有意思的。”蓝兮兮看着楼下,若有所思道。

    “他这个混蛋就是个霉人,和他说句话都会倒霉。还记得几天前我和你说的那件事吧?”

    “什么事?”蓝兮兮疑惑道。

    “就是你送我的碧玺,我都戴了好几年了。就是碰到他这个霉人,好好的碧玺居然也坏了。”说到这,薛婵突然想起那天张墨谦的脑袋狠狠的砸在自己胸口,难道碧玺是被他脑袋砸坏的?想到这里薛婵又轻轻的摇了摇头,碧玺的硬度不低,那个混蛋的脑袋又不是铁做的,怎么可能砸坏?

    看着闺蜜又摇头又沉思的模样,蓝兮兮不禁有些好笑,道:“又在想什么?”

    “没什么?”薛婵摇头道,心却想自己胸部被那家伙侵犯一事绝对不能让蓝兮兮知道,要知道了不被她取笑才怪。

    蓝兮兮笑道:“你放心,我是啤酒广场的老板,这里的情况我最清楚。最多不超过三天,冯隆的人肯定又要来找事,到时候张墨谦挨打,你的愿望就实现了。”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蓝兮兮轻轻的叹了口气。

    “兮兮,你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薛婵抓着蓝兮兮的手道:“咱们想个办法对付对付冯隆。”

    “没办法,他舅舅是分管公安口的副市长,二叔是昆州市有名的混混头子,黑白通吃,我们什么也做不了。”蓝兮兮黯然道。

    “哎,要不你就别做这行了,到我公司帮我。”薛婵建议道,冯隆纠缠蓝兮兮三年了,她也没有任何办法,因为薛家的资源大部分集中在两广一带,在昆州的资源撼动不了冯隆。

    “到你公司?”蓝兮兮凄美一笑:“我初中都没毕业,没学历,什么都不会。十八岁就开始出卖肉体,每天混在这种场所,我只会干这行。”

    “小婵,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蓝兮兮轻声道:“我做小姐的时候,陪唱陪酒陪睡,那时候我就想,有一天我一定要有自己的店。所以我一点一点的存钱,再苦再难也坚持了下来,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离开了夜店,我真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可是,冯隆那边难道你就这么拖下去?”薛婵泫然,兮兮已经受了这么多年的苦,难道还要一直提心吊胆的过下去?

    “走一步,算一步吧。”

    说完,蓝兮兮展颜一笑,恢复了没心没肺的模样,挠着薛婵的胳肢窝道:“薛女王,你也二十七了,什么时候找个男人生娃啊?”

    “兮兮,你作死啊。”薛婵一边笑着躲开,一边也伸手往蓝兮兮的胳肢窝挠去,两女很快打闹在一起,一瞬间,包间里春光撩人。

    …………

    今天张墨谦休息,舒舒服服的睡了七八个小时才起床,洗漱完毕随便下了碗面条解决,打开电脑在股市论坛和私募论坛浏览收集信息,这是他每天习惯性的功课。

    “大盘如此疲软,不知道有多少股民要痛心疾首。”张墨谦摇了摇头,关了电脑,似乎想到了什么,拿起胸口的羊脂玉观察起来。

    四叶草的羊脂白玉掺杂了绯红色,格外显眼。

    不如趁今天有时间,去问问徐老头子羊脂玉变色的原因。自己也一年多没见过徐老头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张墨谦刚准备出门时,门铃响了起来,打开门,见李思俏生生的站在门口。今天的李思穿着清凉,粉红色的紧身无袖t恤,下身穿一条牛仔短裤,露出完美修长笔直的大腿。

    在张墨谦的印象中,李思除了早上出门上班穿制服,其他的时间她穿的都是能将美腿尽显无疑的短裤,估计这妞是个短裤控。想想也是,女人都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李思这妞的一双腿甚至比她的脸蛋还要出彩,不穿短裤,还真对不起这双白长直的腿。

    李思见开门的张墨谦穿着整齐,疑惑道:“张墨谦,你要出门么?”

    “嗯,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张墨谦一边挠头,一边偷偷瞥了几眼李思又白又嫩的长腿,他记得徐博弈那厮说,男人有欣赏女人有低中高三等境界,低等境界是不经人事的小处男,他们看女人最先看的是女人的脸蛋;中等境界是经历过女人的男人,他们看女人最先看的是凶部。高等境界是万花丛中过的男人,他们看女人最先看的是那双腿。

    当然,徐博弈这种高度不是张墨谦这个小处男能达到的。

    “呵呵,看你今天没上班,想问问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我还欠你一顿饭呢。”李思笑道。

    “当然有,把钱准备好,晚上我可要狠狠宰你这个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白领一顿。”张墨谦笑着说道,自从李思知道偷内裤的贼不是他,对他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让张墨谦有些好笑,同时也有些心虚,要是让李思知道了自己曾经偷过她的一条内裤,不知道她会对自己怎么样?

    “嗯,那晚上电话联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1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