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十五章 张莫言,蒋娇媚
    网上流传的一句话怎么说来着?

    不到东北,不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好;不到京城,不知道自己的官小;不到鹏城,不知道自己的钱少;不到魔都,不知道楼有多高;不洗桑拿,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太小;不得性病,不知道什么叫做性福后的烦恼。

    长三角,魔都,高楼林立。

    浦东新区,陆家嘴,浦东南路一栋高耸入云的大楼内。

    一身女性职业套装的年轻女人坐在办公室内,翻阅着办公桌上的文件,秀眉微颦。恰在此时,女人办公桌的苹果手机响了起来。

    职业套装的女人看了眼来电显示,露出一丝笑容,拿起手机优雅的走到落地窗旁,看着窗外的黄浦江接通了电话。

    “张莫言,本小姐一个小时后降临魔都,速速前来虹桥机场迎接。”电话里传来妩媚妖娆的嗓音。

    尽管职业套装女人一脸喜悦,不过还是故意沉声道:“你来魔都做什么?”

    “想你,就来了。”听筒里的嗓音变得嗲声嗲气。

    “蒋娇媚,少恶心我,去死。”张莫言索性挂了电话,看了看时间,去办公桌隔壁的休息室里换了一套清新亮丽的衣服,出了公司,发动了时尚却不失典雅的红色奥迪a4l,径直开往虹桥机场。

    魔都人多车多,张莫言不幸遇到堵车,折腾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虹桥机场,泊好车子,张莫言老远就看到闺蜜蒋娇媚站在出口。她穿了一件火红的短款针织衣,一双小牛皮靴,一双眼睛左顾右盼,惹得来来往往的男士纷纷回头。

    张莫言看着这个娇媚得令人发指的女人,心中暗暗叹息,决定会去好好教育教育她,这种公共场合乱抛媚眼的习惯要坚决改正。

    蒋娇媚远远看到张莫言,面孔一板,尖叫道:“张莫言,你迟到了,害我被太阳晒了半个钟头。”

    周围的人群纷纷侧目,一脸古怪的看着突然尖叫的女人。

    不过,她蒋娇媚是谁?她才不会在乎别人的眼光。

    “有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你还要晒半个小时。”张莫言走进,看着那张娇媚得令女人嫉妒的脸,好气又好笑道。

    “为什么?”

    “我还要等一个人。”

    “等谁?男人女人?”蒋娇媚咄咄逼人。

    “男人。”

    “哦,我知道了。是施良,他被调往昆州的事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他去了昆州,你寂寞难耐可如何是好?”蒋娇媚一脸促狭,“要不,晚上我陪你去成人用品店买点东西。”

    “滚。”

    “莫言,京城里的人都在羡慕你呢。”蒋娇媚对张莫言眨了眨眼睛,“施良可是京城炙手可热的男青年,家世好,幽默,风趣,年轻有为。京城里的名媛恨不得脱光衣服往施良怀里钻,只是没想到施良的芳心早已被你这死女人俘虏。”

    张莫言笑了笑,“咱们娇媚眼光高,不知道将来的老公要比施良强多少倍。”

    “哼哼,张莫言,你就装吧。施良现在多少岁?才三十二吧?三十二岁,一号首长亲自点的将,任命他为昆州市市委书记,身披黄马褂。昆州市什么级别?华夏为数不多的副省级城市之一,三十二岁的副部级,整个华夏有几个能做到?将来施家的势力推波助澜,施良能达到的高度不可限量。”蒋娇媚白了张莫言一眼:“有了这么好的男人,你就知足吧,施良比你那个不争气的弟弟强多了。”

    “墨谦?”张莫言轻轻摇了摇头,淡然道:“徐军事在三年前说过一句话,是关于我弟弟的,你想听么?”

    徐军师?蒋娇媚知道这个神仙般的老人,在长三角赫赫有名。

    张家军师,徐北斗!

    “两个施良,不如一个张墨谦。”张莫言喃喃道,弟弟将来能达到的高度,她不知道,就连徐军事也无法预言。

    “两个施良,也不如一个张墨谦。”蒋娇媚眼睛一亮,美眸中异彩连连,忙问道:“徐老头子真是这么说的?”

    “嗯。”

    半个小时后。

    一个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的男人拖着行李箱朝两女走来,施良没有英俊的外表,标准的路人甲路人乙,往大街上扔一块砖像他一样的能砸出一大堆来。不过,施良身上有一股威严的气质,这种气质是在大家族和官场上锻炼出来的。

    “莫言。”施良亲切的喊了一声,见到蒋家小公主竟然也在,惊讶道:“娇媚你怎么也来了,对了,听说你要去昆州大学任教,什么时候动身?”

    “明天,和你一趟航班。”蒋娇媚撇嘴道:“施大公子,你不会嫌我这个电灯泡影响了你和莫言郎情妾意你侬我侬吧?”

    “对,你还是住酒店去吧,晚上我还要和莫言亲热呢。”因为张莫言这层关系,施良和蒋娇媚混得很熟,开玩笑也是大胆不忌讳。

    “偏不,晚上莫言和我睡,你睡沙发,想和莫言打炮,没门。”蒋娇媚瞪了施良一眼,挽住张莫言的手臂道:“莫言,我们走,让他自己打车来。”

    “……”

    施良这辈子只怕过三个女人,一个是老妈,一个是张莫言,最后一个便是蒋家小公主。

    …………

    魔都,这座华夏最繁华的城市,灯红酒绿,规则满地。

    世界上有三种东西诱惑最大:第一,性,人类最原始最基本的欲望。第二,财富,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万万不能。第三,权力,没有财富的男人等于没有脊椎的软体动物,但对于达到一定高度的男人来说,有财富依然是软体动物。

    为什么官场上数不清的人削尖了脑袋的往上爬?当官能上瘾,在一定高度的官员,并不是贪图职务之便得到的钱财,而是那种举手投足之间可以控制无数人命运的满足感。

    没有谁是天神下凡,都是一群不停的在这个苛刻得淋漓精致的社会中追逐欲望的普通人。或许,只有真正经历过大风浪,大跌岩,大起伏,活成精一样的老人,才会在欲望上看透一些。

    人生就像一场欲望的旅行,只有前进,没有停止。

    魔都,财富的欲望之都。

    两千多万的常住人口,就挤在屁股大点的地方。交通堵塞,人流拥挤。上个公交抢个出租要使出十八般武艺才能成功。但,即使是这样,每年仍然有数不清的人从全国各地涌进魔都,这个遍地是黄金,处处有机遇的地方。

    也许有人年轻时怀着要在陆家嘴滨江大道旁买一套汤臣一品住宅的梦想闯进大上海,到了中年还在一把辛酸一把泪在城管的围追堵截下摆地摊谋生时方才知道能在这个苛刻到有些淋漓尽致的魔都有一套普通的居所已经是莫大的幸福。

    处处是黄金,遍地是机遇。但,你也需要努力汲取能在被称为魔都的城市遇到机遇黄金的本事不是?机遇,确切的说,是自身的努力恰巧碰到了运气而已。所以说,机遇和努力分不开,上天总会照顾那些十年如一日不断充实自己的人。

    所以说,知识等于财富,财富等于权力。这句话很正确。

    要想站在魔都的最高峰,能够坐在在汤臣一品海景房观看外滩夜景,那就必须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这座共和国的天之骄子,吞噬的不仅是血泪,还有数不清的野心。

    入夜,华灯初上,南京东路。一男两女,从和平饭店吃完饭走了出来。两女一起打着雨伞手挽着手走在前面,本应该做男主角的施良成了酱油党,陪两女穿过大名路,来到外滩风景区,陈毅广场。

    或许因为下雨的缘故,陈毅广场上只有稀稀疏疏的几对雨中漫步的情侣。

    两个模样出彩万分的女人在江边站定,看着对岸的被雨水吹打的黄金地段,张莫言幽幽道:“二十六年前,我在这座城市出生。十年后,我十岁,墨谦五岁。那一年,我们张家被迫退出这座城市,但是……”说到这里,张莫言顿了顿,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凌厉,还有深深的忧伤:“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还不放过我们张家,为什么还要加害我妈妈。”

    张莫言绝美的脸蛋上划过两行清泪,蒋娇媚轻轻的握了握她的手,柔声道:“莫言,你还有你爸,有墨谦,有施良,有我。我们都是你的亲人。”

    施良看到心爱的女人流泪,心中堵得慌。深吸了一口气,心中也是暗暗下定决心,即使违背了家族意愿,也要站在莫言这一边,帮张家。

    “我知道,有你们,再苦我也会坚持下去。”张莫言轻轻点头,“我爸比我苦,墨谦比我苦,他们同样在坚持。我妈的仇,我爸不会忘,我不会忘,墨谦不会忘。”

    说完,张莫言看着对岸的霓虹灯道:“长三角,才是墨谦真正的战场,他始终都要回来,拿回张家该拿的一切。”

    施良走上前轻轻揽住张莫言的纤腰,柔声道:“给墨谦两年的时间,只要他控制了滇南,就有了逐鹿长三角的实力,我相信他能做到。”

    “嗯。”

    风起,雨大。黄浦江岸的三个身影,却是坚定不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1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