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十四章 张墨谦,去死!
    张墨谦清晨六点半起床,穿衣洗漱,跑步热身,在附近的日月湖公园里面打了两套劈挂拳,之后买早饭,有条不紊。

    等他买好油条包子回到创业园,蒋娇媚刚刚起床。

    都说一个人起床时刻的表情眼神可以反映出一个人内心的真实写照,但这话放在蒋娇媚身上,明显不是很适用,这疯女人一天到晚,不论做什么,都是一副很娇媚的姿态。

    漱个口洗个脸也能将娇媚气息散发得淋漓尽致。

    两个包子一根油条,张墨谦拍了拍肚子,八分饱。蒋娇媚刚好梳洗打扮完毕,从卧室出来时,张墨谦眼睛一亮。

    蒋娇媚不愧是蒋娇媚,天生的衣架子。

    今天的蒋娇媚因为要去昆州大学报到,所以穿了一套正装。

    “墨谦,看呆了?小心别看在眼里拿不出来哦?”蒋妖精袅袅婷婷的走道张墨谦身边,娇滴滴的道。

    “吃你的早点吧!”张墨谦连忙转头,将早点递给蒋娇媚的同时偷偷咽了口口水。

    狗日的咋回事?明明知道自己是制服控,还故意诱惑自己,着tmd不是逼着自己犯罪么?

    不过不得不承认,蒋娇媚这一身制服穿上,娇媚气息降低了,显得端庄大方不少。

    蒋娇媚吃了一个包子喝了一袋牛奶便饱了,“墨谦,快送姐姐去昆州大学报到。”

    “没车。”张墨谦摆摆手:“自己打车去。”

    “哦,那我走了。”蒋娇媚意外的放过张墨谦,拎着皮包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的离开了。

    张墨谦一大上午都窝在屋子里看书,张家的男人都有阅读的习惯,坐落于建水的张家老宅,有一屋子的书,足足两千多本。张墨谦的童年不可谓不惨,在无良老爸张逸群的打压下,每天不得不进行一定量的阅读。

    他十六岁那年,当他翻到《西方的没落》最后一页,也同时宣告一屋子的书全部读完。张逸群说过,最能锻炼人性的书不是大雅便是大俗,所以他离开老家时只在行李箱里放了两本书,《菜根谭》和《金瓶梅》。

    张墨谦最喜欢《菜根谭》中的这一句:“情之同处即为性,舍情则性不可见,欲之公处即为理,舍欲则理不可明。”人不能灭绝感情,只能平衡感情去应对,生活不能根绝欲求,但求减少欲求。所以在张逸群的引导之下,张墨谦逐渐锻炼出了一种平稳内敛的心性。至于《金瓶梅》,不得不承认作者兰陵笑笑生拥有惊艳的才华,那一句:“誓海盟山,搏弄得千般旖妮;羞云怯雨,揉搓的万种妖娆。”是何等消魂呐?

    一直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张墨谦接到一个电话,才将手中的《博弈论》放下。

    电话是冯隆吩咐“金色阳光”经理人打来的,让张墨谦去办理交接手续。

    坐着公交车到了奥城,张墨谦表情平静的走进金色阳光。他走进去没几步,四周扫动了几眼,便知道自己赚了!

    进了大门之后每一道曲折,都藏有玄机,从一楼到四楼,各个地方的布局设施,但如果张墨谦感觉没错的话,一旦遇到特殊情况,在人力资源允许的情况下,这里几乎立刻就会变成一座易守难攻的堡垒,各个关卡都会有人牢牢防卫,几乎不存在任何死角。

    冯隆出了奥城的金色阳光,在其他地方还有几处夜场,不过最赚钱的,还是奥城内的金色阳光。

    可惜,三鼎局令他把金色阳光这颗摇钱树输给了张墨谦。

    金色阳光内的员工早已收拾妥当,冯隆没有出现,做主的是冯隆的经理人,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男人。

    张墨谦看完合同,税务等资料,没什么问题后,冯隆的经理人离开,同时带走了金色阳光内的所有员工。

    张墨谦悠闲的在绕着金色阳光上下转了一圈,进了一间包厢,打开音响设备,点了一首歌吼了起来。

    等他吼了十多分钟,这才大骂了一声:妈的,才和蒋娇媚同居了一天,自己也变成了疯子。

    张墨谦眼神闪烁了下,随即自嘲一笑,关了音响随意靠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打算跟李思发个短信,这种小举动看似起不到什么决定性作用,其实不然,趁热打铁的效果大了去。

    想想李思那双性感的长腿和那些透明得不像话的内裤,张墨谦可耻的硬了!他拿着手机,微微犹豫,不知道怎么措辞,最终很俗套的发了一句:在干嘛呢?

    李思很快回复过来:“嗯,在玩游戏,你在干嘛?”

    张墨谦思考了下,回答的很正式:“在ktv唱歌!”

    “大白天的你和谁唱歌啊?”

    “自己。”

    “疯子。”李思回了句。

    “李思,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嗯,好啊!”

    编了个带颜色的内涵笑话,按下发送键后,张墨谦笑容戏谑。

    “张墨谦,去死!”李思回复道。

    “嘿嘿,有门!”

    正在这时,张墨谦身体却猛然紧绷,迅速将手机放回口袋,从沙发上站起身,整个人身体极为轻巧的窜到了包厢门口。

    一系列的动作无声无息,张墨谦身体紧靠着墙壁,调整了一下呼吸,不动声色,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柄漆黑如墨的双刃刀。

    这柄双刃刀是他脱离“新一代”时最高指挥官送给他的,双刃刀有一个有趣的名字——流星。小巧便携,锋利无匹。张墨谦一直带在身上。

    门外,脚步声逐渐清晰,从容而镇定,不急不缓。

    张墨谦紧紧抿着嘴唇,等着对方靠近,上次陈超被狙击事件发生后,他就开始警惕起来。

    那门外一步步向着这里缓缓靠近的人物,无意间就带着一种让自己都觉得危险的气势,他是哪来的?

    张墨谦没什么过多的想法,大白天干刺杀,太过荒诞了些,但任何事情,但荒诞和真相,一直都是一对孪生兄弟。很多时候,越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越容易发生,张墨谦面对这种情况,不得不谨慎对待。

    张墨谦呼吸平稳,隐藏在门后,随时准备出手,宁错杀不放过这种决策太过狠辣了点,他不想杀人,但最起码,也要让对方失去战斗力,否则面对似乎出乎他掌握的人或者物,他总觉得不踏实。

    门外走廊内,逐渐接近张墨谦所在包厢的脚步同时一缓,同时放慢了脚步。

    将耳朵贴在墙壁上的张墨谦内心凛然,果然是个超级高手,张墨谦轻轻呼吸,微微向着旁边移动了一小步,一只手紧握双刃刀,另外一只手握在了门把手上面。

    与此同时。

    门外的人也轻轻站住了脚步。

    一内一外,仅剩一墙之隔。

    内心对危险的敏锐感应已经到达临界点的张墨谦终于不在隐藏自己的强烈敌意,整个身体已然调整到了最巅峰的状态。

    隔着包厢门口,两人还未见面,却硬生生形成了一种剑拔弩张的气势。

    表现稍显急切的张墨谦深呼吸一口,轻轻松开握着门把手的房门,耐住性子,没有急着主动进攻。

    门外的人同样没有任何动静。

    僵持!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门外的人明显不愿在继续僵持下去,猛然出手。

    一脚揣在了木质的包厢门上面,两米高的房门骤然间四分五裂。

    死死眯着眸子的张墨谦终于动手,身体如鬼魅,侧身迈了一步,彻底看到了门外人的容貌。

    那是一张异常平静无波的脸,普通的相貌,一身纯黑色的运动服,眼神犀利。

    张墨谦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手中流星第一时间抬起来,角度微妙,直接朝着对方胸口划过去。

    对方既然能在门外就发现张墨谦,显然也早有准备,不退反进,一柄同样是纯黑色的三菱军刺毫不含糊的扫过来,跟流星重重撞在一起。

    火花闪烁,响声轻鸣。

    张墨谦手腕一麻,被对方的力道冲击的一个踉跄,站立不稳。

    相貌普通但军刺玩的着实霸道的青年男子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向后退了几大步,重重撞在栏杆上面。

    直径大概有十多公分粗的栏杆猛然摇晃了一下,中间镶嵌着的玻璃也出现了一丝密密麻麻的裂纹。

    相貌普通虎口一阵生疼的青年眼中惊骇的神色一闪而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1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