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十八章 跟踪薛婵!
    这个狗娘养的社会就是这么现实,张墨谦听了蓝兮兮的身世,唏嘘感慨,张墨谦开车将蓝兮兮送了回去,之前他和蓝兮兮说不会开始那是假的。

    从蓝兮兮出弄到了薛婵的住址和电话号码,张墨谦开着奔驰s600到了安宁大道的温泉小区,这里便是建宁总经理薛婵的住址。

    张墨谦坐在车里拨通了薛婵的电话。

    “薛总,你好,我想和你谈点事,有时间吗?”

    “不好意思,没时间。”

    薛婵听到张墨谦的声音,立即挂了电话。

    她对这个看了自己裙底,又撞了自己胸口的男人还不能释怀。虽然他帮闺蜜蓝兮兮赢了三鼎局,但还是难以因这点事改变对他的看法。

    在薛婵眼里,张墨谦依旧是个无耻的男人。

    张墨谦碰了一鼻子灰,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薛婵连见自己都不想见,更别提让她投资金色阳光了!

    正准备发动车子走人,却发现一身清凉装扮的薛婵出了门,上了奥迪a8,张墨谦心中好奇,也便开车偷偷跟在后面。

    半个小时后,薛婵在一处环境清幽的地方停了下来。

    古琴会所!

    有时间来弹琴,却没时间和我谈事!

    下了车子张墨谦正犹豫是否进去的时候,却听到了优美的琴声,不是钢琴声,而是原汁原味足以让人回味无穷的古琴的声音。

    这一刻,张墨谦想起了年少的时候,妈妈。

    不知不觉,张墨谦走了进去。

    只不过,这才刚刚走进去呢,里面琴声停止,并且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薛婵,你不是觉得自己古琴很牛逼吗?今天我让你见识一位高手,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古琴。”

    张墨谦走到这所看起来古色古香的大厅,就听见一个声音脆生生的女人声音,话音里很不客气。

    于是他抱着看热闹的态度从后门悄悄的走了就去。

    从眼前的布局和装饰都很雅致,在大厅之内的大多数都是女人,而且每一个女人的质量都不错,没有恐龙一级的存在。

    徐博弈那厮对他说过,弹古琴的都是美女,看来还真是这样。

    从眼前大厅里的情况来看,火药味十足,而其中的一位主角就是穿着清凉的薛婵,而另外一个就是那个声音脆生生的女主人,在整个大厅同薛婵是同一个档次的美女。

    至于周围的人,自然都是看热闹的。

    “我有说过吗?”薛婵冷冷道。

    “这位是我男朋友,虞山派传人许萌庭,现在在魔都音乐学院深造,他就想和你以琴会友。”女孩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貌似高傲的很,而那个坐着摸着自己面前古琴的男生好像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

    虞山派?

    张墨谦心里嘀咕了声,要真的是虞山派传人,那么此人应该是个高手。

    薛婵没说话,可不代表声音脆生生的女孩就这样子放过了她,直接冷笑的开口:“你怕了?”

    薛婵呢,笑了笑,直接就在自己的古琴面前坐了下来。

    而那位嚣张美女,在虞山派传人许萌庭面前低声道:“帮我打败他,看她以后怎么神气!”

    张墨谦好笑的看着这一幕。

    赵诗小时候就对古琴情有独钟,而且她的家世也不同凡响,父亲是云辉集团的董事长,首席执行官,云辉集团是国内著名的房地产公司,在房地产和建材这一类处于拔尖水平。和建宁实业有得一拼,赵家和薛家也算世交,不过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薛婵和赵诗两人似乎从小就合不来,关系不好,而且处于竞争状态,赵诗看薛婵那是相当不顺眼。

    薛婵加入古琴会所,惊艳的琴技将赵诗压一头,所以更是让早已经习惯了自己为焦点的赵诗自然越来的反感,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嫉妒心的赵诗向薛婵下了战书。

    只不过,赵诗在古琴方面的造诣不能算差,但也绝对称不上高手,两人弹奏一曲渔舟唱晚,最终赵诗落败。

    而不甘心的赵诗,今天找来了人,打算好好在古琴方面教训教训薛婵,免得她得意忘形,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把薛婵赶出古琴会所,免得她见了心烦。

    “赵诗,比什么?”

    不得不说,虞山派传人帅气十足,和路人甲般的张墨谦比起来,显得更加明显。

    “薛婵,比哪一首?”赵诗冷哼着说道。

    “随便。”

    薛婵只是摸着自己的琴,淡淡的说道。

    “那就乌夜啼。”虞山派传人笑道。

    张墨谦从一开始就观察这个比自己帅的男生,心里已经骂了很多遍长的好有什么用,说不定就是个窝囊废小白脸,让张墨谦就想上去扁人,他最讨厌比自己帅,比自己有钱的男人了。

    乌夜啼为古琴九级曲目,一共分为九段。

    古琴九级的曲目,可不是那么容易弹奏的,第一方面,从赵诗的口中,许萌庭已经知道了薛婵在古琴方面的等级,比起自己来还差那么一点。第二方面,许萌庭师承虞山派,而乌夜啼属于虞山派的代表曲目,学习的多,自然更加有把握。

    对于女友赵诗的性格,许萌庭十分了解。

    但求一击必杀,所以他只选择自己有把握的曲目,免得翻船。

    “瞪!”

    琴声悄然升起,两人坐在各自的古琴面前,开始斗琴。

    张墨谦闭起眼睛,感受着琴音。

    从琴声响起的那一刻,张墨谦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如果说从乌夜啼第一段月明星稀中,薛婵和许萌庭还能抗衡,那么从第二段乌雀南飞开始,薛婵的琴声就受到对方的影响。

    许萌庭不愧是虞山派传人,乐曲的舒缓而平稳的起调以描写月明星稀,宁静而安详的夜景,接着以活泼跳动的曲调,展现出生机勃勃的雏乌形象,从而贯穿全曲。进而形成了争巢的喧闹气氛,继而又出现较为华丽的泛音,推向欢乐的高潮。

    在这样的情况下,薛婵没有意外的输给了许萌庭,古琴会所的会员都是古琴的爱好者,也能听出两个人的高低。

    一曲落必!

    “你的造诣还行,只是缺少了名师。”许萌庭一副高人的口吻,看得张墨谦很想给他一拳。

    薛婵依旧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薛婵,你不是很厉害吗?还不是输了。”赵诗丝毫不放过打击薛婵的机会,痛打落水狗的事情在嫉妒心强的女人绝对做起来得心应手。

    薛婵对于这个一直和她作对的女人只能摇了摇头。

    “我师傅是琴界泰斗,你输了自然不奇怪。”许萌庭很骄傲的说道。

    “薛婵,我看你还是退出古琴会所吧!”赵诗得寸进尺。

    古琴会所的成员因为赵诗的这句话瞬间吵闹了起来,但很奇怪,明明是赵诗得寸进尺,但支持她的人居多。

    “诗诗说的不错,你还是退出古琴会所吧,我以后周末有时间,会从魔都飞来古琴会所指导大家。”许萌庭这个时候也开口说道,自己的女朋友赵诗已经把事情做到了这一步,如果自己不支持的话会让她为难的。

    “好一个妇唱夫随!”张墨谦哈哈大笑。

    “你怎么来了?”薛婵皱眉。

    还未等张墨谦回答,赵诗便插嘴。

    “想要英雄救美?”赵诗从上而下的打量了一番张墨谦的着装,看见张墨谦一副土包子的样子,眼神充满不屑。

    许萌庭也是觉得这一幕太扯淡了,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古琴会所里面数十个成员都是昆州本地名媛,有商界精英的女儿,也有各种二代,看着一副“土鳖”样子的张墨谦,不加掩饰的都哈哈大笑了起来,更是对张墨谦指指点点的。

    张墨谦咧嘴一笑,赵诗看见张墨谦笑的那么灿烂,如同弱智一样,忍不住笑道:“怎么来了个土包子。”

    薛婵看见所有人都在嘲笑张墨谦,心底的善良让她觉得这样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丝毫没有尊严,于是淡淡道:“你走吧!”

    “虞山派传人,也不怎么样。”张墨谦看着许萌庭挑衅道。

    “你还懂古琴?你见过古琴没,哈哈哈哈……”赵诗好像听到了一个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笑的更加放肆,其余人也有着同样的感受。

    “以你虞山派传人的身份,乌夜啼被你弹到这种水平确实有点丢人。”张墨谦一字一句,丝毫不掩饰。

    这下子大厅里面出奇的静,静的让人能够听到心跳的声音。

    “你懂古琴?”许萌庭脸色铁青。

    “和你比比?”张墨谦笑容玩味。

    薛婵看着两个针锋相对的男人,突然有了观看张墨谦斗琴的兴趣,她还记得,那天奥城比试三鼎局的时候,张墨谦的惊人表现。

    “你选曲子!”

    许萌庭淡然道,一副世外高手的模样,当然,以他的身份,摆这么一副姿态不为过。

    不过在张墨谦眼里,那就是装逼!他最不喜欢别人在自己面前装逼了。就像陈超说的一样,他们的目标,就是“专治”各种装逼!

    “那就《幽兰》。”张墨谦平淡的说道。

    “幽兰“二字一处,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薛婵在内,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幽兰》全名为《碣石调·幽兰》,该曲琴谱为现存最早的琴曲谱,亦是今天唯一所见的减字谱发明前保存于文字谱上的乐谱。《碣石调·幽兰》相传为孔子所作,全谱通过详细的文字记述琴乐的演奏手法,如左右手的指法、弦序、徽位等来记录琴曲。

    随着现代生活的丰富,少不了附庸风雅的人学习古琴曲,当然,其中只有天赋异禀或者有大毅力者,才能才古琴曲上有较高的造诣。

    《碣石调·幽兰》并不是华夏的十大古琴曲,但是,它的弹奏难度绝对高于《广陵散》、《阳春白雪》之类的十大古琴曲。

    《广陵散》是十级古琴必考科目,不过,能弹得出《广陵散》的可以拉出一大堆,而能弹出《碣石调·幽兰》却找不出几个。

    许萌庭脸色凝重,他能弹出《碣石调·幽兰》,但却弹不出曲子里表达的那种味道。不过,自己作为虞山派传人,不战而退他做不到。

    而且,他打心底不相信,这个穿着土包的男人能弹出《碣石调·幽兰》。

    赵诗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墨谦,似乎想从张墨谦“土鳖”的外表看出什么味道来,不过,任由赵诗怎么看,张墨谦还是这么土包子。

    从小以薛婵为竞争目标,赵诗无论在学习上,还是在生意场上,都输给了薛婵。唯一令赵诗值得骄傲的是,她在钢琴上的天赋远远超于古琴上的天赋,拿过全国钢琴比赛的冠军。

    但,唯一只在钢琴上不输给薛婵的她越发嫉妒薛婵,所以才找来了男友,将薛婵逼出古琴会所。

    虽然赵诗古琴的造诣不怎么样,但她也知道《碣石调·幽兰》这首古曲的难度。

    “能用一下你的琴吗?”张墨谦看着薛婵道。

    薛婵将古琴递了过去。

    张墨谦的母亲唐悠扬有两大爱好,第一是乐器,第二是私募。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个曾经钢琴惊艳世界的女人在古琴的造诣上深不可测,不过,唐悠扬的古琴只弹给自家人听。

    或许是基因问题,张家姐弟都对乐器情有独钟,钢琴、古琴、笛子、二胡等都学过,当然,由于被岛国床上爱情片的荼毒,特别是“玉人何处教吹箫”的场面让他有了心理阴影,对箫之类的乐器提不起兴趣。

    一向对他近乎溺爱的母亲在乐器上要求苛刻,每天被逼着练琴,不然张墨谦今天也不敢这么嚣张要和虞山派传人交手。

    汉蔡邕《琴操》云:孔子周游列国,皆不得重用,归途中见兰花盛开于幽谷,于是感慨地说:兰花原是香花之冠,如今却与野草杂处,犹如贤德之人与鄙夫为伍一样。于是创作《幽兰》一曲,来表达自己的无限感慨。

    张墨谦摸琴的那一刻起,气质瞬间变了,张墨谦微微闭着眼睛,手在琴弦上轻轻的拂动。

    所有人都发现,此刻这个土包子变了,和之前的“土鳖”模样判若两人!

    薛婵眼睛一亮,更加对这场斗琴期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1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