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三十五章 把赵诗撞哭了!
    胖子打电话给张墨谦的时候,张墨谦正悠闲的客厅里研读《国富论》,这本书是由“现代学经济之父”亚当·斯密发表的最具影响力的作品。发表于1776年,为经济学确定了完整架构,被誉为市场经济学的《圣经》,同时也是一部将经济学、政治理论、哲学、历史和实践计划奇妙结合在一起的综合性著作。

    张墨谦读书的时候喜欢一边那笔,遇到有用的,不理解的,需要实践的等等进行圈圈点点,这是从小在老爸张逸群的影响下养成的习惯。

    张墨谦一直记得老爸当初和他说的一句话: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不一定都有高学历,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每天都在学习。

    张墨谦手里的书放心,骂道:“擦,一堆大凶大臀妹,这厮打算精尽人亡?”

    随便换了件t恤,张墨谦准备出门接胖子。

    刚刚到了楼梯口,张墨谦眼睛一亮。

    李思穿着一条能让美腿尽显无疑的牛仔热裤,身上是一件米色t恤,加上俏丽的脸蛋和发育极好的身材,显得越发青春动人。

    好一个漂亮的小妞啊,千万不能让其他牲口拱了。

    今天李思没上班,此时的她刚好从菜市场买菜买米回来,一手拎着菜,一手拎着二十公斤重的一袋大米,女孩子毕竟力气小,还没上几道楼梯的她就气喘吁吁,模样颇为狼狈。

    “李思,我来帮你扛。”张墨谦主动的从李思手里抢过大米。

    “不用……”

    可惜张墨谦已经扛着上去了。

    李思快步追了上去,张墨谦速度很快,这点大米对他来说犹若无物,轻松帮李思扛到她家门口。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张墨谦一脸憨笑,李思在怎么讨厌这个偷内裤的变态,人家帮忙扛大米,她也不好意思再冷着脸,不过也没笑,面无表情道:“谢谢你。”

    “不用谢,咱们邻居,相互帮忙是应该的。”

    正在此时,张墨谦的手机响了起来。

    “张哥,你来快点啊。”

    “你在哪?”

    “昆州站,刚下火车立刻就给你打电话了,昆州的娘们都很水灵啊,穿的真清凉,这屁股这大腿,看的我都想上去咬一口。要么怎么说夏天是个就算流汗都值得的季节,男人出门上街,还不就是为了这些晃眼风景,不多说,张哥,要我做事可以,但今晚你必须得让我做一次神仙。”

    胖子嘻嘻哈哈道,嗓门奇大,张墨谦的手机本来就不是什么奢侈品,加上这高嗓门,一番胡言乱语直接传到了李思耳朵里面,李思面红耳赤,看着张墨谦,神色怪异,暗想张墨谦这混蛋果然不是什么好鸟,和这种还没见面就给人留下猥琐印象的男人混在一起,这样的无耻变态偷内裤也不奇怪。

    “哼。”冷哼了一声,李思砰的将门关起来,留下门外一鼻子灰的张墨谦。

    好不容易找到过接触李思的机会,却被胖子搅合,张墨谦拿着电话,没有过多解释,打算好好教育教育胖子,很邪恶的冷笑道:“做神仙?行啊,你的五花肉带了没,随时随地解决,放心,昆州本地人大度的很,绝对不会告你猥亵猪肉罪。”

    胖子一阵讪笑道:“我去买瓶水,就蹲出站口了,张哥,你来了之后给我打电话,就这样,不说了。啥?你一瓶水三块钱?你抢人啊……哪有你这么坑爹的……”

    电话直接被挂断。

    …………

    自从在古琴会所听了《张家男人》这支钢琴曲,赵诗心中一直不平静。她喜欢钢琴,自从小时候听了唐悠扬的钢琴曲,便唐悠扬为偶像,苦练钢琴,却没想到震撼魔都的一曲《张家男人》后,唐悠扬便退出了钢琴界,嫁给了魔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张逸群,相夫教子。

    后来张家落败,退出魔都,唐悠扬也杳无音信。

    赵诗回去仔细想想,那个土包子为什么能弹出《张家男人》这首曲子?原因只有一个,他和唐悠扬有关系,唐悠扬的徒弟或者儿子,不过她想到土包子的模样,很快排除了后者。

    唐悠扬可是长江三角洲大名鼎鼎的美人,她的儿子咋可能长得这么“土包子”?

    于是,为了能找到唐悠扬的信息,赵诗开始调查起了张墨谦。薛婵是赵诗的“生死大敌”,骄傲的她自然不会去问薛婵,便从张墨谦那辆车子入手,以赵家在昆州的能量,很快了解到车主是一个叫张墨谦的男人,还调查到这个张墨谦是个保安,后来运气好赢了一家夜场,住在温泉区的创业园。至于这个男人的身世,无论赵诗动用了多大的能量,却也调查不到。

    张墨谦,姓张。不过赵诗还是打心底里不相信张墨谦就是唐悠扬的儿子,因为她实在无法将唐悠扬那么惊艳的女人和这个土包子联想到一起。

    知道土包子住创业园,赵诗便找上门来了。

    一辆保时捷帕拉梅拉缓缓停在创业门口,赵诗一下车,就看到了土包子那辆奔驰s600,她心中一喜,找对了,土包子果然住在这里。

    张墨谦急着去接胖子,下楼梯的速度很快,冲到门口那里,一个俏丽的身影突然出现,刹不住脚,顿时和那个身影撞了个满怀。

    女人手里一款限量版lv包包被撞在地上。

    张墨谦连忙蹲下身子,帮女生把包包捡起来,站起身来面对年轻女人时,瞬间蛋疼。

    第一,他认识这个女人,正是被自己赢了初夜的赵诗,势利女!

    第二,赵诗那双极美的眼中流出了眼泪。

    不就是不小心撞了一下吗?怎么就哭了?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张墨谦不知所措看着眼前流泪的势利女赵诗,他最怕女人哭了,特别是女人的哭和他有关系。

    “土包子,你撞到我的鼻子了。”赵诗抹去还在止不住流的眼泪,可怜道。

    撞到鼻子?

    张墨谦一看,对方娇小可爱的琼鼻上果然红红的。心里松了一口气,知道鼻子和眼睛的知觉受到同一条三叉神经的支配,两个地方受的刺激往往是相通的,鼻子受到刺激泪腺分泌会加强,流泪很正常。

    张墨谦一脸无奈,拎着赵诗的限量版lv,一直等她止住了眼泪,方才开口问道:“美女,你来这里干什么?”

    “找你呗!”

    “找我?”

    张墨谦心跳加速,因为和赵诗挨的近,所他能闻到赵诗身上那股体香,很好闻,如兰似麝。

    难道这妞这么等不及,自己还未去找她,她就来找自己准备和自己上床献出第一次?乖乖,这女人虽然势利了点,但身材和容貌没得说,和这样的妞上床绝对赚了!

    至于胖子,让那厮在火车站等几个小时再说!

    为兄弟接风和与美女滚床单哪个更重要?张墨谦果断选择了后者!

    张墨谦看着赵诗的限量版lv,暗想这妞来献身,想必包里肯定备有套套。不,坚决不用套子,带套子摘掉处男帽不彻底!

    要破,那就该彻彻底底的破!

    “嗯,我今天是特地来找你的。”赵诗打断了张墨谦的yy。

    “特地来找我?”张墨谦一脸惊异的看着眼前的漂亮女人,旋即释然,自己在琴艺上震撼了她一把,想必她已然对自己倾心。

    张墨谦开始纠结起来,这妞却是生得漂亮,但感觉太势利,万一被她缠上,还不被烦死?

    张墨谦甩了甩脑袋,不再想这个问题。

    现在最重要的是滚床单,把帽子给摘掉才是大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1868.html